谷中鳴,蓬頭垢面,不看自己的眉,不看自己的眼,只因他自幼就看得出將死之人的那股晦氣,自己什麼時候該死,他一點都不想知道。

姜人龍,無法預知生死,看不透前路險阻,但他盡得師父真傳,甚至青出於藍,在奇門遁甲的掩護下,是誰魔高一丈,識破他的術法?

依天干地支組合,每六十天有一個庚申日,據說每到庚申夜,人身體內的三尸蟲,會趁主人睡著後,學灶王爺當報馬仔,向掌管壽限的天官打小報告,為了不讓三尸蟲得逞,道士們在庚申夜不睡覺,是謂守庚申。那一年,皇家道士范羽卻在守庚申時打了個盹,自夢境窺得異象,他目睹災星們奉旨下凡造亂,準備大開殺戒,范羽不忍見生靈塗炭,竭盡一切,只為尋找夢中遏止災禍的太白金星。

三十個年頭過去,李自成殺入皇城,張獻忠進逼天府之國,困守四川的范羽,單憑預知生死的大徒弟谷中鳴,及術法精湛的二徒弟姜人龍,連自己的項上人頭都快保不住了,要想匡濟天下談何容易,夢中示現的太白金星何在?太平之日遙遙無期,蜀道難,撥亂返正的企圖,何啻難於上青天。

 

前些時候有位朋友撫額慨道,國外有暮光之城,有哈利波特,我們除了古早典籍中數目可觀的搜奇誌異,就不能玩出新氣象嗎?嘎眯聞言不覺莞爾,倪匡不科幻揉合奇幻嗎?黃易不武俠佐奇幻嗎?道濟群生錄不寫實兼奇幻嗎?近年火紅的穿越作品,也可以勉強說是歷史妙妙妙呀!個人反覺樂觀,華語作品的創作嚐試及混搭新意不少。日前發現《庖人誌》文案中動用了〝武俠革命〞四字,坦白說,我不認為《蜀道難》是謂革命,畢竟這故事中的血肉不乏舊元素,雜揉混搭的方式亦非空前,然而,它確是將舊元素玩出新鮮貨的亮點。

明末朝綱腐敗,民不聊生,饑饉連年,窮鄉百姓難得杯水粒粟,草根樹皮無一不食,猶有甚者,那是人吃人的地獄境地。李自成進據皇城,張獻忠則計劃在四川自立為王,他網羅人才,不為所用則殺無赦,所到之處血流淹腳目的張獻忠,如何吸收大量人才?加入張營除了餬口,在大明體制下無用武之地的人,得以在流寇陣營一展身手,莫怪能人異士前仆後繼而來,圖個亂世出英雄的位置。

道士范羽妄想以小搏大,他那兩個徒弟,沒啥硬底子工夫,老大預知死生運勢,老二善用奇門陣法,若能相輔相成,威力不小。問題是,若論文治武功,張營中人才輩出,若論奇門遁甲,張營逮回去的符十二公,才是高手中的高手!奇怪的是,困守二郎廟的一干人馬,似有辦法逃出生天,難道作古多年的李冰,當真留下萬夫莫敵的李冰殺蛟訣不成?

走筆至此,坦白說,心得似乎被嘎眯寫得悶掉了,回想上周末早餐,嘎眯只因一個小困惑,和賓大聊起庚申夜夢,幼年谷中鳴如何顯現他的預知能力,附帶提及鯉魚記,居然吸引家中一大一小忘了早餐,當他們哀求想聽下文,而嘎眯攤手無奈表示尚未讀完全書時,差點兒慘遭蛋洗。囉嗦這些只是想要說,《蜀道難》的故事,具一定吸引力,要說有什麼問題,或許是我個人想不開的問題。

例一:谷中鳴能預知生死,看出劉大巡按雖然死期不遠,但不該早死,既然都說「巡按之命不在此時此地斷送」,那麼,谷中鳴有無插手干預綠衣刺客,有什麼差別嗎?

例二:既然范羽夢中所見,有災星,有救星,那麼,無論他找不找得出救星,太白金星合該降世抵煞才是,如果救星未現,證明時辰未到,未達該死的數目,范羽如此熱衷和平大業,不怕擾亂天命,適得其反嗎?

就像回到未來或穿越作品,牽一髮動全身,妄想救人的范羽三師徒,有無可能反造成毀滅破表的蝴蝶效應?

例三:「今早白額狼攻擊二郎廟時,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他抬到比二郎廟更高的山坡上,可以仰視整個二郎廟前方的形勢… …」或許是因為試讀本未完成校閱,要不然,此處的仰視應作為俯視吧?

例四:書中短暫出現的惡道士、女猿人、賽流星、符十二公的孫兒阿瑞、不具死相反充滿淡金色光輝的雷萬仞之母,皆嚴重勾惹嘎眯好奇,卻常一語帶過,搔到癢處又不負全責,令人咬牙切齒。阿瑞及女猿人的部分,似乎在作者前作《庖人誌》中有解,可惜我尚未有機會拜讀,渾然不知所以的情況下,既想滿足好奇心,又擔心整部作品牽扯到最後尾大不掉,萬一作者將來懶得積極振作,那該如何是好。

例五:羅剎鬼的蝗糧子那段,也蠻適合拿來說書唬小孩的,可是,他活了七年,沒吃過好東西,應該沒機會上學堂吧?見到他爹自縊時,個人以為這段精確敍述忒奇怪了:「頸脊當場被自己的體重折斷,頸椎骨瞬間分離,脊椎神經霎時折斷,馬上失去意識… …」以一個明末苦無溫飽的七歲屁小孩視角,他真的曉得脊椎神經是什麼東東嗎?

總之,閱讀時偶令嘎眯分心的,就是這些微不足道的雞毛蒜皮。但是,那高來高去的奇門陣法、導氣、罡步、禁鬼、雷法、李冰殺蛟訣、士慶的詭邪歪道,在在滿足嘎眯的奇幻味蕾。術法之外,尚有鄉野地域色彩,與小人物的刻劃形塑,特別是大時代的人性光熱與闇寒,讓故事不只流於好看而已,有多麼貪生怕死的人,就有多麼義無反顧的人;有多麼愚昧自私的蠢貨,就有多麼壯士斷腕的氣魄。

  你相信揪出災星,就能定江山嗎?

  你相信找到救星,就能平天下嗎?

《蜀道難》,名為武俠,歷史居中,易守難攻的天府之國作為背景,藉奇門遁甲穿針引線,一針一針地穿過白綢,文攻武略似滾針,精妙術法如撒針,虛虛實實間,幻化成道士俠義的縹緲墨色,與亂世民反山川色變的殊絕蜀繡。個人期待續集能將《蜀道難》發展出的枝節,作個統整收攏,別讓我等到花兒都謝了。

 

書名:蜀道難

作者:張草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212

ISBN9789573329558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