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往板橋的路上 表哥跳躍式地問起愛文芒果還在嗎?

表哥說 妳舅舅他們好厲害 當年

有的人還不懂得吃愛文 他們已經在種愛文了

我說 撐不過多少年 全都砍掉了

為什麼在送伯母一程的那日

會想起芒果 而不是枇杷香蕉或蓮霧呢

 

 

 

素姨走後 她兒子整理出幾張相片 料想是來找咱們時拍的

相片左方是愛文芒果 右上是荔枝 一旁有瓜架

 

 

老弟手上挽的楊桃 如今無人聞問 懶得摘採

都不曉得她拍過這些相片 半晌 老媽突然這麼說

 

 

 

 

有一晚 我們在聚北海道昆布鍋

聊到車子 不免聊到頻繁換車的老爸 從換車聊到機車

什麼叫500cc機車呢 只有我坐過 在你舅舅他們出生前 機車早已換成轎車

我要怎麼對你形容 三十年前的 500cc機車是怎麼回事呢?

 

 

 

現在的你 看三十年前的相片 定會覺得那部機車土氣 上頭的媽媽也呆氣

可若以當時的眼光來說 那是外公的寶貝 別想拿野狼一二五同他換

 

 

有機會遇到新一代的BMW重機車的話 我再指給你看

豈料 我們聚餐後走出大門 轉角遇見BMW重機

就說我經常能夠說曹操曹操到吧 (誤)

要是大姑或老媽在場的話 又要鐵口直斷老爸顯靈了

 

 

 

 

阿嬤走的時候 你們聊著聊著

說她前段時間提起阿公曾來入夢 腳上穿著 TABI

什麼 TABI? 我百思不解的問 日式襪套倒是見過的

 

姑姑說 TABI  就像你們穿的夾腳襪

老媽翻出相片來 說她在果園幫忙時 腳上穿的正是 TABI

(たび 夾腳鞋 管它叫鹿蹄鞋也成 延伸資訊點此

 

 

曾跟著你們聽老歌 唱黃梅調 看老電影

以為自己有著老靈魂 趕不上流行 不時穿越

看來我老得不夠 好多事情 來不及參與

 

 

妳質問我

「妳不是說爸爸走的那幾年就是最壞的日子,

妳不是說最壞的日子已經過去?為什麼還有一而再再而三的痛苦?」

一切終會過去的 我曾經這麼說

這回 我無話可說

 

 

不知情的孩子 他還要問

妳的眼睛 為什麼出汗

我愛你 對不起 請原諒我 謝謝你

水風乾 心情歸零

 

 

我們當中

有的人來不及變老

停格在時間恆河中的是誰的笑聲

 

 

時間是個賊

它偷走好多人

 

 

偷走童年 偷走青春

偷走歡樂 偷走離別

偷走健康 偷走無憂

它無所不偷 妳如何和時間賽跑

我不想和時間爭辯

更懶得理會時間賊

 

 

頭一次餵羊駝的時候

哪曉得它過幾年將被戲謔喚成草泥馬

時間除了很賊 同時也是個魔術師 或許

它下一刻會從口袋裡掏出驚喜也不一定

要一直一直地 這麼地相信著

 

 

 

靜心 如石般堅定

擁抱希望 就有希望

召喚喜樂 就有喜樂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