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84049_10152332912723317_8517066258741185269_n.jpg  

你可否想像歐巴馬訪台,總統暨外交部竟準備本土奇幻作品的英文版致贈?

素來嚴肅認真持家(?)的嘎眯可不是在開玩笑,這款ㄟ代誌,就發生在波蘭!

容我一字不漏複製過來給大家參考吧~ 「一一年,美國總統歐巴馬訪歐,波蘭總理圖斯克(Donald Tusk)送給歐巴馬總統的國禮之一,就是安傑.薩普科夫斯基親筆簽名的英文版小說,以及同樣以傑洛特為主角的PC遊戲《巫師2:王國刺客》限定版。既要人瘋小說,又要人迷遊戲,高招啊波蘭 XD

 

 

有人說,人類是地球的癌細胞。 ←強烈懷疑這句話出自精靈

上古時期,地球上到處都看得到風、林、地精,不乏人魚、神龍矮人、獨角獸和精靈,人類剛冒出頭不久,曾經和精怪們和平共處數百年。後來,精靈獨大的局勢變了,人類太會生,生生不息生了滿坑滿谷,自精靈的視角觀之,人類完全是劣幣驅逐良幣的代表,你看看,人類甚至發明貨幣這玩意兒,精靈的世界多麼雅致細巧,哪裡需要這等阿堵物!

 

獵魔士何許人也?還不就是專門獵殺非人類,好向人類領取賞金的殺手。獵魔士傑洛特不去屠龍打地鼠,反倒救了一名亡國的小公主,這名預言中的小女孩奇莉,好似擁有某種力量,要說是成也奇莉,敗也奇莉都有可能。怪的是,獵魔士教她結魔法手印徹底失敗,教她輕功草上飛格鬥揮劍還簡單些,說好的不思議能力,該不會只是白晝跌打損傷,夜裡作作惡夢吧?

 

所有人、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某種程度的變種

↑ 再同意不過了 ↑  

人們擔心戰爭一觸即發,獵魔士憂心小奇莉來不及長大,種種跡象顯示,小女孩的特質超乎獵魔士理解,矢志守護小女孩的傑洛特深知惟有女巫中的女巫才能引導奇莉,問題是,要他找上命定冤家葉妮芙,還不如派他去屠龍斬妖痛扁螯蝦怪。傑洛特牙一咬,帶著小女孩展開希望之旅,行程甫開始便出師不利,凡跟傑洛特這名字沾上關係的朋友,要不是病懨懨,就是被扔進豬圈,誰在暗中窺伺?向來只有他們獵魔士為了奬金去打怪,而今換成其他殺手拿錢辦事來砍砍獵魔士也不壞,他是不介意陪大夥兒玩玩啦,但他永遠無法理解什麼精靈之血的預言,更搞不懂這他媽的戰爭有什麼值得各方爭逐耍心機,種族淪亡?國家之戰?呸!他該死的不在乎~ 

 

衝著「波蘭給歐巴馬的國禮」這點,我看到試讀活動訊息後隱忍數日,終究按捺不住好奇心,點進報名表單填寫資料,若我記得沒錯的話,最後兩題居然是:

 你看過《獵魔士:最後的願望》嗎? NO

 你看過《獵魔士:命運之劍》嗎?  沒有

 那你還厚著臉皮來報名是怎樣?? ← 並沒有這題,完全是我捫心自問

 

剛開始,我得意地笑,口亨,哪裡需要看過另兩本獵魔士系列~故事獨立,直接進攻精靈血何難之有,以我有限的腦容量都能迅速進入狀況,尋常聰慧善男女怕啥?!然而,打怪之外,不無矛盾,嚼得出對於非人類的同理心,背後緣由我僅能揣想,更甭提書中的世界版圖,以及精怪世界的勢力消長,若自第一部讀起,或許會感受到更不一樣的魔法亂世風雲。

讀了全書過半,益發感到不甚妥切,主要也因為書中一些小角色的譯名落落長,不明白波蘭風格的話,想想居禮夫人的名字吧,她叫作 Maria Salomea Skłodowska-Curie,中譯「瑪莉亞·沙洛美亞·斯郭多夫斯卡-居里」,不是所有波蘭姓名都像女詩人維斯拉瓦‧辛波絲卡那麼替東方人著想,但我由衷感謝主角的名字精簡許多,不然會想幫他們重新命名。言而總之,這些拗口長姓名偶爾讓我的神魂飄離故事,想起一些沉溺其中時根本無關緊要,一旦想起又覺確關重要的事。

比方傑洛特和葉芙妮的過去糾葛,直接看精靈血的話,你只曉得「果然人都有過去」,卻不明白是怎樣剪不斷理還亂的過往,倘若他們曾經風花雪月抵死纏綿過,照著順序讀到這部的感懷肯定不只一般般。再以傑洛特的髮色為例,我十分納悶他在前兩部是否已頂著素還真式白髮劍者頭?抑或經歷至喜至悲的生滅,才走進白髮獵魔士的境況?(或者純粹我想太多)是以,讀完全書,我去孤狗《獵魔士:最後的願望》的書介:

