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_banner.jpg

   

「我來到這裡純粹是為了獲得愉悅, 

抑或是為了內心的自我膨脹?」 

這句話不期然地撞擊了我,不從事極限運動,不諳登山,卻經常在各種耽溺中途反覆自我詰問:這一向,我究竟是為了單純愉悅?抑或自我膨脹?或者兩者皆是?而後我開始有不好的預感,完了,這種逼我正視內在的作品,閉門咀嚼便是,我如何寫得出讀後?然而,作者書寫的初衷,並非為了戳醒讀者。  

 

「少年十五二十時,步行奪得胡馬騎,射殺山中白額虎,肯數鄴下黃鬚兒,一身轉戰三千里,一劍曾當百萬師... ...」。說是睪固酮過盛也好,說是年少輕狂也行,青春特愛於胸中敲擊叫囂,要求一段拚搏,幾回冒險,想當年喬小弟年少無知意興發,夥同好友賽門前往秘魯登山。

 

有些人說:不好好待在家裡作啥極限運動?然而,人各有所好,熱愛挑戰的人反有可能覺得:宅在家裡混吃等死豈非頭殼歹去?言而總之,山不來就他們,他們來就冰峰險嶺。 

 

 

banner.jpg

  

「我這輩子第一次知道什麼叫與世隔絕。 

此處有股奇妙的寧靜和安詳。 

我開始體驗到一種徹底的自由── 

在我想要的時間,以我想要的方式,做我想做的事情。」 

 

上山不易下山艱,攻頂成功歸途難,喬摔斷一條腿,賽門可沒丟包,吃重地、慢慢地、極其難搞地,企圖垂降喬這起超重物件下山。慘就慘在禍不單行,喬再度跌落冰縫,賽門幾經等待,只見闃黑深處,毫無動靜,他相信喬死定了,遂割斷繩索,獨自下山。有無想過萬一喬沒死,割繩之舉反而害死他?當然想過!如履薄冰是他們的旅程,天人交戰就是用在這時候。

 

已知作者活著回來寫書的前提下,讀者何需擔心喬的死活?反正喬就是活得下來,何必替他倆煩惱,閱讀中途曾感沉悶,幾欲隨著喬飆髒話。進入後三分之一,尾隨著喬墮入虛無,失去時間感及方向感,只知留著是死,不如匍匐前進,明知他日後活得挺好,透過文字旁觀他拚死接近營地,但覺涕淚不聽使喚。說是彈盡援絕都不及喬的慘烈,耷拉著行將作廢的斷腿,痛苦無以復加。喬沒有食物,沒有飲水,跌撞磕絆,連滾帶爬,沒有早一步,沒有晚一步,橫批命不該絕,恰恰趕在賽門拔營前夕,拖行回到營地。 

 

 

con_banner2.jpg

  

「我好像在攀登一個虛無的東西, 

我碰到什麼,什麼就碎掉。」 

〈賽門的敍述〉 

 

過程描繪十分坦率,作者並未試圖妝點歷程,不諱言默契之外,難免齟齬衝突,不盡以二人同心其利斷金來粉飾太平,斷腿章節尤其直白,他看得出夥伴的眼神不看好,他不無擔心賽門大可放棄自己,畢竟喬在那種情境下存活的可能性不高。但賽門即使心中吶喊完了完了,當時仍毅然決然將大麻煩垂降下山。問題是,摔一次半殘就算了,你再摔就死定了嘛! 

