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間的幸福    

我們常說生命無可取代,十分珍貴,若將壽命換算成金額,你覺得自己值多少錢呢?

楠木的小學老師曾提出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純討論。有同學以上班族一輩子的薪水推算人命平均值介於兩億至三億日圓,有的人主張生命崇高無價豈可估算,有人笑說這一條賤命出售應當沒人想買吧。聰明早慧、自命不凡的楠木心想,如果這些同學真值三億,自己起碼有三十億的價值,至於少數猶如渣滓的傢伙反倒該支付垃圾處理費吧,口去。揮別「我很特別」的國小,按步就班升學的楠木,逐漸變得平凡無趣,一窮二白。

聽說有家店專門收購「時間、健康、壽命」,楠木原以為是好心人想介紹高時薪但很爆肝的兼職,想不到這家店來真的!與其長壽,不如短暫燦爛的人生,他選擇出售壽命,待店家鑑價再談買賣細節。二十歲了,理當比小學階段實際些,楠木暗忖自己或許不具備三十億的價值,應該向下修正免得被打臉。

 

到了這等年紀,我仍然無法從「只有自己最特別」的迷思中跳出。

 

女店員的報告指出楠木的未來超廉價,每年只值一萬,遠低於楠木的自我賞評,他不可置信,這一定是算錯了吧!原來,未來的楠木非但不幸福,更無法帶給他人幸福,不曾完成夢想,對社會毫無貢獻。既然前程一片黯淡,他索性將往後三十年賣掉,只留三個月。店家為了避免出賣壽命者自暴自棄危及人間,派遣監視員宮城前來監督楠木,確認他安份度過餘生,監視員日以繼夜跟著楠木,也算不離不棄。

當一個人只剩三個月可活,難免有力圖振作的志氣,只不過,即使只剩三個月,仍擺脫不了「之後說不定會遇到好事」的舊習,有心振作,沒三兩下又墮入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公式,當他認真提列死前的願望清單,打算積極展開難得的執行力時,背後靈宮城竟風涼地說:「那個心願最好放棄喔。」喔喔喔,監視員其實是來亂的吧~

 

世界絕不會對死到臨頭的人變得親切的,恐怕,這世界只對已死的人溫柔。

 

你曾振筆疾書寫下我的志願,也曾胸懷千里志比天高,進入大學淹沒在人群中,開始發現我很特別之壓根不特別,誠然,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眾多獨一無二集結起來又有什麼獨到的呢?以為終將穩坐百分之十金字塔頂端的人,更常蹲踞在百分之九十的平庸底部。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們再不提夢想,樂在小確幸,面帶微笑說要活在當下,平淡是福是習慣是知足常樂,心房一隅卻如楠木般揣著「之後說不定會遇到好事」的想法不放,那份惡魔般的希望。無論遭逢何種變化,故事中的楠木往往只有片刻震驚,很快便接受好吧就這樣吧,讀者嘎眯深覺自己受到的衝擊超越楠木,糟,我或許比楠木更自我中心,更容易被打臉。

我們常不假思索地走在不可逆的習慣道路上,什麼都不做,仍很傻很天真的幻想逆轉勝的一天。出售性命的楠木,沒有朋友,遠離家人,生活乏善可陳,既然未來不可期,濫用生命又何妨。即使只剩三個月壽命,生活恆常如此,賣命前後幾無差別。我曾擔憂會讀到楠木在短暫餘生突然變得不同凡響的老梗,見他頭幾天照樣吃飽睡、睡飽吃又想開扁,等他好不容易脫離慣性窠臼,略識樂活況味,讀者嘎眯正想歡呼合該如此,他竟選擇再賣一次? 

