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幸運的女孩  

 

他們說世界上沒有完美,他們說幸運都是虛假,但她從眾所欽羨的眼光中明白,自己離完美境界不過是一步之遙。歐妮時尚又風趣,犀利且富魅力,不僅在女性雜誌的前程看好,還有個穩坐人生勝利組的俊帥未婚夫,路克的姓氏代表著鐘鳴鼎食,只要趕在三十拉警報之前搞定夢幻婚禮,歐妮將徹底擺脫出身一般般和過去的陰魂不散,有路克的家族餘蔭和自己的智美雙全,所謂完美又算老幾,她大可將完美踩在腳下,翻手作雲,覆手拿捏金字塔頂端的風光。

 

歐妮決定接受紀錄片採訪,一邊籌劃華麗麗的婚禮,一邊揭開血淋淋的瘡疤,隨著婚期倒數計時,她的惶惑不安和蠢蠢欲動的焦躁也達到臨界點,未婚夫不懂她幹嘛在婚禮前夕蹚進紀錄片的泥沼,就連自己都不明白那該死的智慧與勇氣在哪裡,家人不贊同她叩問過去的陰影,沒人看好她這場重啟事變的豪賭,就連她自己都不甚確定此舉的下一站在哪裡?不是無風無雨,就是腥風血雨;不是療癒,就是下地獄?

 

「我有一種想法,如果我叫歐妮‧哈里遜,就沒有人能夠傷害我。

蒂芬妮‧法納利是那種會被壓垮的女孩,說不定歐妮‧哈里遜就不會。」

 

《最幸運的女孩》採雙線並行,來回書寫歐妮的現在和過去追憶,彷佛昭示著光鮮亮麗的外表下,佈滿坑坑巴巴的過往。那些年,她還不懂名流殿堂的奧義,不曉得浮誇LOGO對低調奢華的抵觸,當時她還叫作蒂芬妮,不叫歐妮。轉學到布萊德利高中之後,蒂芬妮並不像媽媽說的可以「用鼻孔看人」,反倒為了爭取認同,付出慘烈無比的代價。高中時痛苦難堪的記憶如影隨形,那場校園慘變的遺毒迄今未清,一如英文書名 Luckiest Girl Alive 的昭示與反諷,活著既屬幸事,也是她的原罪,或許有人認為她是最幸運的倖存者,但她拒絕以「放下」之名繼續當隻縮頭烏龜。

 

「往前看不代表不能談起這件事。或者不再受傷。」

 

說真的,看到主角從女孩到女人一路跌跌撞撞的過程,我有時佩服,有時喝倒采。她可以很聰明,也可以很愚蠢;有堅持的原則,有潰堤的道德;既是悲劇英雄,偶爾也擺脫不了荒謬劇丑角的蹩足。

 

從她媽媽開著BMW,一步步向著幹線區靠攏,看在沒有BMW的小老百姓眼裡已有點心塞,到她以躋身上流階層為標的,以塞進名模尺碼和偽低調實高調作為日常,價值觀的天秤是否傾斜或許見仁見智,只不過,我老想在閱讀中途伺機跳出去給個建議,幹嘛討好HO和毛腿族這些人?犯得著去招惹安德魯嗎?非得既做作又直衝搞得自己很扭曲嗎?為之心疼,也為之翻白眼,這才赫然明白自己在這部小說不斷推升的壓力中毫無抵抗的又入戲了。。。

 

回頭想想青春期所作過的蠢事無邊吧~要是犯蠢加上壞運道,摻點虛榮心和同儕壓力,這倒楣的女孩就變得稍可理解,哪怕她真的無功有過好了,侵犯就是侵犯,暴力就是暴力,沒作過的事就是沒作過,受過傷就是受過傷,沒有任何人,包括摯親,有資格以「妳也有不對的地方」,來模糊虛化她所應得的還原真相。比起參與紀錄片,我更欣賞她正視人生重大抉擇的遲疑之後,不再迴避,不再隨波逐流。

 

以霸凌、認同徬徨、校園暴力為議題的作品不少,這部作品除了刻劃青少年成長尺,不忘兼顧女性成長痛,且看最幸運的倖存者,如何在職場風雲殺出一片天,在兩性角力中破解依存窠臼,拿掉她一向在意的虛華框架,我們慢慢看到她剝除矯飾造作,露出柔軟卻堅韌的自我,蛻變真的需要勇氣。

 

「不管他們怎麼說妳,最重要的是,在妳心中,妳很清楚真正的自己。」

「妳必須給自己一些正面評價,妳只是努力想生存而已。」

某人的話的確激勵,有點懂歐妮為何會向他取暖了。 XDD

 

 

 

書名:最幸運的女孩 Luckiest Girl Alive

作者:潔西卡‧諾爾 Jessica Knoll

譯者:JC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171215

ISBN9789571078298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