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欺人太甚!這故事,像最瞭解你、語帶機鋒、一針見血的朋友,硬生生剝除你的小確幸防護罩,就是要人曝露在中年霧霾的紫爆危機,往覆反省,毒發心疼,讓你既佩服又難堪,於是你正視生活病灶,思索你向來逃避的問題,你不一定能作出改變,「改變,如此沉重的詞彙。」這絕非教人翻轉人生的雞湯或守則,作者敏銳地洞悉人心,精準地拋擲議題,你內在那個希望和失望的兩面孩子又過動了。 

 

「當這個戴了許久的面具不再合臉,開始滑落,你會害怕人們終於發現自己小心深藏的那份恐懼嗎?」

再漂亮的學經歷都可以低就,再難堪無禮的言語都可以藉著家和萬事興給它吞忍下去,再澎湃精采的靈感巧思都能被另一半譏嘲為炫燿的孔雀,她逐漸失去品味及分享的能力,鈍化所思所感才能偽裝愉快的堅強活下去,蘿拉是醫院裡的放射科技師,她能迅速辨識腫瘤良惡,卻不忍正視生活的千瘡百孔。她的心遺落在那些年的青春飛揚,人生如何重來,不知怎的一個選擇接著另個選擇,就死死地卡在退一步、忍一時、這樣也好的粉飾太平中,沒有說好的風平浪靜及海濶天空。偶爾一絲憂鬱掙扎逸出,旋又遭到因循的日常綁架封口。

「喜歡你的生活嗎?蘿拉。」

這個問題立刻讓我感到不自在。亞諾也看出來了。

「還過得去。」我聽見自己語調中的戒心。

「那為什麼在我提問時,你感覺退縮了一下?」

 

人生由無數選擇連綴而成,當抉擇擺在眼前,有些人半瓶水響叮噹卻很敢要,另些人可能像書中的蘿拉般極具天賦卻不敢要,在某個重大轉折後日趨保守,說得好聽是保守,講難聽是具備自毀傾向,沒有什麼重大的行差踏錯,卻背離應許之地,一路朝向還不錯但也好不到哪裡去的平庸境地,回不去。

「我只確認了中年人生的重點果然在於損害控制。」

不是她的錯的二三事都像她的錯,輪不到她對號入座的瑣細都能陷她於罪惡感,像極了我們認識的不少女人,睜眼所見的諸廢待舉,從老公的怒氣、孩子的怨氣、門外的天氣,都像她們的原罪似的。任由作大事的資材淪落灰姑娘的結界,但事實也就是這樣了,上回離開方圓五十哩是天寶年間的事?

「就是這種懊悔嗎?所謂中年生活就是以這種懊悔拉開序幕嗎?」

我身為候鳥夫妻的一員,雖需獨立承擔大部分的生活諸事從小孩教養到馬桶燈泡等,卻也倖免於天天相見可能引發的過分親近易生侮慢,小別見面的齟齬可在周間化於無形,且平時再忙都會想辦法擠出空檔沉澱下來,藉多種方式回歸我傻瓜的自在樂活,否則,大凡曾經有任何入錯行、嫁錯郎、娶錯娘、不合拍的思緒都會被《五天》翻攪出來,閱讀這本小說期間,風向星座好自由(牽拖)的因子不免鼓噪著想要落實休夫這事兒。只因,除了刻劃人們如何在中年現實泥沼裡載浮載沉,《五天》同時將婚姻兩造漸行漸遠的微妙變化寫得太透澈,太犀利,精準到令人坐立難安。「婚姻中一旦有人將輕蔑說出口,就再也回不了頭。」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蘿拉心冷,蘿拉不說。(抖)

 「生命沒有解答,只有混亂與掙扎。」

除了好友露西,沒有人可以和自己聊得痛快,五十年如一天也會過去,五天的翻轉人生也可能到來,她遇見另一個頻率相近的靈魂,他的孤單與痛苦一如自己,他們封鎖的才華、精闢的見解、蒙塵的珠璣,在交會後迸發覺醒,讀他千遍也不厭倦,假使過去這麼多年的自我綑縛是種沉緩的死亡,遇見李察恍若新生,他們可否拒絕再被家庭與親情綁架,重新為自己活?

