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7333336   

 

濃烈的愛,可能是礙,可能有害,也可能扭曲變態。

踏實的愛,可以勇敢,可以溫柔,或可望撥亂返正。 

三歲女童蘇菲亞失蹤,這是她第二次失蹤,第一次只是虛驚一場,第二次卻是無盡的噩夢。自外界的八卦眼光看來,女兒失蹤後,家長接受採訪時的微表情完全不對勁,這對父母的第一個孩子猝死,第二個孩子莫名其妙從自家臥室消失,他們儼然貌合神離,他們經手的孩子都有事,內行人都曉得虎毒不食子是個笑話,小心惡魔就是你爸媽!

輿論可以殺人,真不知失蹤孩童的父母需忍受幾度凌遲。

 

有些故事讓人跟著偵探找兇手,《是誰帶走她? 》卻讓讀者旁觀外人如何滲透吉兒、大衛、蘇菲亞一家三口的日常。你神經緊繃卻無法向這對夫妻示警,你恨不能拜託警方別浪費時間懷疑孩子的母親吉兒,你不必猜測綁匪大名,但是,你不確定這是否外遇引發致命的吸引力,綁架行動是出自愛或報復或兩者皆是?你原本以為綁匪不會傷害蘇菲亞,可怕的是,隨著歹徒愈形瘋狂,你再也不確定以愛為名的禁臠能保障孩子安全無虞。

 

不少家長被小孩氣到抓狂時會忍不住撂狠話,我自己曾不只一次怒道「氣身辱命、丟包算了」!試想,這些不經意脫口的氣話若被當真,或遭有心人作為呈堂證供,拿你5%的情緒性言詞,攻擊你自以為不辨自明、百分百的愛,再想像孩子走丟,警方不全力搜索,反倒集中炮火偵訊家長,你明知失蹤孩童的父母總難脫嫌疑,不管多麼摧心扯肺,你只能配合,難以左右辦案方向,所幸夫妻二人尚能相互取暖,就算全世界不瞭解你,至少另一半應該懂,哪想得到,找不到孩子已令人魂飛魄散,員警接著質詢你的另一半如何解釋外遇。

 

是誰帶走她?若是渴望擁有小孩的人,應該會愛她並善待她?

假若是小三的報復,所謂的小三是誰?只有一個,或是無數個?

萬一是窮兇惡極的歹徒… …不,你想都不敢想,拒絕這種可能性。

 

對精心策劃整起失蹤的人來說,帶走蘇菲亞是天經地義。如果不是萬惡的律師始亂終棄害了女兒,她怎會痛失悉心養大的優秀愛女,就她的偏執立場來看,她帶走外孫女合理,她的嫁禍合理,擋路者死同樣合理,連自己人都視為障礙照砍不誤黃金事物難久留,這起罪行的出發點,實是想要回溯最美好的時光、最心折的親子之愛,這是個令人膽寒又為之嘆息的罪犯,為了得償所願,已經走得太遠,作得過頭,普世的規範之於兇手,早隨著心中摯愛消亡,如今能作的不過是移情和補償。針對認定的「仇人」宣洩怨念尚覺不足,禍及無辜只能說是順便順手順道剛好而已,喪心病狂從來不需要太多理由。

 

沒有完美的人事物和婚姻,大衛和吉兒的婚姻路或許千瘡百孔,書中那對人人稱羨的「完美」夫妻亦堪玩味。閱讀小說時,我可以代入對女兒的撒潑束手無策的吉兒,卻很難嵌入名流夫婦的閃亮框架,總覺得完美才有鬼。因此,身為讀者比小說中的苦命角色多了洞燭先機的福利。

 

《是誰帶走她? 》藉三歲女童的失蹤,描繪為人父母最膽顫心驚的痛失,在驚懼懸疑的主線張力中,糅合權利和控制、謊言與背叛、兩性的纏絆、親子的衝撞與美好。一邊撒下推理釣餌勾著讀者不放,一邊刻劃愛的多重面向引人唏噓,有的愛指向萬劫不復,有的愛奠基於虛榮,有的愛不過是愛自己,卻也有些愛試圖化不可能為可能,或許是一切的救贖。

 

不要相信律師,不要輕信作者的故佈疑陣,別隨便放老公這頭牛外出吃草,更別輕易委託清潔工或家事服務中心,自已的環境自己飆汗打掃是福。(默默點頭)

   

  

書名:是誰帶走她?  Only Ever You

作者:蕾貝卡‧德雷克 Rebecca Drake

譯者:劉泗翰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7102

ISBN978957333336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