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這件事,不是在某個清楚的時間點發生的,

它乃是一次又一次,以千百種微小的方式不斷發生,

而你唯一會學到的真相,就是你永遠無法適應失落的發生。

同事死在亞馬遜叢林,據說是就地掩埋,死而不得其所,教家屬情何以堪。不過,這關瑪莉娜啥事? 兼負遺孀和藥廠重託的瑪莉娜,莫名其妙地榮膺繼任特派員,不知是去接管遺物,想方設法弄回骨灰,或者成為下一名犠牲品,總之,她就這麼飛往目的地。

南美燠熱難耐不打緊,蚊蟲鋪天蓋地算什麼,緊張刺激恐怖哀怨的是,此行非見不可的頭號對手不是別人,而是,有選擇的話她並不想再見到的授業嚴師── 史溫森 博士。這位博士非人哉,大神也,行事作風惟有鐵血超女能形容,只要是博士出沒的地方,崇拜者如過江之鯽 (算我一尾),然而,史溫森的強烈存在感,重度摧毀瑪莉娜的神經,撕裂她企圖遺忘的舊傷痕。那一年,瑪莉娜身為住院醫生,不久轉換跑道,再也不碰手術刀,沒有人知道為什麼, 連 博士都不記得的陳年往事,卻是瑪莉娜平生憾事之最?

叢林深處,夜風習習,火把烈烈,拉卡希人蜂擁而上,摸瑪莉娜的髮、摸手、摸臉、摸摸頭,更離譜的是魔爪襲胸,博士竟說,這群人注重觸覺,如果沒摸到,那東西就不存在,結論是,我思故我在到了亞馬遜已無用武之地,任憑拉卡希人上下其手才有存在感?而他們感謝崇敬的方式,完全符合排毒治病拍打功,掌摑來掌摑去,一旦妳持續回應,大夥兒可以拍上幾小時,瘀青不手軟? 

問題在於,你是要選擇去干擾周遭的世界,或是選擇讓它跟你沒來之前一樣。」

稍早因瑪莉娜腦內劇場而感到小悶的人,待博士現身,幾無冷場,更別提情節走向亞馬遜流域的尼格羅河,宛若進入節奏強勁版的桃花源。史溫森發現拉卡希的女人,即使七老八十,都能生小孩,原因出自於他們嗑食某種(消音),試想,假使人們不再需要人工授精,不需要試管,吃藥就會生,即使阿婆身體也能生,將造福多少不孕婦女?

為了將可預見的福音(爆利)帶回文明世界,藥廠不惜重資,讓史溫森在當地研發新藥,怎曉得一年又一年,研發進度似霧裡看花,博士所在位置成謎,更勁爆的是,或許博士並不認為這是婦女同胞的福祉,只因她終於明白:「女人過了一定年紀就是不適合懷孕。」果斷的博士,為什麼不乾脆喊卡算了?噓~小說自有交待,真相就在其中。

說到真相,小說有一段夫妻口角衍生得出的結論,嘎眯覺得很妙~「在生命中,我們就是愛我們所愛的人,在某些故事裡,真相根本不重要。」在閱讀中,我們就是鍾愛我們投射的對象,在某些情節裡,黑白分明也不是那麼重要。《奇蹟之邦》有個名喚伊斯特的孩子,他又聾又啞,聰穎過人,埃克曼和瑪莉娜為之心折,必得拯救伊斯特,必需帶他回文明世界,賦予他無限可能才是王道,博士不作如是想,她的話看似偏執卻意味深長:「你不能把一個聾子變成聽得見,不能把遇到的每個人都變成美國人。」以小觀大,文明對於整個拉卡希部落而言,究竟是救贖,抑或是災難?想要瓦解這個部落,或許只需要一罐花生醬或巧克力,你相信干預即摧毀嗎?

 

「瑞普博士還活著嗎?」

她還不如問甘迺迪被刺殺後是否還活著,「妳識字嗎?妳是活在這個世界嗎?」

毒舌是史溫森的副業,博士甫登場,瑪莉娜就遜掉了。特別是博士要求瑪莉娜代為操刀時,作風明快,魄力非凡,相形之下,瑪莉娜優柔寡斷,受教條原則綑縛,幾近迂腐,自我門外漢的眼光觀之,無法因時因事因地制宜,一味講究醫藥倫理和文明次序,於斯時斯境反倒欠缺基本反應,何醫道可言。

如果瑪莉娜回到古代當華陀助理的話,可能也會吵著要華陀設個無菌室開刀,再弄個胎心音監測儀,更無法忍受傳統接生婆的存在吧。閱讀初始,難免受到瑪莉娜的思維左右,受不了大神史溫森,怎知愈看愈欣賞,決定加入史婆婆粉絲團。「永遠不要明知故問,那是最討人厭的習慣。」← 不需掉渣,就是帥!

 

武陵人無意間闖入桃花源,在文人筆下,舊途難循,再不復返,或許他知道確切位置,只是陶淵明壓根不想提供GPS?原始部落將會消失,文明終將進駐,遲與早有什麼差別?科技始於人性,醫藥救苦救難,即使違悖自然,只要人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奇蹟之邦》的主角,在文明與化外天堂間迷惘衝撞,在冒險與反思中徘徊掙扎,一再修正既定邏輯與文明僵化視角,企圖破繭而出。讀者思緒亦擺渡至亞馬遜流域,驚悚揉合著歡快,沉靜交織著思辨鼓躁,於是你開始懂得,破解身體奧祕不是奇蹟,在文明中保留一點非文明,在潮流演進中掌握古早風潮,在日新月異中的懷舊與天真,或許才是奇蹟之星的鋒芒指向。

 

 

書名:奇蹟之邦 State of Wonder

作者: 安‧派契特 Ann Patchett

譯者:盧秋瑩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311

ISBN9789573271277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