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TakeLook

 

「這裡沒有戰爭,也不缺食物,但是人們卻不知道要怎麼對彼此好一點。」 

 

去年聖誕宛如魔咒,一切自此崩壞,進入九歲,只有更糟,說好的快樂童年在哪兒?!

麥洛被診斷出色素性視網膜病變,視線只剩下針孔大小,最懂他的爸爸帶著懷孕的小三遠走高飛,不瞭他的媽媽變肥變得不可理喻,同學在他視野外作怪取笑人,他才不想同幼稚鬼交朋友,只要有 92歲的姥姥在,加上暖呼呼名叫哈姆雷特的迷你豬,麥洛就像擁有全世界。媽媽卻認為姥姥差點燒掉廚房是「最後一根稻草」,堅持送姥姥去「勿忘我之家」,為什麼媽媽就是不懂他才是姥姥的最佳看護?大人怎麼都看不出勿忘我之家表裡不一?他要運用絕妙的針孔察覺力,展開拯救姥姥大作戰,首先,養老院裡愛唱歌的廚師似乎是頭號間諜人選。

在敘利亞,老年人不會被丟到安養院。和妹妹失散之後,崔比輾轉來到英國,渴盼找到妹妹阿伊夏。如果沒有戰火,他在大馬士革的飯店可以輕易烹調人間美味,委身這家養老院只能瞪著馬鈴薯難為無米之炊,他曾以為英國就像妹妹口中的完美天堂,卻沒想到英國這麼冷,天氣冷,人心也冷,不快樂的人特多,他隨口哼首歌都會被瞪,英國真是無奇不有,漂亮女人愛減肥,睡草地礙著議會,什麼都可以消費,郵購老婆不奇怪。

 

視線只剩下針孔大小的9歲男孩 + 時而清醒時而混沌的92歲姥姥 + 一隻叫做哈姆雷特的迷你豬。

他們的故事不美好,不快樂,卻勇敢得真實。

 

故事自九歲男孩的視角出發,穿插姥姥、崔比、珊蒂(麥洛之母)的觀點。單就早熟男孩的童稚感受,世界沒有太多模糊地帶,他要不是失望極了,就是信心滿滿,灰心時寧可早點瞎掉眼不見為淨,擁抱希望時又過分樂觀。麥洛對姥姥備極照顧,卻難脫自以為是,他對人好惡分明,喜歡崔比是直覺,討厭派特羅不需太多理由。帶他看醫生的是媽媽,背叛家庭的是爸爸,但爸爸好玩,媽媽好煩,因此曾暗自想過寧可離家的人是媽媽。媽媽送姥姥去養老院太超過,卻不想姥姥是爸爸的祖母,爸爸連祖母都扔給前妻養也太無賴。藉其他人的角度觀照,讀者將發現不是只有麥洛一個人力撐全場。同一時間,他周圍的大人又作些什麼呢?

男孩似火種,重燃周遭成年人失落的勇氣與熱情,因為愛,所以堅定,原本沒有擔當的人也可以硬起肩膀。

以小朋友為主角的作品,最怕太傻太天真,容易流於小蝦米力抗大鯨魚式的不切實際,作者不僅讓麥洛見識成人世界的不堪及弱點,同時讓小主角的計劃橫生枝節,適時穿插幾位成年人心緒,間接點出麥洛觀感的死角,故事得以倖免於童話,取得成長幻滅與希望願景之間的平衡。

作者形塑出的麥洛只有針孔般的視野,視線格局不大,反而很能聚焦,察人之所不能察,又因聚焦而膠著,甚至囿於已見,卻在營救姥姥的過程中覺察,逐漸剝除自我執著,這是讀者不陌生的幻滅→衝突→成長蛻變的過程,相形之下,視野很廣但目光如豆的人該想想了。揭露真相、揭竿而起固然勇敢,承認自己也有盲點則更需要勇氣,個人以為麥洛的心境轉換,凌駕奮勇行動。

日漸衰微的眼球,不無缺陷的父母,乏善可陳的學校,無法自理的老人,非法居留的難民,冷雨砭骨的國度,坑坑疤疤的世界... ...組成果敢而溫情,諷謔蓄養寓意,天真不失誠摯的故事。小男孩有失明之虞,然而,麥洛眼中的世界,已跳脫醫學認知的陝隘,展現信念與心視界的斑斕無垠。

 

 

書名:麥洛眼中的世界 What Milo Saw 

作者:維吉妮亞‧麥葛瑞格 Virginia Macgregor

譯者:楊惠菁,林雨蒨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526

ISBN 9789862727331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