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11342_1426312444051266_30887815287896690_o  

  

 

以「安樂窩」為名的一筆遺產能有什麼好棒棒的未來願景?就我的惡趣味看來,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安樂窩的反諷意味自不待言,曲折有戲的畫面已呼之欲出。 

 

 

「這安樂窩已經快把沃克逼瘋了。除了被幼兒化這個可能性以外,他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一群成年人能夠一本正經地使用那個詞彙,卻從沒去思考那名稱的隱含意味已經被扭曲了… …

  

 

普拉姆家的四個兄弟姊妹繼承一筆金額不大、規定很死的遺產,需等小妹滿40歲才能動用。普拉姆一世的初衷「只是安樂窩裡的幾顆小雞蛋,保守的投資」,他不僅漏算投資獲利的可能,對於子女的壽命也太有信心,萬一期滿前有哪位天不假年呢?剩下的人分得更愉快? 

 

隨著遺產增值,普拉姆成員難免有恃無恐,他們的字典裡沒有量力而為四個字,不管現況多麼糟糕,未來總有「安樂窩」提供救贖。直到母親提前動用這筆遺產幫車禍肇事的大哥里歐收拾爛攤子,粉碎大家的安樂窩夢想。氣急敗壞的弟妹們要求大哥給個交待,里歐雖不至於沒品的給了膠帶,卻在負責與落跑間徘徊。 

 

 

真要去想他的手足這件事對里歐來說實在很困難,每一個人對他來說棘手程度各有不同,所以他就不去想了。」

  

 

世事無常,也有變化,也有刻板,大環境洗牌看似進步,頑強不變的窠臼仍在。《安樂窩》以紐約為背景,藉普拉姆家的遺產跳票為經緯,除不盡人性弱點如野草瘋長,道不完家庭甜蜜與尖刻,既有不是的父母、不稱意的手足,也有扶不起的自我。讀者隨著時代變遷和季節更迭翻看這些人生段落起伏,戲謔嗆咳出荒謬悲喜與都會春秋,無論時代滄桑或個人習題皆饒富畫面。

 

 

除了大筆債務和四個孩子,我那英年早逝的壯年爸什麼都沒留,單親家庭的處境缺很大,獨不缺偏見與橫逆,即使我生性鴨霸卻得多所吞忍。身為老大,我受某些長輩讚譽為肯負責有擔當,可我私下不無受掣肘的情緒反撲,一旦暴走又覺不妥,恨不能抹除過去的失言和不當之舉。說穿了,我有時不想滿足其他人的期待,我偶爾會在自私自利的念頭卡關。

 

 

「這就是她最討厭的部分,每段關係中最讓她想要抽身的時候,就是別人的爛事或期待或需求蔓延到她自己小心規劃好的世界裡的時候。別人的人生對她來說真的是一大包袱。」

 

 

原以為自己幼稚破表,旁觀《安樂窩》的幾名幼稚鬼常令我忍俊不已,果然沒有最幼稚,只有更幼稚,掩卷竊笑,教我如何不自我感覺良好。此外,我還以為自己是挺兩光的家長,哪曉得比上不足,比法蘭西有餘,看完美樂蒂回顧 12 歲那年的生日宴,一邊為她心疼,一邊想重重敲醒書中的母親法蘭西。主角群身旁的史黛芬妮、沃克、華特等人作為對照組好不辛苦,人們究竟能為愛包容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多久?安樂窩的解構未嘗不是好事,這是成長必需付出的代價。 

 

 

有人說,獨生子的人生路分外寂寥,例如將來為父母送終是多麼淒涼云云。我曾主觀以為家庭與手足之情之於個人的意義不小,一回略帶傷感的提到獨生子女的寂寞,很隨俗也很入戲的刻劃隻身送終的淒風苦雨境況,話聲方落,我立馬遭某人打槍:哪會!你怎不想想有多少兄弟長大後就不是兄弟,一個人送終的好處是凡事免商量,沒有意見不合,沒有家產之爭,更不會上演八點檔戲碼,一個人送終多麼清心自在。(依此推論嘎眯該慶幸我家小兒未來有福了?咦 XD

  

 

凡事具備一體多面,親情、戀情、手足之情、任何關係的聯結,擁有或不擁有的好?人們有各自的觀感立場,看法見仁見智。然而,無論你傾向如何,降生時可沒提供父母或者手足的自由選單。  

 

 

作者的文字平實挾帶微辛,溫煦裡暗藏冷鋒,不時譏刺到位,令我幾度莞爾。無論自私或利他的情懷,同性及異性的戀情,合拍與走調的親情,控制和失控的場景,都可以拆解,可以重組,蘊含崩壞不失溫柔的養分。 

 

 

若能藉著咀嚼這樣的趣味,持續穩固地成長蛻變,或許能更快走出雁行失序的悲傷,再也不說什麼與君世世為兄弟的鬼話,就讓我看淡死生無常,化為黑色幽默的大無畏能量,又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可以漫不在意的說:手足之情是啥?可以吃嗎?

 

 

 

 

 

書名:安樂窩 The Nest 

作者: 辛西亞‧狄普莉絲‧史威尼 (Cynthia D'Aaprix Sweeney) 

譯者:翁雅如 

出版社:啟明出版 

出版日期:2016 11月2日

ISBN 9789869338318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