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66668_10155477440810090_8052653790971461093_n  

 

她失去了一切,卻發現「一切」都不是她的人生。

◎◎瑞典暢銷名家卡洛琳.艾瑞克森震撼文壇代表作◎◎

我彷彿從一場昏睡中醒來,完全喪失了時間意識,
夕陽已沉到樹冠之下,血紅的晚霞灑滿天際……
我的丈夫和女兒在哪裡?


30283709  

 

 


 

湖光山色,午後晴好,葛麗泰一家三口出遊,划船到湖心小島,女兒絲蜜拉蹬上爸爸,迫不及待地想要展開探險,老公亞力士伸手邀葛麗泰上岸,她柔情望著他們卻拒絕同行,賴在小艇上也很愜意不是?時間過了很久,早該回船的父女倆不見蹤影,她這才著急上岸找人,任她踏破鐵鞋、叫破喉嚨,心愛的老公和女兒硬是從湖心島上蒸發,天色漸黑,四周如魅森然,她勉強回到度假小屋,徒勞地望著女兒的芭比娃娃和待清理的餐盤發悚,救郎噢,這位太太連手機都找不到,誰來教她如何找人!

 

她常嚇到,諸多不確定因素似魔似幻似真,她常分心,思緒不時飄回童年,那時候,爸爸媽媽都吵什麼來著?噢不,她應該補眠補充營養,繼續想方設法尋找亞力士和絲蜜拉,可惜該找到的人找不到,不該找到的問題青少年倒是要多少有多少,等我們心神煥散的女主角終於想到求助警方,警察卻說這附近沒有她說的島,世上也不可能存在葛麗泰小姐的老公和女兒?如果警方所言屬實,故事前三分之一的葛麗泰莫非裝孝維?

 

別鬧了葛麗泰,真有老公小孩失蹤?還是妳家的心智解離失蹤? 

「我到底是有什麼問題?難道我正在失去區分夢境與實境的能力?」 

「如果我假裝一切正常,或許最後就真的什麼都不會改變。」

 

主角自承她慣於遊走於虛實之間,如果謊言能讓一切好過些,和謊言同夥有何不可。這位不斷拉低嘎眯信心的主角,會不會像放羊的孩子般不值得信任?亞力士提過的傳說、被肢解的動物殘骸、毫無生氣的雙腳畫面、青少年的狠厲威嚇、童年的陰影不散… …閱讀之初,不確定這是心理驚悚之作,抑或奇幻超現實作品。我一度對葛麗泰散亂的敍事和失序的神魂失去耐性。

沒多久,失蹤事件褪色,性、謊言、暴力、背叛、虐待和權力宰制浮出枱面,一切不再是單純的失蹤,讀來有些焦躁,有些不安,有更多假設和猜疑,既不能排除主角嫌疑,也不確定受害和加害的分際。然而,繼續讀下去,焦躁漸遠,緊張陡升,一切的新舊瘡疤和真假虛實,都是為了去膿療傷;所有的撲朔迷離和懸疑,只為指向悲憫、渴慕救贖。

 

在父權陰影下,習慣依附男性的女人常搞錯,以為先有小三,才有渣男。殊不知爛男人牽到天堂還是爛,沒這個小三,也會有那個小四、小七,生活難免渣事,生命旅途務必迴避渣男,要是不幸狹道相逢,就〝依法行事為前提〞的盡力除垢掉渣吧!我喜歡主角母親的一絲清明:「這些女人,跟這件事情其實都沒有關係。是他,選擇背棄我們共同的生活,是他毀了我們的人生。」

 

有些人需要粉飾太平才過得下去,偏我受不了駝鳥心熊,對自欺欺人的招式倍感厭煩,寧可不討喜或傷痕累累也想捅破層層虛偽及莫名其妙的白色謊言,因此,《失蹤》裡的主角葛麗泰老早踩到我的地雷,一個無法正視現實的女人,即使再可憐都讓我覺得難脫可惡之處。然而,當來自童年的遙遠過去、不久前的過去以至於現階段的所有真相一一揭露,葛麗泰的遭遇終究召喚出我的幾分柔軟心,早先對主角的猜忌和不愉快隨著紙頁一一翻飛遠遁,最後只留唏噓和調整心律所必要的深呼吸。這樣吧,姊姊妹妹站起來,讓我們遇魔殺魔,該斷則斷,女人當自強。(抱)

 

書名:失蹤 The Missing

作者:卡洛琳‧艾瑞克森 Caroline Eriksson

譯者:郭騰堅

出版社:奇幻基地 

出版日期:2017/09

ISBN9789869500760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