  傑洛特是其中的佼佼者,外號白狼,也被稱為利維亞的屠夫。
  他受過特殊的魔法和戰鬥訓練,擁有超凡的魔力與劍技。
  立誓保護無辜人類不受怪物傷害,也以獵殺怪物獲取賞金過活。

  然而,在漫長的旅途中,他逐漸發覺第一印象通常是錯的。

  女兒變成怪物的悲傷國王、渴望愛情的吸血女妖、受詛咒的怪物女孩、還有亟欲復仇的瘋狂靈魔……

  並非所有醜陋的怪物都心懷惡念,也不是每次美好的邂逅都帶來善果;所有事件,都不只有表面……

哇~~~我想看傑洛特甫剛步入武林的風采,雖然這麼講挺礙出版行銷人員的眼,但我後悔從精靈血切入,若能照著順序來,想必是不一樣的閱讀歷程,可以伴著他們成長,目睹滄海桑田、魔世起伏、人世變幻,該有多好。從這部作品切入的嘎眯,定有未能允分感知的心路轉折。讀完精靈血,我最想做的就是去找《最後的願望》來終結懸念。

 

另個遺憾則是,個人只造訪過波蘭的華沙和波茲南兩地,加上我的個人時間僅限週末,未能深入瞭解這個在歷史上烽火連綿、數度失去主權的國家。時值隆冬,最初戀雪的心情,早就被渴望溫暖的腳趾踹飛,走過舊城,再走入現代風貌,順便向公園裡的蕭邦雕像道聲早,然後到博物館晃兩圈,我有點忘了正確名稱,惟記得有座軍事博物館讓我愈逛想愈多,放著館內不待,不忘冒著冷颼颼跑到戶外看那堆有看沒真懂的軍武展示,即使走馬看花,都能感受到這個國家經歷過的戰爭傷痕。直到走入居禮夫人那不算大的舊居,方暫時擺脫鵝毛大雪中的感傷和凍傷,一會兒又容不得我忘記居禮夫人童年曾因代表回答俄國督學的問題而事後痛泣,只因身為波蘭人卻被迫使用俄語,或許更痛心的是自己還流利地獲得滿堂彩。扯了大段只是想說,作者雜揉斯拉夫及歐洲民間傳說的奇幻作品,雖則寫劍客、女巫和精靈,總讓我感受到箇中有私心,不僅道出自然環境的變遷及未來可能更壞,同時透露對政經大環境的深層關懷,甚有借奇幻諷今的力道。呃,沒事的,或許作者啥也不想,而是我個人的讀後感想過於泛濫。(掩面)

 

既然數度偏離主軸,又沒講到重點,索性繼續我歪掉的讀後感。為了避免破哏,我不想再提主要角色,將 VIP 留待尚未閱讀的人自行品評。改聊名叫亞斯克爾的配角,亞斯克爾沒有超能力,沒有高強武術,是個才華洋溢的吟遊詩人,讀大學時只會在課堂上ZZZ,畢業後卻因為他的詩作一鳴驚人,反而被校方延請回來充當客座教授。他眼中的大學城或許另有所本,卻恰好叩合我對海德堡及「學生王子」的印象。亞斯克爾這人即使不是主角,仍是重要的串場人,在他未出現的章節,故事仍以吟遊詩人般的瀟灑不拘式寫作法,想唱誦哪篇就哪篇,偏愛的橋段便盡情發揮到極致,下個急轉如欲指向何處,便將懶得交待的細節迅速帶過,好像他雖未登場,仍是吟遊詩人說給你聽似的,他總有說不盡的英雄美人令人嘆息,不愛浪漫故事的人,會轉去注意他話語中吉凶莫測的風雲變幻與江湖恩義,你正欲問個究竟,他卻說今兒個累了到此為止,改日有緣再聚,而聽眾哪裡肯依!

 

書中不乏風雨欲來的陰沉張力,間或使人發噱,稀釋早先灰濛濛的壓迫感。試舉一例:「亞斯克爾,你這個豬腦袋... ...我知道你已經快四十了,雖然你看起來差不多三十,可是你假裝自己才二十出頭,然後做起事來根本像個十歲不到的小孩。」間接說中我周遭一竿人等,類似這類簡單對白,反而逗我開懷,較公主那宛如水晶球預言般的夢魘,更引起才疏學淺的嘎眯迴響。同是豬腦袋加幼稚鬼,我期待在前兩部作品也能看到放浪不羈的亞斯克爾。其餘的,故事自有交待~

 

 

 

書名:獵魔士長篇1:精靈血 KREW ELFÓW

作者:安傑.薩普科夫斯基 Andrzej Sapkowski
譯者:葉祉

出版社:蓋亞文化

出版日期:201410

ISBN 9789863191124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