 

賽門回到營地的應對亦是品格關鍵,真相之說與不說,相當考驗人性。回到營地的賽門若撒謊,不提割繩等定然惹人非議的重點,或許會比較容易,反正死無對證,可他選擇誠實以告,也幸好他夠坦誠,否則在喬意外生還之後,不啻自個兒掌嘴。 

 

爾後登山界批評聲浪不斷,咸認為割繩斷義可恥,賽門甚至遭人毆打,在家人支持下,喬決定還原事件,剖析過程,故而寫作此書。或許受到喬的母親信仰影響,無信仰嘎眯驀地想起聖經的這段話,你們當中誰是沒罪的,就可以用石頭丟她。若易位而處,世人絕無可能割繩下山?嗯哼~ 

 

是非論斷的部分我不再多說,全憑各人自由心證,但我十分認同書中並未過多著墨,僅以實事求是角度提及的觀點:你得先照顧好自己,才有辦法照顧其他人。

 

此外,喬的瀕死求生經驗有些超現實,冥冥中彷彿有道聲音,神鬼莫測,如影隨形,鞭策他永不妥協。那是來自心海的聲音,或者形而上超自然?老媽祈禱有功有願就有力?如有神護或內在意志驅使?是虛是實、是存亡關頭的本能?激發我不少想法。是以個人閱讀此書的三大震動在於:幽微人性漸層灰、死生一線意志力、絕望谷底希望存。 

 

一念枯,一念榮,既然有人間地獄,就可能在絕境擁抱生機。思及「極限」二字時,我偶爾懷疑,會否一切沒有極限,而是自我設限。無論登山與否,我們都有可能徘徊於死生交關的模糊地帶,認命或盡力,喜悅及痛苦,繼續或放棄,命大和命蹇,希望與絕望,界線幾不可察,或者根本沒有界線。

 

  

 

 

圖片出處http://touchingthevoid.com/

 

 

 

 10483899_890684574315206_7725015246494553738_n

書名:冰峰暗隙 Touching The Void 

作者:喬‧辛普森 Joe Simpson 

譯者:李璐 

出版社:大家出版 

出版日期:2015128 

ISBN9789866179891

 

 

 

 

 

 


【內容介紹】
★電影《攀越冰峰》原著小說,與《聖母峰之死》並列的登山文學經典。
★蟬聯《紐約時報》暢銷榜14周,全球熱銷近兩百萬冊。
★博德曼登山文學獎、英國NCR圖書獎得主。

在碰觸到死亡的虛空時,抱緊生命!
當你感染作者的孤獨與恐懼,結局卻讓你更加相信光明。
這是一場割斷繩子與被割斷繩子的真實剖白,也是一本在死神的懷抱中提煉勇氣、恐懼、友誼的登山經典。人類的求生意志,遠遠超乎我們的日常經驗和想像!⋯⋯
1995
年,喬.辛普森與賽門.葉慈一同挑戰秘魯安德斯山脈中6344公尺高的秀拉格蘭德山。兩人雖成功登頂,喬卻在返途中意外跌斷一隻腿。賽門並未立刻放棄喬,而是接起兩條45公尺長的登山繩,以自身為支點,垂放喬下山。但隨著風雪漸強,喬又滑落冰縫,賽門無法得知喬的生死,幾經等待,只能做出割斷繩索的痛苦決定。
跌落谷底的喬大難不死,憑著過人意志強忍斷腿疼痛,在賽門即將拔營的前一夜走回營地。
兩人平安歸來後,賽門受到登山界的普遍責難,甚至遭人毆傷,喬為了替好友的決定辯護而寫下本書。本書既是災難下奇蹟般生還的英勇紀錄,也是兩人友情的見證。出版後雄踞《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14周,同名電影更獲得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及美國公共電視網評選為影史百大最佳紀錄片。

「登山運動的絕對經典之作……從心理層面乃至哲學層面記述了最罕見的絕境求生經歷。」——《週日泰晤士報》
「精彩絕倫,引人人勝、攝人心魄地記述了他們的恐怖歷險……完美的文筆,出色的講述。」——《週日快報》
「一部卓越的、感人的著作,以樸素又極具說服力的方式觸及了人生中的重大問題。」——《衛報》
【作者簡介】
喬.辛普森(Joe Simpson)
登山運動家,多本暢銷書的作者,以《冰峰暗隙》一書獲得NCR書獎與博德曼登山文學獎。
著有《寂靜風暴》《陰影降臨》《鬼魂遊戲》等書。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