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立體書封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書衣立體書封  

 

記憶不可盡信,我不記得正確說法,依稀記得台語有句「戲棚上怎麼演,戲棚下就有這樣的人生」之類的俗語。依此類推,小說裡有的故事,小說外未必不會發生。理智上不可能任憑科幻作品拿捏,心情自有意志,時常浮想聯翩,很多未經證實的假說,誰說絕無可能?像是平行世界和多重宇宙的理論就很迷人。

 

在這個世界遭遇的種種磨難顛躓,或許在平行宇宙中其快樂無比,現世失落的人事物,在另個世界好端端地豈不快哉。然而,《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 》並非科幻小說。這是東野圭吾在1995年出版的作品,只要別介意些許破綻不難猜和公共電話已被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取代等代溝瑣細,21年後讀來幾乎沒什麼違和感。建議大家不妨直接離開去找小說一窺究竟,更能充份享受作者的精心舖設。

 

「你無論如何都想找到答案嗎?」

「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這個世界上,有些問題不解決比較好。」

 

摯友兩字很老套,不過,智彥和崇史正是多年摯友,雷都劈不開的兄弟情,卻因智彥女友分崩離析,崇史看著智彥和麻由子出雙入對,曾經休眠的暗戀情愫化為巨熖滔天,想為智彥高興,仍禁不住嫉妒啃噬,理該祝福他們,破壞性的內在喧囂卻騙不了自己。

 

一覺醒來,麻由子早已備好早餐,敦賀崇史癡望著同居女友,真覺得昨夜夢中栩栩如生的畫面太離譜,夢裡的麻由子居然是死黨智彥的女朋友,咦,說到智彥,智彥在哪裡?聽說智彥被拔擢到美國進行更具前瞻性的研究,怎麼他卻不記得情同手足的智彥曾經離開過?眼前的幸福並非想像,那麼,夢中友情與愛情的角力掙扎必定是假,總不會是假作真時真亦假,可是,他克制不了擾動不休的記憶纏絆,愈是思索,記憶愈是混混沌沌。

 

*以下兩段稍微破哏,除了一點點吐槽不無爆雷之虞,建議讀過小說再行反白*

是否可以用忘記來解決經歷了不愉快、悲傷和痛苦造成的心痛?每個人不是應該一輩子帶著這些傷痛活下去嗎?」這句話輕易引起我的迴響。很多時候,麻由子是三人之中較成熟的一位,兩個大男生的舉措在我看來實在很犯規。或許有了小孩之後想太多,愈來愈難諒解為愛不顧一切不顧家中父老操煩的地球人,而崇史將戀情充腦擺在多年友情之前,很自私,也很人性。儘管是麻吉,他那無可掩藏的優越感及情感傲慢多少是因為智彥的身體缺陷,「自己和當時大聲說著歧視語的男生有什麼兩樣──。」←崇史這番省思我再同意不過了,東野圭吾善於處理角色的心情隱晦和變化可見一斑。 

此外,我仍然介意幾個旁枝末節,像是須藤先生和麻由子歷經篠崎和智彥兩大衝擊,怎能坐視第三位去玩弄記憶模組,最後居然還說「麻由子提議篡改記憶」,已有兩個失敗例子躺在那邊還不夠痛心不夠可怕嗎,既然都知道修改記憶的風險不是百分百安全,再痛苦總比要死不活的好。再者,他們如何說服智彥父母在崇史逐漸拾起記憶後,要他們消失就乖乖地「配合消失」?若我是智彥家長,絕對和百迪科技告到底。

 

 

很多人有過模糊、粉飾或轉化記憶的經驗,比方經歷同一事件的幾個人,事後的記憶有所出入難以還原現場。再以回憶的點點滴滴為例,有些在過去談不上喜愛的事物,卻隨著時移事往變得美好引人懷念。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 》餘震勾惹我的科技恐慌和輕微驚悚感,甚至讓我的觀感矛盾交戰。能將記憶、青春愛情、科學研發、解謎推理等元素成功送作堆,催化無盡感慨和意見小魔鬼,非理性感性並重的理工男不可,不愧是東野圭吾,即使將他輸送到平行世界,預設重重關卡,料想東野圭吾作品終究會讓人供在推理大神桌面。

 

 

 

 

書名: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 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68

ISBN9789573332534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