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p/php8K5WUD  

 

螢幕黑成一片,網路癱瘓,電力中斷,要我說,不正好浮生偷得半日閒?

然而,對不少網癮科技癮現代人而言,望不到盡頭的黑幕死機也太致鬱了吧!

但我不能哭喪,悄悄是戰爭的號角,主機也為我沉默,沉默是文明的蕭條。

 

以《白噪音》聞名於世的文學巨擘唐.德里羅 (Don DeLillo),在中美風雲譎,台海局勢莫測,新冠肺炎病毒 (Covid-19) 依然囂張之時,推出短小輕薄又舉重若輕的新作《寂靜》(The Silence),讓電視電腦電梯手機飛機計程車司機皆陷入沉寂,約好一起觀賞足球賽的五個人,在不到24小時的科技空白當中,所思所想所說的話,從可以證實的當機,任思維發散到尚且無可驗證的突襲、世界大戰、文明毀滅。

 

「這記突襲是世界文明毀滅的前兆嗎?」

「沒人想說這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但這就是。」

 

「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會用什麼武器,

但第四次肯定會用棍子和石頭。」

──亞伯特‧愛因斯坦

 

/tmp/phpTKqiqW   

 

等等,川普還沒放話,中國尚未吭聲,炮聲都沒個響,怎麼驟下妄語,就從一時的失序,跳到世界大戰了呢?可是,人們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走上街道也沒有解答,即使融入人群依然疏離無限,誰曉得這一時的無法重新啟動,是不是敵人的絕地反攻,又如何確定這起科技瓦解,不是場心理戰中戰之寂靜戰爭。我們許是活在楚門的世界,或是外星人的地球終端實驗室,們可能是人類,也可能只是類人類。

 

我們習於科技文明帶來的喧囂,虛擬世界越是熱鬧,現實日常越發無言,一旦反過來,當科技伴生物齊齊停擺,虛擬世界靜音,現實未必歡騰,徒留浮躁與焦慮。

 

如先前所說,這本書相當輕薄,字數不多,多話的我毅然決定速速打住,少說幾句(?),免得心得字數追上小說就不妙了。《寂靜》中的五人談話不像溝通對話,更似荒謬劇場的各自獨白,饒富哲思及寓意,又不見得合邏輯,有意識又無意識的思想潮騷,也有心潮澎湃,也有大段留白,在此說的大段留白,是作者真的就在《寂靜》的紙頁上留天留地留空白,任讀者與之思想碰撞,自解,隨小說進入尾聲,我們的內在鼓噪才要開始,迸發無數思緒碎片,於是,我們也染上未經證實已然失序崩潰的寂靜病?

 

 

「我一輩子都在等著這件事,卻對此一無所知。」

 

 

其實,自新冠肺炎蔓延迄今,我漸漸習慣眼下疏離又微帶恐慌,間或自己嚇嚇自己的生活,不出頭,不出國,不看群組,減少對話,日益失聲,但我依然上網咀嚼大量字句,萬一有那麼一天,世界饗我以寂靜,連電子書網路小說電影電視好傻好沒意義的youtuber 都不能追的話,只要國安無虞,衣食無憂,紙本書健在,我會試著瞭解並保持淡定,拒絕崩潰。但要是停電超過數晝夜毀我冰箱斷我糧食的話就… …快學學如何修道辟穀吧~

 

 

書名:寂靜 The Silence

作者:唐.德里羅 Don DeLillo
譯者: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20/

ISBN

 

 


 

【作品介紹】

寶瓶文化19周年,隆重獻給所有讀者!
領先全球出版!

唐‧德里羅寫給人類一部振聾發聵的小說。

「這記突襲是世界文明毀滅的前兆嗎?」

「沒人想說這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但這就是。」

一場不知曉敵人是誰,敵人是在哪裡,以及災難會經歷多久的驚慌與可怖。

「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會用什麼武器,
但第四次肯定會用棍子和石頭。」
──亞伯特‧愛因斯坦

二二年,五個人為觀看電視上的足球年度冠軍賽超級盃,相約在一棟東曼哈頓公寓,但災難瞬間從不明處猛然竄起。

先是五人中搭機的一對夫妻飛機迫降,機毀人傷,緊接著,電視螢幕黑成一片,手機電話筆電電腦電梯地鐵巴士計程車全部都陷入無從想像的癱瘓與死寂,如癌細胞般無盡蔓延……

當世界當機,一切停擺,最可怖與最讓人發顫的是,我們不知曉敵人是誰,敵人又是在哪裡,以及這次災難會經歷多久,我們能順利脫困嗎?

而在這場寂靜戰爭中,五人之中的黛安說:「這記突襲是世界文明毀滅的前兆嗎?」身分、性格各異的五個人,以繁複、充滿哲理的對話及思緒,為我們展演著人類的偏執狂熱疏離脆弱荒謬冷漠焦慮不安,以及人們總以為自己是世界的核心,但實則微渺又孱弱,如飛絮與過客般的存在。

那些人們在平日為自己所築起,看似堅硬的保護城牆,在不明所以的災難來臨時,城牆一片片坍塌墜落,而結尾時看似冷靜理智好整以暇,但卻其實是一聲最擰心與沉重的悲鳴。 

 

【作者介紹】

唐.德里羅 Don DeLillo
美國四大名家之一,多次獲提名諾貝爾文學獎且呼聲極高。他也是「美國藝術與文學科學院」院士,迄今已出版十餘本長篇小說和三本劇作,另著有諸多短篇小說和隨筆。有評論因他對後現代生存境遇的描繪,而稱他是「另一種類型的巴爾扎克」。
唐.德里羅於1936年出生在紐約一個義大利移民家庭,童年時隨父母遷居賓州。大學時期學習神學、哲學和歷史,但他並不喜歡學校生活,倒是從現代派繪畫、爵士樂、歐洲電影和格林威治村的先鋒藝術獲得樂趣和教益。1958年大學畢業後,唐.德里羅就職於一家廣告代理公司,並在業餘時間從事文學創作。
他的小說先後獲得「哥根哈姆獎」、「美國藝術與文學科學院文學獎」。1985年出版的《白噪音》,是他奠定文壇地位的重要作品。此書不但摘下該年度的「美國國家圖書獎」,入選「時代雜誌100大小說」,更被譽為美國後現代主義文學最具經典性的代表作。學者馬克.奧斯蒂恩稱譽此書為「美國死亡之書」。
1989
年,唐.德里羅突發奇想要寫何梅尼,1992年,他便以這部名為《毛二世》的小說榮獲「國際筆會/福克納獎」。而後在1997年,他出版一部八百多頁的巨著《地獄》,描繪了二十世紀整整後半個世紀的美國社會,對美國和世界文壇産生了巨大的震撼。這部作品不同於其他議題嚴肅的小說,很意外地,成了國際第一暢銷書。
2016
年出版《ZERO K》,此小說榮獲紐約時報年度好書(A New York Times Notable Book),同時已授權27國出版,包括法、德、義大利、中國及韓國等。
唐.德里羅的作品所造成的影響力是全面性的,不僅大學課堂講授他的《白噪音》,當今許多美國名家以他為師,流行歌手寫歌稱頌他,保羅.奧斯特更將《巨獸》及《沒落之鄉》獻給他,以表崇敬之意,而英國文學大師馬丁.艾米斯則推崇他是「美國當代最偉大的作家」。他的著作已跨越了時間與地域的藩籬,在數十年來,始終緊貼著現代人的生活脈動且影響了無數讀者;而唐.德里羅這個名字,亦將會永遠屹立在世界文學史的不朽地位。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