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浪人神探」傑克‧李奇系列,除了喜愛,還有種特殊的革命情感,這麼說未免往臉上貼金,畢竟我只在神遊中出生入死,又沒跟著他去拋 他人頭顱 他人熱血,不過,嘎眯的試讀活動初體驗,就是拜 Jack Reacher 系列中的《雙面敵人》之賜,更正確來說,多虧該位活動企劃一時佛心來著。(笑)翻出2009930的舊文一看,好像上輩子的事。

當時部落格的往來格友,泰半跑去臉書,不是休格就是廢格,山頂洞人嘎眯不喜歡更新迅捷的界面,玩一陣子噗浪,偶爾晃幾下臉書,仍留在blog死守四行倉庫,持續自我的對話。這般毫無理性的堅持執著,僅僅及得上傑克‧李奇的頑強之一二,要說義無反顧,要說堅持到底,要說最不懂得放棄的人,莫過於 Jack Reacher,莫名其妙的,系列作品怎麼會生出《此地不宜久留》六個大字?

殊不知,在傑克‧李奇的字典裡頭,沒有「不宜」,沒有「明哲保身」,地獄藍調恫嚇不了他,無間任務儼然其宿命,愈是叫他走開,他愈是至死方休;愈要他識相點,他愈是不識相到極點。如此一無所懼的浪人神探,誰來教會他此地不宜久留?

不然,我打他手機提醒一下好了,左翻右找卻孤狗不到李奇大大的手機號碼,大神瀟灑的說:「一來我不是很懂電腦科技,二來... ...現在每個人都帶著小小的電子通訊器材,廠牌名是某水果或樹的那種… …」  看到沒有,什麼叫睥睨,大神隨口說兩句,便是目空一切,近期講法改稱為無視,小說裡居然有人小覷大神,說他的時代過去了?

扯淡半天避談新書情節,不是我沒天良,實在是浪人故事不宜爆料,免得壞了大家的閱讀味蕾,如果有人非得知道一咪咪才肯翻書,那麼,簡單來說,阿奇大大在紐約地鐵上發現某女子疑似自殺炸彈客,豈料這名女子恁地膽大,一槍轟飛腦袋,大神只對了一半,沒錯,她自殺,卻不是炸彈客,主要目擊者阿奇就被請到警局去作客,三雨下結案。

「你是個窮鬼。」

「不,我很有錢。『富裕』的定義是『擁有一切你需要的東西』。」

出了警局大門,李奇搖身一變成當紅炸子雞,FBI揪他去坐坐而不是團購,阿富汗來的極品美女也邀他去喝咖啡聊是非。這兒揍揍,那兒坐坐,李組長眉頭一皺,發現地鐵自殺案並不單純。如果他不是那麼敏銳機靈,聽話裝傻快溜就好了,他偏愛四處晃蕩查探,挖出美國軍方的陳年往事,揭開阿富汗人不能說的祕密,好奇會殺死李奇,這下子,美國與阿富汗總算在某種程度上達成非政治共識,李。奇。非。死。不。可。 疑~ Jack Reacher Facebook 有粉絲團吧?科技白癡擁有粉絲團會不會過於弔詭?

如果我有任何白目又聒躁的嫌疑,原諒我,實在是因為李查德層層推升懸疑的手法出神入化,一再翻轉重新洗牌的技法令人歎服,嘎眯不忍破壞,再加上小說末段驚險刺激爆破版主的腎上腺素,比搭乘自由落體被慢慢地綁上去再重重地摔下來更加驚心動魄,以致於我一時無法回歸理智地面,再說我也沒有理智那種東西吧,真想輸送彈藥給李奇,求大神下回別再玩弄小讀者,我若不是心律不整,就是在心肌梗塞的半路上,臨終不忘擠出最後一絲氣力幫李奇非死不可按讚。

你一定要留一顆子彈給自己備用,

因為你絕對不會想要被阿富汗人,尤其是阿富汗女人活捉。

李奇很熱,熱血率性不足以形容,當他進入恣意而為模式,並不全然為了熱血。李奇很冷,自有一派耍冷的幽默本能,管他叫冷硬派又怪怪的。在最膽顫心寒的時刻,他帶領讀者攀越熱烈之巔,突破想像的極限。在「浪人神探」的世界,反體制有理,以暴制暴可行,他不談救世救民的高調,只管用腦子思考,不受謊言擺佈,儘管衝就是了,無畏外力脅迫。

現實的斡旋徒勞無功,高峰和談只落得荒唐,扳不到的勢力,捉摸不定的國際賽局,惟有出其不意的浪人神探,可望突破一切不可能。或許你會發現,喜歡李奇的人,無論男女老幼,即使對主流趨勢失望,猶存無可救藥的天真,因為我們仍然相信有這麼一種可能。(小聲偷偷說,麻煩李奇大神去搞定金正恩好嗎?)

 

 

 

 

書名:此地不宜久留 Gone Tomorrow

作者:李查德 Lee Child

譯者:黃鴻硯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3

ISBN9789573329817

 

【延伸資訊】http://www.leechild.com/books/gone-tomorrow/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