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不是波菜,就是水煮萵苣,

配上有種腐爛甜膩味道的大顆馬鈴薯。

想減肥的話,密室正是好地方!」

 

年少嘎小眯對於所謂「必讀的經典之作」又愛又恨,給出這種評論的人,憑什麼認定大家都能從某一本書之中得到啟發?又如何斷定某本書的力量足以穿越時空無遠弗屆?誠然,《安妮日記》四個字如雷灌耳,但我一度選擇漠視,二次大戰時期的少女密室日記,干我啥事!

直到國三,拜某部紀錄片之賜,才正視它的存在,如果我曾經有任何自大少年的無病呻吟,及過度膨脹的多愁善感,在旁觀安妮其人其事時,全都悄然沉寂了下去。(過後又默默復甦無誤)

倘若沒有《安妮日記》,我日後到了荷蘭,大概只會想起鬱金香和梵谷,而不是在大清早獨自來到「安妮之家」。

於門外等候開館時,我心想:哇靠,西教堂當真離她這麼近,TMD,那幾年的上帝罷工去了嗎!(版主按:哇靠及TMD僅是心聲,現實拙嘴擠不出這種爽利字眼)

 

 

「在一個理想被粉碎摧毀的時代,最惡劣的人性支配一切,

人人懷疑真理、正義與上帝,

我們年輕人想堅持自己想法,那是難上加難。」

 

感觸過多,雜亂無章,我愣怔盯著螢幕半晌,真不曉得在經過七十年歲月,無以計數的討論,羅斯福總統夫人談過,曼德拉談過,奧黛莉‧赫本談過… …腦殘嘎眯還能說些什麼,不就還是回到那句「年輕人必讀的經典之作」?

你以為自己孤獨絕倫?你以為周遭的世界逼仄難忍?你以為沒有人懂你?你在痛苦裡載浮載沉?你高談燕雀焉知鴻鵠之志?你懂個什麼人間無處不青山?你說正義已死?你道和平太難?你看穿四周假相及虛偽卻看不清自己的狹隘?

 

「我來告訴你,如果可以出去,我們每個人第一件想做的事

瑪歌和范‧丹恩先生最希望洗個熱水澡… …

我最希望的是擁有一個自己的家,能夠自由自在走來走去,

又有人教我寫功課,也就是說,可以回學校上學!」

 

一九四二年,納粹德國佔領下的荷蘭,幾無猶太人容身之處,安妮一家和另四名猶太人,躲在安妮父親公司的閣樓密室裡,不能被鄰居發現,不能任意開燈用水,感冒咳嗽就麻煩大了,拉開窗簾推開窗戶等於是自殺行為。

近似囚居的生活,絞緊神經,搞得人瀕臨崩潰,密室幽禁使人心浮氣躁,難免爭執不快,甚至夫妻吵架,又不能吵鬧過火,引來殺身之禍。

他們成功的躲了兩年多,直到一九四四年八月,離二次大戰結束,就差那麼幾個月,八個人不幸被捕,安妮日記亦到此結束。

那年冬季,集中營爆發傷寒,奪去數千人性命,包括安妮的姊姊瑪歌,繼而是安妮,她大約在二、三月之間死亡,和平遲到了兩個多月,一九四五年四月十二日,英軍方才解放該集中營。

「為什麼每天花幾百萬在戰爭上,

卻沒有一毛錢可以補助醫學研究、藝術家或窮人呢?

當堆積如山的糧食在世界其他角落腐爛時,為什麼還有人必須挨餓呢?

噢,為什麼人類這麼瘋狂呢?」

 

有些朋友不想看《安妮日記》,理由是人生苦,何必知道更多的苦,然而,「找苦」的朋友或許會失望,其實安妮的筆觸不單是苦澀,成熟早慧的少女心思固然易感,卻不掩其活潑風趣。

「我快無聊死了,每一條撕下的粗絲都讓我更加確信,

我永遠永遠都不會只想做一名家庭主婦!」(剝豌豆時的結論)

另些朋友以為十三、四歲的女生,大抵是黛玉葬花,超越思考向量,那又過慮了,想想自己十三、四歲在做什麼?我們頂嘴、憤怒、質疑一切、檢視所有、思想大噴發,何以認為一個在戰火求生的早熟少女會缺乏思辨火花?

《安妮日記》的早期版本,刪除安妮對性的探究及好奇,以及批判媽媽及密室成員的犀利內容,吃重鹹的現代人自然不以為忤,不過,別忘了那是老奶奶的純真保守年代。

70週年紀念典藏版,在安妮‧法蘭克基金會的許可下,增添約百分之三十的內容,還原應有的年少輕狂及衝撞,讓這部跨時代作品,有了更趨完整翔實的最後定本。

 

 

「在這樣的時代很難,心中浮現的理想、夢想和珍貴的希望,

只會被殘酷的現實壓得粉碎。真不可思議,我居然還沒放棄所有的理想,

我的理想聽起來這麼荒謬不切實際,不過我堅持著,

因為儘管發生這一切,我仍然相信人性本善。」

剛進入密室的安妮,敏感而驕傲,較常怨天尤人,看什麼都不順眼,但她比任何人都懂得自省,且不斷提醒自己,躲在密室就算了,萬萬不能將密室變成「憂室」。

凡夫俗子於天地浩瀚之間,常覺得無所適從而涕下,安妮在不自由的窒悶情境中,雖然自我中心,仍不忘適時拉回,拒絕鑽牛角尖,即使前一刻悲泣失望,也要在下一刻重拾希望,在那個想東想西的年紀,她哪兒也去不了,急劇蛻變成長。

大量的閱讀、記者的志向、青春的徬徨、寫作的才華、戰爭的陰影、受迫害的焦慮倉皇、絕望與求生意志消長,揉雜出絕無僅有的安妮日記,時而憂思愁怖,時而希望滿盈,既是紀實,更具深遠悠長的啟示。

已經打過的仗,已經發生的事實,沒有其他的如果及假設,但我不住想像,這個與日記對話,思索和平可能,推演女性獨立,慨歎人類及人性荒謬的安妮,如果有機會長大…

是什麼樣的力量,讓人在殘酷的日子裡,理想猶存?「我希望死後還能繼續活著!」最初,由於她日記中的這些話,和成為記者及作家的心願,讓安妮的爸爸決定為日記尋找出版社。然而,卻是少女本身的文字,超越其作為時代見證的價值,傳遞半是天真,半是省思的信念,撼動世人,讓她精神不死。

 

 

 

書名:安妮日記【獨家授權.70週年紀念典藏版】

作者:安妮‧法蘭克 Anne Frank

譯者:呂玉嬋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378

ISBN9789573330097

 

 

 

【延伸網誌@安妮之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