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LargeImage  

  

「跟我當『兄弟』吧!」 

朱里沒頭沒腦的一句話,我沒細胞沒神經地隨之心緒激越

  

說起同樣一座島 

可以狂暴,可以溫柔 

有人自島嶼出走漂浪 

有人在島上找到歸屬 

島嶼緘默,見證子民如潮來去 

什麼自由與否,所謂溫柔而堅定 

島嶼從來不說,留給人們自行訴說  

 

位於瀨戶內海的冴島,沒有高中,沒有醫院,島民搏感情,生病搏運氣。

濃霧每年會來,孩子一旦離島,不見得會回來。因此這裡的媽媽填寫母子手冊格外豪邁,一般制式的媽媽手冊根本不夠她們扯淡,她們是以孩子終將離開為前提而用力地寫,不像有的媽媽單就寶寶身高體重數字註記青青菜菜寫  (舉手)。

四個冴島孩子,默默抽拔成高中生,朱里、衣花、源樹、阿新,每天搭乘渡輪到本島上課,只要獲得濃霧加持,便可以兌換停課一天,歐耶!

 

他們即將由高二升上高三,畢業之後,誰去、誰走、誰又留成愁?他們暫且不想,徬徨卻時常不請自來。

這天放學的時候,渡輪迎來怪叔叔,聲東擊西地打探「夢幻劇作」,瞎咪係夢幻作品?他們冴島的小學很傳統,年年公演劇碼都一樣,美其名是優良傳承,說穿了是換湯不換藥,然而,冴島既封閉又自由奔放,有公開八卦,也有不能說的秘密,有土生土長的島民 U-turn 回鄉,也有島外鮮民 I-turn 自外地移居冴島,若說島上埋伏著不世出的「神作」,乍聽十分荒謬,細想卻不無可能。

 

要命的是這怪咖不得神作心不死,不僅四處查探,問起眾人共同守護的此蕗子是否彼蕗子,活似八卦風向球,顧人怨就算了,還找上懶洋洋的源樹聊聊天,啊~士可忍源樹不能忍,來人啊,那個誰誰誰,快點想辦法弄本神作打發狗仔吧!

 

看到這兒好似無比青春歡樂?

 

不!這就是辻村深月的高明之處,文字看似清淡不著力,卻又深入淺出勾勒多少島嶼內外的矛盾衝突與和諧,關懷包藏侵略,鄉愁雜揉不戀棧,無情恰似多情苦,同一本書,既寫青春成長拉扯,又刻畫成人世界的隱晦,看得讀者我時而開懷咧嘴,時而亂感動一把,但我拒絕使用「笑中帶淚」那般落俗套的四字來玷污作者的智慧。(說著說著還不是用了)

 

喜歡遲鈍的朱里,喜歡早慧大美女衣花和她家的豐盛晚餐,不能佩服佳望更多,更難得是我也喜歡婆媽們,就連狗不理行政都有可愛的一面,你若以為島嶼全然是慢活悠閒情調就錯了,冴島四面環海,島上有火山,水至柔至剛無堅不摧,火燙熱灼炙定時張狂,族群歧異如何消弭,究竟有無異中求同的可能,盡在島與我們同在。原島民與新島民有各自的傷痕和身分符碼,以為閱讀中途已是饗宴,不料這些島民及移民的故事,獨立出來耐嚼,交會亦耐人尋味,忽而狹隘,重又無邊無際,青春可喜,歲月悠悠,書末重新檢視「抬頭看一看」尤其令人... ...呃,我不能再多嘴了,就請感興趣的人抬眼看一看好大的蘿蔔(?),啊不,《島與我們同在》。

 

 

 

 

書名:島與我們同在  

作者:辻村深月 Mizuki Tsujimura 

譯者:鄭曉蘭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5210 

ISBN9789571361925 

 

 


 

  

 

【嘎眯碎念,不喜慎入】

 

我來自「兄弟」很多的雲林小漁港邊,俗稱「海口人」,海口求生不易,城鄉差距是不爭的事實,我上小學前便舉家漂浪,從雲林海邊管到南投山間。有記憶以來,老爸便以擁有不少可以肝膽相照的「兄弟」自豪,外地人就是不懂,甚或誤以為流氓幫派才稱兄弟,在老爸四十年未滿的生命中,無論換帖兄弟們散居何處,你兄我弟的分量常超越家庭。可惜他死得太早,老弟們當年太小或許不記得,我們最後一次闔家旅遊便是跟老爸的「兄弟們」前往宜蘭,當時的觀光路線挺傳統,從羅東夜市殺到梅花湖,沒有幾米與金城武。回來後不久,老爸就跟我們掰了,大概先上天堂為兄弟們打點通關吧我想。和老爸雖只有短短不到十三年的緣分,但我必定受到若干影響,以至於看到朱里沒頭沒腦的說「跟我當『兄弟』吧!」,亦隨之沒頭沒腦地思緒浮動險些淚目但我 HOLD 得住。

 

老爸死後,咱家銀兩缺很大,國中畢業,我隻身負笈,比朱里他們還要早三年離鄉背井,老媽沒給我寫什麼母子手冊是怎樣!由於一窮二白,只能婉拒同鄉同學在外共同租屋的提議,留在學校的老舊宿舍中成功卡了床位一席,我抽中的寢室相當特別,在長長走道的最後一間,學姐說的夜半鬼溫習,我無緣得見卻不覺遺憾。那一年,我有兩名室友來自外島「烏坵」,好個不遠千里,於是我們也常不遠千里的走到夜市去吃喝玩樂。可記得聯考制度下特殊生可以加分嗎?外島生加分是福也是厄,他們姐妹倆跟不上學校課業及都會同學的節奏,高二無奈轉校,沒能留到畢業,她們走了,我們因宿舍拆除搬離,那一年我們住過的破舊宿舍不復存在。

 

以上是我原本的心得內文,居然扯上兩大段與書無關的宮女話當年 

讀時投入忘我,塵封往事卻在讀後發酵,完全劃錯重點也算神作吧?(神經發作) 

冴島的這些人這些事,看在他人眼底或許奇異鮮明,兼具異域情調 

讀得我沒來由地牽動,勾惹莫名的鄉愁,無關地域,非關身世 

話說回來,我們何嘗不是島嶼之子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