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p/phpI2ymHg  

 

故事嗑多了,我們期待神探出手例無虛發,刑偵推理佐鑑識科學遲早還原真相,熱血毅力不會淪為徒勞,蛛絲馬跡終能浮現,法醫手下的屍體會說話,即使遍尋不著屍體,小說總會在沉冤多年之後,饗讀者幾分釋懷。可惜現實人生的破案率不比虛構,當凶手任意棄屍荒野,沒有屍體證明當事人身死而非失蹤,沒有屍體便難以釐清犯罪事實,沒有屍體更讓檢察官萬萬不能,難道,沒有屍體就沒有正義?我們不願這麼想,但現實就這麼淒涼。

 

從一九七0年代開始,美國每年的凶殺案件超過一萬五千件,其中只有百分之六十六的案件是警方偵破並抓到凶手的。與此同時,每年有好幾千人「失蹤」——絕大多數都被謀殺了。也就是說,每年有好幾千名凶手逍遙法外。再加上,同一個人不能因為同一項罪行被審判兩次,就算種種跡象指向某某嫌犯,若在找不到屍體的情況下冒然提起訴訟,一旦敗訴,未來無法再次起訴,即使審判後找到屍體或凶手承認都沒用,這時就超想要「俠以武犯禁」將凶手滅了對不對!

 

奈何我們長於法治社會,不能以暴治暴,不如埋豬去。一群術業有專攻的科學家,志願成立國際死亡調查組織,集地球物理學家、人類學家、犯罪學家、植物學家、昆蟲學家、考古學家、警察… …於一堂,願意化身為工具,協助尋找屍體,無償貢獻時間與專才。他們透過掩埋豬隻,模擬埋屍現場,第一批埋豬計畫中的豬隊友還被食腐動物吃光光,正所謂豬屍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

 

當證據短缺,屍骨無存,執法人員徒呼負負,被害者親友日益絕望,這時,哪怕是靈媒說法都像一絲希望,而「埋豬人」這群精銳科學家的專業組成,在最初的最初,對警方來說,不過是打著科技旗幟,恍似比靈媒或巫醫可靠一點點點而已。

 

這群被FBI稱為「埋豬人」的專家們,在嚴苛的條件下戮力不懈逾三十年,開頭很艱難,過程不乏挑戰和茫然。迷蹤十八年的蜜雪兒.華勒斯,沉屍河底的克莉絲汀.艾爾金斯… …,那些曠時彌久的真相要求被披露。山高水闊,地廣林深,死亡調查組織的成員上山下水,耐熱抗寒,不是所有「被失蹤」的屍體都能重見天日,儘管只有部分沉冤得雪,哪怕無盡徒勞中只有丁點救贖,他們仍不放棄一寸寸翻找無解案件的一線可能。

 

我懶,我好逸惡勞,我巴不得一放假就窩在床上癱屍。你能想像自己假日不休閒,沒有加班費,沒有研究經費,沒有年終考核,沒有老闆畫大餅,無畏炎寒酷暑,趴在地上一匙匙挖掘死人骨頭嗎?《絕地追凶》不是小說,勝似小說,既是埋豬人實錄,更是人性曙光的見證。書中有句警探心聲提及:「原來人性的陰暗面永遠沒有底線。」而我依然期望人性的光明熱忱足以炸裂闇黑。(以上非中二期動漫旁白。)

 

讀後數日,難忘蜜雪兒.華勒斯案,蜜雪兒學過攀岩,試過跳傘,參加過武術班。她父親曾向朋友誇耀說,沒有什麼事是男孩子能做但蜜雪兒做不到的。聰明機靈又堅強的蜜雪兒的能耐遠超多數女子,仍遭無良凶手棄屍荒山野嶺。明知是誰殺了她,卻因罪證不足無法令嫌犯伏法,她的母親瑪姬無可避免地陷入悲傷,但讓瑪姬失去生機選擇自戕的不盡然是悲傷,更多的是漫長無望的等待無果。沒有屍體,沒有公道,遑論生者死者的安寧平靜。

 

「悲傷沒有時效,而真相至關重要。」

 

是處青山可埋骨,他年夜雨獨傷神。想像哪天我死了,最好焚化個乾淨,灑向大海或高山或航向宇宙,不想被納入什麼莫名甚妙的牌位痛享煙薰之空氣污染,也沒必要在納骨塔佔個小貴空間,要不是物質不滅,我真覺得滅絕屍態也好,但是,要是找不到屍體呢?倘使在半個月前自問,我以為找不著也無所謂,死都死了,哪管身後事。而今看過《絕地追凶》,方覺屍體神隱之揪心之糟糕,如果死亡非讓家人哀傷不可的話,那麼,最起碼別失蹤!屍骨無存、人間蒸發所遺留的慟上加慟、不得安寧,縱然成了阿飄也坐飄不安。因此,平生無大志但良心猶存的我重又更新願望:平安健康衣食無憂到死,睡眠中無痛無擾自然死,屍體端整好找安心死。

  

 

書名:絕地追凶:國際「埋豬人」與隱形變態殺手的隔空對決,破譯數十年無解懸案

   (No Stone Unturned: The True Story of the World’s Premier Forensic Investigators)

作者:史蒂夫.傑克森 Steve Jackson

譯者:聞翊均

出版社:方言文化

出版日期:2020/1/22

ISBN9789579094566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