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之顏  

 

想像愛麗絲掉進免子洞,才剛開始夢遊仙境就失去記憶,故事中沒有紅心皇后,卻有一堆人成天端著副撲克牌臉,他們不想要面癱,他們也想學習更多表情,還將表情一一編號,收錄作為教材。

 

在《玻璃之顏》作者 Frances Hardinge 的設定中,洞窟城是美饌珍饈的天堂,也像是繁複封閉的地下迷宮,鼴鼠還可以自己打打洞,洞窟城的居民連打洞都違法,只有瘋狂製圖師得以研究地理,沒有人可以離開洞窟城,尤其是美食界的工藝大師,必需確保獨門秘技不外傳,無論是主宰記憶的葡萄酒,誘人死忠的香水,迸發幻覺的乳酪… …都只能留在洞窟城,避免地表上的人們偷師和權力轉移。洞窟城民只要驚世絕藝,不需要地上的天光雲影,據說,地面上有太多傳染病,地上的日光會害死人,窩在地下城郭才是王道,地下共榮共和萬歲!

 

「最可怕的一種牢籠,就是不知道自己被關在籠子裡。」

 

要說洞窟城民有什麼技不如人(地表人)的地方,除了身高,大概就是面無表情了,他們空有彈性肌膚,卻像洋娃娃般表情膠著,因此,「臉匠」這種特殊行業應運而生,為大家精心研發更多巧妙適切的臉孔。問題是,沒錢的小老百姓只能學到寥寥可數的幾張臉,想要一臉苦悶或生氣都不被允許,惟獨有錢有勢的權貴階層才有辦法花錢學習更多精妙絕倫的神色,換句話說,面癱不屬於長生不老的都敏俊教授而屬於廣大的勞工階級,能自然地表現「神采飛揚」或「悲劇系列」是多麼有面子的貴人貴事啊~

 

264  

 

頂級乳酪大師葛蘭德曾經學會兩百張臉孔,可見不是什麼泛泛之輩,然而,離群索居多年讓乳酪大師懶得更換表情,慣用四十一號臉孔,直到他撈起一個險些溺斃在凝乳桶裡的小孩,嚇得哇哇叫,不,哇哇叫的不是小屁孩,而是向來面不改色的乳酪大師。他收留不知打哪來的小女孩妮弗洛,要求她戴上面具,不准離開地道,更不准她沒遮臉就現身見人,因此,妮弗洛認為自己要嘛奇醜無比,要嘛遭到毀容,七年的地底生活,從她五歲到昏頭的十二歲,只見過亦父亦師的乳酪大師,和送貨的男孩歐斯懷,地宮寂寥深深,她對外頭好奇的不得了。

 

直到美麗優雅的臉匠愛波夫人造訪,還留給她心弦為之一蕩的震撼表情,她多麼想要再見夫人一面,她多麼渴盼脫離單調的日常,從未見過世面的妮弗洛,輾轉離開賴以為生的乳酪天地,以天真莽撞的姿態「出社會」,洞窟城的其他人卻被妮弗洛那張臉嚇到不行,怎麼會有人不斷變臉?怎麼可以讓好奇、驚異、快樂、憤怒、困惑… …等表情無縫接軌?這麼頻繁的變幻表情,讓人完全看透她的心思,簡直是張玻璃臉。原來,她不醜,她只是表情太透明。她的表情自然,看在那擁有百號表情的貴人們眼裡好不自然。

 

12666103  

 

靠著這張切換自然、讓心緒一覽無遺的臉孔,妮弗洛被捲入宮廷的風雲詭譎,還來不及釐清身世真相,政治角力、陰謀狡詐、死亡疑雲率先找上她,她在意外迭起中跌跌撞撞,直率天真,不時犯傻,直到她見識洞窟城華麗麗的虛偽表相下如何運作,朱門酒肉臭,最底層的貧民不停勞動,苦力們只有卑微的個位數臉孔,連悲痛憤怒的表情都無從表露,痛心的妮弗洛無法掩飾表情心情,有人卻堅持她得回歸純真無擾的澄澈神態,大不了給一杯忘情酒。拼湊記憶碎片的妮弗洛,在亦敵亦友的迷霧中,試圖分辨成人假面的虛實,成長就從質疑開始。

 

「她怎麼笨得以為這些人不會悲痛、受凍、疲累或是生氣呢?他們不過是沒有表達這些情緒的臉孔而已。」

 

「我知道為什麼沒人教他們更多臉孔,這樣大家就可以假裝苦力不是真正的人。是不是這樣?」

 

洞窟城的權貴菁英可以活很久,總管大人已經活到了無生氣、靈魂灰撲撲的荒蕪年歲,為了提防暗殺,他甚至不敢睡,身心逐漸分化為左右兩邊輪番上場。統治階層尸位素餐,以忠誠為名,以權力為餌,操玩權力和欲望的遊戲,即使貌似年輕真誠,難掩內在的空洞腐朽。長命百歲讓這些豪門貴冑看什麼都成灰,世界無奇不有變成何奇之有,而妮弗洛卻不同,她的人生才要開始,世界清透鮮亮,友誼、信念、希望誠摯自然,她無法接受不公不義在洞窟城蜿蜒流竄,要是有人沒學到憤怒臉,乾脆教他們傳播革命相,不容真理盡成灰。

 

91nRxjIG4xL  

 

這故事有兩段最刺激我的腎上腺素,不是追趕躲逃爬,也不是怪盜或下水道,而是盲蛇的進擊,及結尾關乎真相的女人素描,比苦力受奴役更令我髮指。怎麼可以這麼壞?偏偏有些操控權力遊戲的人就是這麼卑劣惡質。在乳酪大師那種家長式的過度保護下,妮弗洛曾經好傻好天真,以至於當我看到歐斯懷諷刺她「哇,妳真不愧是千面女郎啊」、「你這麼胡鬧會讓我們兩個一起送命」時,忍不住附議,沒錯,這輕信輕狂又腦細胞輕淺的小笨孩早該有人給她打打臉了!不過,也只有這麼不知死活大無畏的妮弗洛,才會不計後果的橫衝直撞,而新世界總需要初生之犢的衝撞。話說回來,結局會不會太正向光明?我大概像是活太久的總管大人,愈來愈容易看衰大局。

 

我在一開始將妮弗洛看作愛麗絲跌進兔子洞,然而,她墮入洞窟城的源由非但不輕快,還令人憤慨難過。無論是刻劃城民生態或妮弗洛的歷險,《玻璃之顏》都比愛麗絲的異境奇遇來得深沉冷厲。藉小女孩妮弗洛透明的表情、童真的眼,洞悉謊言面具下的真情假意,映照人性、政治、階級、情感的層次和形狀,這不是童話,而是兼具成長覺醒和反烏托邦的奇幻故事。雖不確定自己怎麼來到洞窟城,雖然早已習慣捕蟲燈的昏昧,妮弗洛猶原記得地面上的陽光熾豔,星子璀璨,溪水潺潺,空氣會流動,幕天席地不需要算計。有種風向,叫作自由;有股勇氣,叫囂著要爭口氣。

 

 

 

書名:玻璃之顏 A Face Like Glass

作者:法蘭西絲哈汀吉 Frances Hardinge

譯者:趙永芬

出版社:青林

出版日期:20187

ISBN9789862744055

 

【延伸閱讀】試讀《謊言樹》,謊言蔓生,性平何處扎根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