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p/php5b34ZG   

  

我的家庭真可愛,整潔美滿又安康… …這樣境界的歌詞不知從何而來,

真理子的家若硬扯是可愛也成吧,妹妹挺可愛,媽媽沉迷宗教,爸爸信仰酒精,

醉後的爸爸醜態連連,惹禍不迭,所幸沒死人,這點也還算可愛。 QAQ

 

需要清理善後的爸爸、差點溺死在浴缸的爸爸、酒後駕駛的爸爸,

酗酒沒個人形、像個怪物的爸爸,集滿一千次醉後變形記也變不回正常的爸爸,

路邊的醉漢不用理,自家的爸爸喝醉了又髒又臭又發瘋又不能扔出去。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我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是真理子與醉茫茫的怪物纏鬥逾三十年的故事,

短短不到150頁的漫畫,輕淺勾勒的畫面,淡化不了濃重複雜的心緒及痛苦掙扎。

也憤怒也傷心,既怨怪又自責,想離家又拋不下,

無盡的冷暴力與熱衝撞,沒完沒了的惡性循環,

你懷疑死亡並非終點,痛心沒有解藥,親情不是救贖,

時而欺哄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人要知足,而心底不服。

 

好比在我備感心累的時候,偶爾會這樣來模糊麻痺心情:

至少沒有殺人放火的家人,至少沒有賭搏或吸毒的家人,

至少沒有社會版上的人倫悲劇,至少還有好手好腳,沒有頭殼歹去。

 

投胎是個技術活,如果真有來世,下輩子當個孤兒可有比較好?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誰想要一個總是喝醉酒的爸爸?

吊詭的是,在可以選擇的時候,真理子找了一個比爸爸更其糟心的對象。

恍似在與怪物為伍的成長歷程中,內心滋養了扭曲小怪,慢慢地腐蝕自信,

輾轉將信心全用於相信自己不配擁有幸福,不值得更好的人生。

 

好想要改變啊,無論如何怒吼痛罵都改變不了酗酒的爸爸,

要如何改變自己,讓明天的明天比昨天少一點淚水… …

 

親情難以割捨,在愛與痛的邊緣迴旋,說的就是充滿成長痛的你你你沒錯。

言情小說有種「相愛相殺」的套路,我私以為親情裡的相愛相殺不遑多讓,

愛情的痛苦糾纏尚且有解脫的可能,血緣關係卻是終其一生都無法斬斷的覊絆。

你奢望隱形的翅膀,現實卻饗以隱形的撕裂傷。

 

一個屋簷下,妹妹看起來很樂觀,

同一個天空下,比自己不幸的人那麼多,

或許是自己不夠知足,又或者是自己錯的更多?

 

你可以免於負擔的討厭外人,討厭親人卻讓你陷入自我質疑,自厭自棄,

家人不好,自己大概也不是個好的,或許自己其實很壞,

否則怎麼解釋那不時噴薄而出的怨忿及惡意。

你恨不能拋開一切,你無法不負責任,你無法不管不顧,

情感勒索不只來自外在,更來自於你內在的角力。

 

走過荊棘,除了留下傷痕累累,四顧茫然,

曾經拿來自我安慰的「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根本經不起細究。

就算你始終擺脫不了自輕自厭自我懷疑,

換個角度想,那還不是因為你確實不錯。

良知尚存,是以懂得自省;關愛家人,因此為他們感到難過;

沒有冷漠無情,所以有情心苦;太過在乎,才會氣哭。

吃得苦中苦,也沒去跟眾多地球人搶佔人上人的席位。

 

缺少家庭溫情脈脈的澆灌的人們,你的自尊與自卑等足發展,

得花費較常人數倍心血才有辦法試著學習愛自己,

即使習慣於看衰看壞,也可以養成一點看好的新習慣,

曾經,你無從選擇父母,但,你可以選擇未來怎麼過,

就像《我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裡分外打動人的一句話:

  「我想自己選擇,要遺傳下去的東西——

 

 

書名:我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

作者:菊池真理子

譯者:SCALY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20/03/

ISBN9789571088075

 

改編電影日本3月上映,預告片: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