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覺得咖哩是相當奇妙的玩意兒,只有要咖哩在,平時不討喜的食材,都變得可以接受,趁機加入不那麼愛的洋蔥、甜椒、紅蘿蔔… …等,然後,就可以假裝無視地吞下去。

只不過,咖哩飯和偵探有什麼關係?我只能說,這世上無奇不有,推理找偵探,丟人找偵探,死人骨頭找偵探,想要知道咖哩牛肉燴飯的秘密配方,同樣有人病急亂投醫的找上偵探,只為了留下老店的味道。

 

 

《偵探‧日暮旅人遺失之物》包含四則短篇,分量不多,文字簡潔,讀起來輕鬆無添加及負擔(咦),故事涵蓋的面向卻舉重若輕,藉著尋找失物的偵探,找出滄茫中的一絲和暖,咀嚼百感交集裡的一點人情味。

〈老店的味道〉想要留下味道傳承的少年,或許更想要收藏記憶中的溫暖?

〈屍體的去向〉歹徒窩裡反,若想找回贓款,必需先找到走路工屍體一具?

〈母親的面容〉五歲的小女孩放聲大哭,只因她畫不出媽媽的快樂面容?

〈罪惡的氣味〉尋找失蹤人口,察覺罪惡的氣味,還原遺落的嗅覺與往事歷歷?

日暮旅人的眼睛通透澄亮,他失去了聽覺、嗅覺、味覺、觸覺,卻透過視覺,掌握其餘「四感」。他可以「看到」聲音、香氣的輪廓,當然也能「看見」老店傳承的味道,「看穿」人們的想望與失落,這是失物偵探的眼睛與人心的對話。

奇怪的是,無論是張牙舞爪的兇媽,或是情緒起伏的搶匪,只要直視日暮旅人,便不由自主地靜了下來,彷彿被他看透內心,且無法承載旅人眼神中的悵惘悲涼。不笨的讀者應該明白,旅人並非天生無感,他曾經摸得到也嚐得出酸甜苦辣,是什麼原因造成他只剩下異能雙眼?失物偵探的身世,必然有耐人尋味之處,而這個合理推測,總算在第四則短篇中得到證實,卻也引起新的懸念,想深入瞭解旅人的過去及故事未來走向,看來只有默默等侍作者孵出續集一途。

個人最感慨的一篇莫過於〈母親的面容〉,單親媽咪獨力撫養小孩,因為日子難熬,這位媽咪從不覺得快樂,動輒打罵小孩出氣,揚著「要不是為了妳」的旗幟,以愛為名,行虐女之實。體貼懂事的女兒愈是戒慎恐懼小心奕奕,這位媽媽愈沒好氣。母親節前夕,老師讓小朋友們畫媽媽,五歲的小女孩突然在紙上亂塗。

我將故事改編成兒童版和小一天兵軒分享,說故事的同時,不禁沉吟再三,個人雖不像故事中的媽媽那麼誇張,卻是急性子、易衝動、會獅子吼的媽,兒子沒將嘎眯畫成暴龍真是客氣了。孩子最常見到你/妳何種表情?是口口聲聲為了孩子好的憤怒相?或是讓孩子如沐春風的溫馨笑臉?期勉天底下所有的父母親,若真是為了孩子著想,必得大人快樂,孩子才有幸福感可言,就讓咱們繼續自我感覺良好下去吧!(握拳)

 

 

 

書名:偵探‧日暮旅人遺失之物

作者:山口幸三郎

譯者:王靜怡

出版社:台灣角川

出版日期:20136

ISBN9789863254072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