 

厚著臉皮寫部落格這幾年,常有格友提到我的發文頻率不低,我會因為寫太多,霸佔些許虛擬空間,造成個人生命價值跌停嗎?不如找宮城來幫我鑑價一下。XD 每當被問及嘎眯妳哪來時間?我自己都覺得冏很大,是啊,日理萬機,老公外派,單獨帶軒的我,白天上班,晚上閱讀,假日陪少爺遊山玩水,我哪來美國時間。我愛楠木的一句話,完全說中我的心聲:「我只是藉著書寫整理思緒而已,將腦袋裡的東西挪到更方便收納的位置,就像是電腦磁碟重組一樣啊。」或許沒到不寫會死的地步,但我若不寫會有心梗腦阻塞小鬱卒之虞。喜歡藉書寫與自己對話,進而梳理亂糟糟起毛球的思緒,礙於口拙無法表達的念想紛雜,透過書寫方感如魚得水,如此而已。敬請大家隨意,無需拘束。

 

「生活的意義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悲哀的是,早已失却若干信念,離校多年的你我還記得這句話。

我們總不可能毫無意義就出生在這世間吧?生命肯定具備某種不容分說的意義,但生命或許不如你我想像的別具意義,否則就不會有「浪擲生命」四字問世。或許有些人覺得賣掉三十年壽命不可取,但包括我在內的一些朋友在年幼無知時的確想過「OMG~千萬別讓我活過三十歲」。

你是自我的粉絲,你誤將孩子氣當成豪氣干雲,你以為青春最美,走過慘綠少年,轉而期待成熟之美,搞到最後再也想不出耽美之必要。好吧,就來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不就是做人成功嗎?(大誤)你會濫活三個月,就可能濫活三年;你會浪擲光陰三年,就可能堅定而持續地因循苟且下去,蹉跎數十年,至死方休。 

 

「我都不太相信個性、氣質或本性這類的字眼,因為這些特質全會隨著環境而改變。

長遠看來,每個人之所以有不同的特質,應是取決於『身處何種環境』。

許多人過度相信所謂的本性難移,不過這些特質遠比一般人想的還要表面許多。」

 

這本書分量輕,文字簡明,敍事流暢,情節翻轉處令人好氣又好笑,既是生存價值的省思小品,亦是純愛動人的暖心故事,弔詭的是,結局可說是歡喜的悲劇,兼又包覆傷感的幸福,在黑色悲喜劇的基調上,散發白色的透明澄澈。書中數度提及歐亨利,某些鋪陳亦不忘向歐亨利致敬,我僅帶到這三字,熟知歐亨利短篇小說的人就有譜了。(笑) 讀後數日,每天的想法和感觸都不太一樣,料想若在不同階段閱讀此書,應能擦出不一樣的火花,可能開罵,可能笑看,可以反芻,可以自我審視覺察。

很多年前讀鄧禹平的《我存在,因為歌,因為愛》,之後時常想起書名,許多人不停思索存在的本質及意義,談宗教,論哲學,卻忘了剝除自我的甲冑。以我個人粗淺的解釋,「因為歌」是你欣悅於日常種種微妙細緻的美好,「因為愛」則是你樂意學習愛與付出,一旦懂愛,你將不至匱乏,不再漫思生命的意義,只因你已置身其中,與周遭及世界和合。

列出願望清單時的楠木,依然活在自我小宇宙,當他懂得聚焦在他人,才開始活得像個人的存在。回到開頭的估價,我們可能像楠木般質疑鑑價低估,隨便打零工也不只一年一萬吧?然而,假若只是四肢健全的活著,與環境失去連結,不思貢獻,無捨、無得、無施,絕情寡愛,對這世界而言,除了吃喝拉撒製造垃圾及二氧化碳,這般涼薄無意義的存在,恐怕連一年一萬都不值。至於危害世間的惡人更不用說了,拜託這家特別的店快點將他們買斷吧!

 

 

 

 

  

書名:三日間的幸福

作者:三秋 縋

譯者:許郁文

出版社:台灣角川

出版日期:201412

ISBN 9789863662655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