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LargeImage.jpg

  

話說我最近施行不洗臉運動,不對,確切說法是不用洗面乳。 XD

 

朋友在某派醫師建議下已停用洗面乳逾半年,說是長年持久痘減少,伴隨她多年足以煎蛋的油光亦悄然隱退,如果她不具公眾說服力,那麼前不久外電報導某媒體工作者嘗試清水洗顏的自然神效,則是壓垮我搖擺天秤的最後一根稻草,懶得化妝算啥,踹開洗面乳才是懶的極致呀,然後呢? 

(摸臉、拍打臉、不餵食)咦,一個月下來,面子還在,沒爛掉。 www 

以上是我所能書寫關於自身體膚的極限了!

曾幾何時,我變得拙於書寫,文字充斥空洞瑣細、無謂符碼,細究原因, 

 

由於  我  這裡貌似   已進入第三期語言癌, 

看來  需要幾篇真文實字怯毒   的概念 

同時避用 XD www 等不知所云的符號, 

於是我翻開七年級作家徐禎苓的《腹帖》  這樣 

 

我離青春期太遠,已呈懶梳妝熟女的走鐘狀態,逐漸擺脫對外表的在意,關於身體的內裡表徵,僅分撥適度關照養生,至於懶女人這副臭皮囊,早讓我收歸在浪費光陰的冷宮,少著裙裝,不愛高跟鞋,只想將餘生用於偏好的事物,憑啥要我紆尊降貴為了悅己者容,偶爾心血來潮稍事打扮,全為了好玩自娛。穿耳洞?我穿過呀!一則當下開心,二則破除「穿耳洞,下輩子無法晉級男身」的迷信,我認定未來男性將益形憋曲,相信下一代女生再無油麻菜籽之虞,因此,無論下輩子是男是女,我都可以殺出性別歧視的重圍。(握拳熱血貌,結果下輩子是棵樹?)

 

囿於我這金戈野馬的畢生成見,單看「染髮、耳洞、乳事、痘,留、鞋子的秘密」等命題,已先入為主認定此作非我族類,嗯哼~未料,這不折不扣的女性書寫,帶領讀者由青春罣礙走進輕盈覺知,層層剝除髮膚皮相,直抵成住壞空的底蘊。 

 

【腹語】是累積太多沉甸甸的心事吧,使媽的小腹凸起… … 

【羊腸小徑】原來我們不曾真正知道一個人,就像清代醫生想像人體臟腑,我們都是以想像認知一個人。

  

 

目次的設計既像紀元,又如身高尺,預示這一篇篇散文的世代年輪與成長印記,過去邈不可追,歷經時光淘洗篩選,青澀盡褪,留下感悟的什麼,揭露一方澄澈明晰天地。

 

IMG_0608

  

 

我在過去幾年閱讀翻譯作品多過華文作品,再突兀的修辭句法都習慣了,回歸日常誌記常發現用詞遣字受到若干影響,再不是那麼運用自如。常私下自嘲這有點像是中國文字豈止上萬,近代命名深受熊崎姓名學影響,常用名字不脫那數千字,是以多所重複,變化無多。 

作者畢業於中文系所,用字練達,隨其作品回視身體、口腹、浮世記憶,漸而對其用字著迷,偶或讀到一、二字略微不解,竟有些遲疑沒自信,懷疑是我不諳異字替代(低頭反省 ing),同時希望若係誤植能於再版時修正,試舉二例: 

P 160:媽劈手一個巴掌從我後腦  襲來  →  

P 194:我始終來不及理解這些故事的意義,就獨自負 他鄉  →  

 

 

體膚臟器嗒然,飲膳滋味綿長,青木瓜、相思豆、洛神花、杏仁,藉記憶慢火烹調,煮字凝思為人生及社會百味,食材之外,光塵浮動。 

【膠原蛋白】看來,經濟回春也需要膠原蛋白。 

【黑料理】祖母說小時候,她的哥哥跟鄰居去糖廠偷甘蔗,啃到剩一小節,揣在口袋,帶回給她。她喜歡吸吮那甜的氣味,短短一節,可以吃上半天,也許是一種低調的奢華。 

【杏仁】當古街處處打著懷舊招牌吸引觀光客,我們的傳統變得俗濫。那招睞的姿態,反而把寶貴的文化拉向庸劣的經銷手段。

 

 

我們可能走過同樣的城市鄉間,窩在近似的菜市場、柑仔店,雖則年級不同,卻有相近的世代回憶及社會變遷,在不同的時空產生交集。展讀之初,偶爾感到些許斧鑿痕,太適合文青,而匪類嘎眯本非文青,爾後察覺這些文章隨作者轉進輕熟女階段,變得沉潛真樸,目光可以顯微,可以宏觀。

 

我或許知道花兒都到哪兒去了,花兒謝了,明年相似。日升月落有其規律,暫不至於打烊。只是不曉得那些離開的人事物,可是封存於時空膠囊等待重啟?作者的父親常指著某個角落,追憶這在過去原是什麼店,賣著什麼,裡頭有哪些人情物事,我家長輩也是如此,那些逝去的味道呢?那攤宇宙無敵的現炒魷魚羮呢?那位騎比雅久賣筒仔米糕的北北呢?一起比賽誰吃得多的人呢?

 

似乎,空間裡仍有不願拋下的依戀。

 

時光迅疾,攫取不及,只餘空落,大抵因為如此,我開始藉稚拙相片紀錄周遭的人事物更迭,至於那些畫面無法呈現的故事,或許只能藉文字輕喟,慶幸有散文作家筆耕不輟,留待讀者尋味。

 

 

 

 

書名:腹帖

作者:徐禎苓

出版社:九歌出版

出版日期:20155

ISBN978-957-444-990-3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