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18254_120300000379486798_91236051_n  

 

 

無意冒犯各大信仰,巴特,聽過飛天意麵神教嗎?正是飛麵教的調教,讓我一想到「邪教」或「信仰」等字眼,便難以維持向來表裡如一、認真嚴謹的態度。 

 

話說,美國俄勒岡州立大學物理學系畢業生 Bobby Henderson,為了諷刺堪薩斯州教育委會將智能設計論 (神創論傾向) 和進化論一同納入公立學校的課程,於2005年提出「飛天意麵神教」 (The Church of the Flying Spaghetti Monster) ,聲稱世界由會飛的意大利麵怪物創造,「麵神」即唯一真神,並主張飛麵神教應和智能設計論及進化論享用同等地位,何不一起納入課程? 

 

最令我噴茶的不是飛麵神教的福音書或莫西八誡,而是飛麵教的祈禱結語詞為:RAmen (以拉麵 RAmen 對應 Amen 阿門  XD )

  

《參考資料如下》  

→端傳媒:「飛天意麵神教」在荷蘭成為正式宗教 

→鳴人堂:飛天義大利麵怪物是邪教嗎? 

→蘋果:不要不相信!「飛天意麵神教」真有這個宗教

 

 

要是嫌管吃管喝的麵神談不上邪惡的話,且看中村文則筆下的X教團如何看待亦正亦邪的人間道,由信仰入門,帶領讀者脫離常軌,走進個人、家國、集體人類的謎中謎和困頓,無論你是否曾試圖摸索存在的真相與輪廓,都可以隨《教團X》直視惡之華與善之鋒芒,拆穿戰爭與和平的面具,思索個人和宇宙的本質,尋找生命迷宮的出口。「我至今的人生?那有什麼價值嗎?」既然說不出確切價值,闖盪邪教或許有助於釐清生存的意義。(誤)

 

 

愛就卡慘死的楢崎,面對現實人生只有退縮一招,卻鼓起勇氣走進傳聞中的邪教總舵,滿心想探查前女友的下落,可那眾星拱月的「教主」松尾不僅會演說也會生病住院,熱心會眾招呼他觀賞DVD聆聽「教主妙論」,害他浪費大半天仍然沒有前女友的消息。他才剛離開這怪怪的所在,旋即被另一派人馬拐帶加入X教團陣容,耽溺在軟玉溫香抱滿懷的樂園,他再也不想離開。說好的前女友呢?你會為了一剪梅放棄整座香雪海嗎? 

 

離俗忘我的時光飛逝,X教團那深不可測的教主澤渡派他潛入松尾的集會,完全不顧他不想離開的個人意願。截至目前為止,呆呆讀者還以為這只是一分為二,藉兩個派系作為善惡對照組,孰料一場足以動搖國本的計劃已悄然開展,是非黑白又豈是簡單明瞭無腦的二分法。 

 

 

無論有無信仰,無論是相信唯一真神、多神或者你好神,不少人質疑過,如果真有威能無比的神卻坐視世間生靈塗炭、戰火不絕、良善橫死、極惡橫行,古往今來的不公不義單以神的意旨高過人的意旨轉移焦點會不會太犯規?任由人間苦難無絕期的祂或祂們豈不是太失職?與其相信唱高調要求美善純正但「祂」自個兒作什麼狠事都可以自圓其說的神,選擇支持上天堂就有啤酒喝到飽不為過。

 

我無法控制十指自有意識地引用《教團X》的文字:

「怎麼說呢,這種並非十全十美的善,讓我覺得很自在。」

  

 

要是身邊的人非得栽進一種信仰不可,在莫名其妙不無邪教嫌疑的新興宗教,和流傳久遠經得起數千年地球人崇拜的數大古老宗教之間,或許我們還是寧可親友去信回教、佛教、基督教、天主教、印度教… …,也不樂見其另擁神秘兮兮古里怪氣的新宗教?

 

身為具有高度後顧之憂的家長,《教團X》的大量性愛描寫令我操煩,大量就算了,多看幾段便覺得都差不多也太了無新意(招式?),攸關暴力的書寫相對地合情入理但也有些兒童不宜,家裡有小孩的讀者記得藏好書收高高,萬萬不必刻意貼上十八禁標籤挑起不感興趣者的興致,咦,又跳痛了嗎?重點是個人喜歡下列兩句話:  

 

「可是,各位不覺得很可怕嗎?所有宗教的聖典,都只因為是在很久以前寫下來的才受到大家信奉,也因為在很久以前寫下來,所以不能更改。即便聖典真的是神寫的,也是在那位神觀察了當時的世界情勢後才寫成文字。儘管如此……」 

 

「只是因為古老,就可以當真嗎?」

  

 

 

FullSizeRender     

 

置身藍天白雲微風吹拂的曠野中,俗人我偶爾也會感到天地造化的神奇,這時難免由衷相信活著定有非凡意義,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是吧是吧,就算要我相信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奇異恩典也行,可現實總不忘賞賜幾件狗屁倒灶,一下子弄死你幾枚摯親,一下子將你的家庭背景從富裕打入赤貧,就算風和日麗走在陽光裡,只消飛過一隻快樂小鳥扔坨鳥屎幫你髮雕,你便能瞬間從好神奇好棒棒的好感恩心情掉進心情灰。

 

你試著追問生而為人的意義,有沒有可能,我們存在的意義,其實沒有意義?  

 

讀至結尾,澤渡+松尾二人之於我儼然致鬱系+療癒系的雙重效應好奇妙。什麼是神?有沒有鬼?如果舉頭三尺有神明,為何不約束人間的無惡不作?命運女神天天度假去嗎?萬一沒有神也沒有命運,萬一我們只是巨大謎團裡的混沌微粒,索性擺爛混吃等死有什麼不可以?書中穿插松尾的演說內容很耐人尋味,我以為老杯杯的演講內容一定很好睡,實則欲罷不能越讀越清醒,好似你我曾反覆質疑討論的內容加入新辯方,刺激更深層的思辨。個人尤其喜歡 P244 立花終於明白松尾先生的話,害我的鋼鐵心驀地感動好幾秒。 

 

 

自從看了《教團X》,由質子、中子、電子和夸克胡亂組織的版主老愛這麼玩。 

煩惱時戳戳腦袋瓜:喂~你這團原子結合體老是過動還真欠扁。 

生氣時自頭戳到腳:這整坨原子結合體就不能佷快樂很宇宙世界和平嗎! 

至於快樂的時候,呃,快樂就甭戳了唄,讓原子結合體繼續好傻好天真吧~ 

 

 

 

書名:教團 

作者:中村文則 

譯者:許金玉 

出版社:臺灣東販 

出版日期:2016 11 

ISBN9789864751723

 

嘎眯不搗蛋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