如此甜蜜酸楚又難得的契合,她不想簡而冠之以外遇這麼粗暴的字眼,同時又自嘲:「噢,老天,聽聽你說的話,你根本是包法利夫人。」(並不是,但我讀了很娛樂)想不到接下來最棘手的問題不是如何向過去道別,而是老天給顆糖、又巴頭。我為蘿拉點播兩首歌:梁靜茹的《勇氣》,愛真的需要勇氣... ...,外加劉若英的《一次幸福的機會》,最後附贈莫札特的《安魂曲》作為安可曲目,慢跑時邊跑邊聽還不錯,爾後我們會明白何謂置之死地而後生。

 

【底下分隔線裡的段落稍嫌破哏,不喜慎入】 


 

其實 《五天》最吸引我的部分是前半的痛苦剖析,和末段的浴火重生,反倒蘿拉戀情火熱那兩天令我大翻白眼,妳變笨了,蘿拉,這跟男人精蟲衝腦有啥兩樣?我傲慢地這麼覺得,不要以為一個男人可以從文學跟妳聊到歷史藝術就是 Mr. Right,不要因為天雷勾動地火的性愛就蓋上幸福鋼印,雖然兩位的談話流暢,間接激發讀者迸射思想的火花,但我還蠻高興這男人到頭來還挺懦弱的呢,光看李察如何處理年輕時那段摯愛,再看走下地鐵前拋來飛吻後的那句「接著,他露出一個悲傷的微笑」,即使腦弱讀者嘎眯也明白這男人孬定了,太棒了!要不然女主角怎麼會有最後那段重新定義自己人生的機會? 

「那你為什麼這麼冷還坐在這裡?」  

「這麼多年來,我始終都在問我自己。」

↑ 蘿拉和女兒莎莉這段對話,害我險些淚奔,快給蘿拉一個大擁抱。坦白說要是作者真讓這對有情人終成眷屬的話,我可能會忿而丟書,感恩作者英明。當然這或許也是我個人的精神潔癖,管你生活如何痛苦,若真在婚姻存在時亂搞還拋下髮妻和精神狀況不佳的兒子會遭我用力唾棄,況且李察的精神氣魄實在很弱,雖說蘿拉也過於纖細多感,光一個丹恩就讓她猶如槁木死灰,要是嫁入需要婆媳過招八千回的傳統東方家庭看她怎麼活,總之,等蘿拉離婚後才出現的對象才能過得了我這關,要不然我拒絕承認他是蘿拉真愛,話說回來我又不住海邊也不是她家長。

 


 

 

「普世性的問題永遠都有普世性,無論故事舞台的規模多麼小。」

直指熟男熟女心靈的男性作者原本就不多,再能道盡親情的勒索百態就更少,書介說這本書是另一種結局的《麥迪遜之橋》,坦白說若只是刻劃五天短命外遇,那麼恕我興趣缺缺,令人驚喜的買一送百──找蘿拉故事送更多苦澀的靈魂才是驚喜福袋。嚴酷又BT的老爸,受老爸親情緒架的順民兒子,衝撞不安的崩潰天才,堅靭拒絕示弱的母親,撇過頭去自外於問題的母親,失子失婚的慧黠女性,族繁不及備載,有聰明軟弱,有駑鈍卑劣,也有洗練及智慧,此外,看書中人說說書很是愉快。

「直到入土那一刻,你都覺得自己是年輕的。」

可能因為嘎眯本身是個不夠聰明的凡夫俗女,超愛那些聰慧靈敏機智的主角,看到他們也會輾轉沉淪於生活的侷限和自我設限,莫名有種異常的快慰,畢竟,以他們的頭腦不也都這樣了嘛,我再碌碌無能也是應該的,咳,這什麼爛心態。作者行文時而優雅感傷,時而風趣可心,我利用三個晚上,看盡這些人的顛躓、蘿拉的三溫暖五天、(或許)值得期待的無數明天,「我跟傻子一樣信仰希望,只是同時清楚,希望總會伴隨失望。」敬希望不死,頭腦夠清楚就好,Cheers~ 

 

 

書名:五天 

作者:道格拉斯‧甘迺迪 Douglas Kennedy 

譯者:葉佳怡 

出版社:寶瓶 

出版日期:2017/1/5 

ISBN9789864060757

 

嘎眯不搗蛋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