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出來混不只要還,臉要厚,心要黑,有人說,你若不懂厚黑學,就別跟人混仲介、直銷、SALES… …或保險業。

因此,儘管總有江湖傳言某某某業績一流賺無數桶金如何如何,我頂多閒聊時滿足一下好奇心,痛快舉雙手承認自己業務外行,省得去肖想天邊雲一朵。但我就像一般人對「業務嘴」設下心防,不易被說動,偶爾幾次和仲介打交道時,表面上不動如山,心下不免佩服他們能忍人之所不能忍、容人之所不能容、腹黑人之所不能腹黑。

 

松尾在校一條龍,出社會一條蟲,當同學們在各行各業繳出漂亮的成績單時,他似乎是絕無僅有的名校魯蛇,畢業後待在房仲公司混了半天混不出名堂,只能混個臉熟,沒有業績,一切免談。房仲業流動率高,多的是辭職不幹的新鮮人,松尾遲遲賣不出房子,主管屢次明示他趁早走人,甚至呼巴掌、踹椅、踹人,極盡欺侮之能事,松尾抵死不肯辭職,或許他希望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或許他想證明點什麼再離開,認識真智子之後,他的疲憊彷彿一一剝落,然而,轉調後看不到轉機,現實的無情,人際的折辱,他到底意難平,讀者嘎眯都想幫他翻桌走人了他還不走! >”<

 

身為一個智商情商皆其低無比的成年幼稚鬼,我直到現在都不確定人生方向,更別提畢業前夕有多徬徨,除了學生時代以微微叛逆姿態粉飾平庸之外,投入職場若再白目天兵的堅持那點自我和所謂初衷,後果就是一連串社會化不完全的跌跌撞撞,我剛成為社會新鮮人那兩年,雖沒有台語說的「一年換24個頭家」,好歹也曾在一年間換了10 up的工作(當年某損友說這也是才情),以至於看到《狹小宅邸》前半的房仲菜鳥松尾混不出名堂硬要ㄍ一ㄥ下去時,恨不得代他慧劍斬妖魔。

 

我們清醒時的黃金時間幾乎都用在工作上,誰敢進一步思索關乎工作的存在本質和生命奧義?或是得過且過,在吃喝玩樂小確幸間輾轉流徙,再不去碰觸什麼哲思省思等想多了頭殼生疼的問題?或是將過去的理想化為現在的空想,層層掩埋在時光骨灰下,以知足常樂、隨遇而安之名?

 

《狹小宅邸》這本輕薄短小的作品帶給我的衝擊並非房仲業界的形色扭曲,也不是那些大凡出社會幾年已心知肚明的江湖一點訣和無盡黑,而是翻攪出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的徒勞、庸碌及陳年感傷。平時麻木不去想的自我詰問總在不經意處出現,叩問工作的意義,追索存在的奧義,拆穿自尊和自輕交集的西洋鏡,骨子裡烙印著難堪。 

 

尤瑟納爾說過一句我一直覺得無比刻薄又無比精準的話:『世上最骯髒的,莫過於自尊心。』 

此刻我突然意識到,即便骯髒,餘下的一生,我也需要這自尊心的如影相隨。」──《失戀33天》 

 

書中有幾個場景令我印象格外深刻,一是和老同學會面突顯內心糾結和矛盾,一是他回居處收拾生活用品。到頭來,他的必需品不過一個中型波士頓包,大學時代珍視的寶貝再也插不進高壓力的職生,如今甚至可以輕易說出「不要」兩字,當自我消磨殆盡,興趣嗜好都變得蒼白,他能順利從我思故我在轉進我賣屋故我在嗎?

 

最大的巴掌,絕非前主管的實體巴掌,而是來自豐川課長看似輕飄飄的一席話:「自我意識強,只會想不會做、理想或藉口一大堆,然而卻小看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眼前的現實。表面看一副很懂的表情,但心裡卻看不起房屋仲介,覺得這行業就是拜金主義啊什麼的… …我問你,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特別?」在校表現亮眼的那些年,我們曾被周遭師長過譽盛讚,拎不清自己不過是滄海中不起眼的水滴,自以為特別,自以為天生我材必有用,誰讓你戳破呢?放不下身段又怎樣~遲早學會與平凡和解共生。

 

所幸松尾越過最初那道坎,好似也有春天,那會是另一段迷航,抑或全新的人生風景,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小心,靈魂兜兜轉轉,跟不上。(菸)

 

 

書名:狹小宅邸

作者:新庄耕

譯者:陳嫻若

出版社:天培 

出版日期:2017101

ISBN9789866385988

 

 

【隨機延伸】 

下班後的黃金8小時

當下已非當年

年輕人憑什麼贏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