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現代人好像不管什麼疑難雜症都不怕?反正萬事有谷歌?只可惜有些心事不足為外人道,無論找偵信社或心理醫生都不管用,改天死了帶著沉重懸念飛不高上不了天堂,只好尋求人界的轉譯者一償宿願。

 

還記得小時候曾聽祖母提起她求神問卜獲得「資訊」顯示某世代不知名祖先心有遺憾,造成家族中特定人士近期不甚平安,為了避免我老是一言九「頂」遭大人白眼,嘎小眯偶爾也學會忍笑、忍住反駁,閃邊兒去,想像我們生存的空間和異世界交疊,空氣中充滿我所看不到的怪力亂神,畫面好霹靂(疑)。當時還小的我哪知道活的歲月久了,認識的死人多了, 人間的遺憾,連同冥界的遺念,累加起來確有可能繞地球無限圈。或許鬼魂真的需要翻譯也不一定,世人不妨考慮以隱形平板取代金紙也環保些。咳,以上純廢言,以下才是正文。XD

 

「陽世的千里,是幽世的一步。」

 

八尾家族世世代代都會誕生出兩種人,一為宮司烏目,一為水守骸目。烏目是想當然爾的全村首腦,黑沉雙瞳白天犀利,夜晚看不見。骸目恰好相反,白天畏光睜不開眼,夜越黑視力越威,擁有骸目的「水守」自幼離群索居,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萬一人死後尚有遺念未了,化為鬼魂徘徊水邊,這時,儼然頭目的「烏目」需命令「水守」以骸目看清楚鬼魂及其訴求,想辦法幫鬼解開心結,以免鬼魂化遺念為怨念之毒污染水源。想要稻穗飽滿,蕎麥有勁,光靠勤奮沒有用,烏目和水守的無敵組合才是鐵的保證!

 

就讀北海道帝國大學醫學院的八尾清次郎,從小生長在傳統舊俗至上的家族,凡八尾子弟擁有烏目就等於肩負使命,清次郎正是受不了這麼頑強不科學的陋習,才逃也似地跑去念醫學院,有朝一日,他定要證明所謂烏目和骸目不過是遺傳疾病,好在這一代烏目有堂兄當第一,輪不到他為難。孰料,擔任烏目的堂哥驟然辭世,族人趕鴨子上架般敦促清次郎成為信仰中心烏目,以便和骸目水守合作,問問這幾天徘徊池邊的新鮮鬼究竟想作啥?清次郎牙一咬,心一橫,矢言只此一次,下不為例。有趣的是清次郎即使再不樂意,仍願意破例,卻不會質疑鬼的存在和水守的異視力,可見傳統早已深植科學人的鐵齒心。

 

現任水守閃閃動人,美麗無雙,清次郎一見失魂,說是只此一次的臨時烏目,卻僅能靠著「有一便有二、有二就有三」為自己的失魂落魄收魂。清次郎逐漸發現水守遺世獨立的生活和那雙黑暗方能視物的眼睛,造成水守不諳人情事故和骸目即盲目的缺憾,既然都當了臨時烏目,不妨順道主持水守小學堂。此外,清次郎根本不像他自以為的那般決然,一考慮到全村的福祉,便無法自外於烏目職掌。每次疑難排解都需要反覆斟酌,推敲鬼的心事,必要時得進行調查訪談,甚至作出族長的不尋常決斷。

 

水守的提議確實過於無情。

但那也是因為他沒有機會學習人類的感情。」

 

鬼念始於人性,鬼願望出自人間有情,《水神一族》由五則短篇組成:「水面水鬼、黑羽黑珠、母子母情、青雲青山、幽世陽世」。這些鬼非但不可怕還引人同情,以舊時代氛圍包覆責任與義務,破舊和創新,情理和綺思,〈母子母情〉觸動嘎眯的家長魂,〈幽世陽世〉讀來意外又惋惜。五隻大小鬼有各自的鬼心事,或思兒、愛物、念故鄉、曾許諾而心願未了,比故事初始的邊緣人水守更加人性化,到最後反而是某人的戀情被邊緣化。故事藉北海道鄉野傳奇之名,書寫鬼的日常推理,是人鬼對話小清新,穿插友達以上戀情未滿的曖昧心緒,不忘禮敬神鬼天地。初讀愉快,末了感慨,本以為我可以輕鬆看完整本書,豈料在不知不覺中跟主角們搏感情,輕推理中埋藏著淡淡的傷感,淡感傷裡潛伏約定的微光。

 

 

 

書名:水神一族 ミツハの一族

作者:乾路加 乾ルカ

譯者:韓宛庭

出版社:天培

出版日期:2017/1/1

ISBN9789866385896

 

 

嘎眯不搗蛋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