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家麵疙瘩老店,每到用餐時間,人聲鼎沸,好不熱鬧!我吃了無數次,總覺得少了點什麼,抑或者,是多了點什麼。

拜搬家數次之賜,我見識了幾回從無到有的建屋過程,母親除了提供午餐給工人,還會在早午餐,午晚餐之間,多煮一道點心以饗工人。

那一道點心,若不是炒麵、炒米粉、什錦麵,就有可能是麵疙瘩!

即便不在建屋期間,每一兩個月,母親也會心血來潮地煮麵疙瘩,廚藝甚佳的母親,明明有那麼多的拿手好菜,為什麼沒多久便煮一次,這道難以展現絕佳手藝的麵疙瘩?

更無力的是,我總需要在一旁幫忙,趁著滾火燒開,迅速將麵糰一個個地揉捏好扔進大鍋裡。

大抵因為如此,童年時的懶人如我,委實有些討厭這道,無論加進什麼食材伴煮都合適的麵疙瘩!

 

一想到這裡,我驀地浮現問號,曾經那麼常出現的一道菜,為何將近二十年,不曾出現在我家餐桌上呢!?

下班一進門,我鞋未收妥就急性子地向老媽扔出問題了!

只見老媽沈吟片刻,接著迅速地說:好吧,這周末就來煮妳說的麵疙瘩吧!不過,妳阿嬤都叫它作麵粉粿仔,麵疙瘩似乎是外省說法。

同老媽商量確定好,我想加入的泛童年食材,周末很快地來到。這時,老公突然現身回家插一腳。我問他午餐吃麵疙瘩可否?老公有些勉強地表示,當兵時太常吃了,怕是吃膩了吧!既然老媽已準備妥食材,在我暗示下,他也只好噤聲。

只見老媽洗洗切切,不到片刻工夫,已備好泰半材料,她邊準備下鍋,邊對我提到,麵粉粿仔,是她嫁到夫家後,在我那個不諳廚藝,卻說得一口好菜的阿嬤心得口授下,才懂得煮的一道簡易餐點。

由於作法簡單,結實的麵糰又足以飽餐,只要她太忙,沒時間精心準備繁複料理時,就會在長輩的期待下,從善如流的煮起麵粉粿仔

事實上,老媽本人,並不喜歡這道麵粉粿仔!

對著剛煮好的麵疙瘩,口口聲聲說不喜歡、曾經很討厭、過去吃膩了… …的三大一小:老媽、老公、我和旻軒,迅速地將一整鍋麵粉粿仔,一掃而空!

老公滿足地打了個飽嗝,不解的說:當兵時真的吃到怕了,想不到隔幾年再吃,居然怪想念的!

噢~ME TOO!童年時讓我嫌煩的麵粉粿仔,重新吃它,竟充滿美好食光的記憶,而感到心滿意足,暢心快意極了!

連老媽自己都說:怪了,我以前吶,真的不喜歡吃這個的!想不到今天吃起來,越吃越順口。

難解的是,這道在不少友人口中,應該是外省菜的麵疙瘩,為何會上了充滿台味,我那閩南阿嬤的餐桌呢?可惜我沒有《島嶼的餐桌》作者陳淑華那等文史蒐證的功力,否則,必可窺得麵疙瘩,與麵粉粿仔間的食史一二!

有趣的是,在麵粉和水的同時,拌入一小匙油,以免麵糰過硬,也是阿嬤口授的,然而,阿嬤本人,卻作不好這道餐點!

這時我又想到了新問題,旋即向老媽探詢:對了,記得我小時候,妳明明三天兩頭就煮這個的嘛,煮到我都快受不了啦!為什麼,好像我一上國中,妳就沒再煮過這道麵粉粿仔了!

妳真奇怪哎,就算我曾經嫌棄過,妳怎麼一隔就隔二十年不煮它啦!

母親沈默了數秒後,輕輕地說:以前會煮,只是因為妳爸愛吃。

我以為只有他愛吃,他走了之後,我再也沒想過要煮這道麵粉粿仔了!

 

 

開心看電視完全狀況外的老公,在電視進廣告時,突然從客廳摸著圓肚踱回廚房,大聲說:哇~實在太久沒吃這一味了!真的很好吃!以前怎麼會覺得不好吃勒!?所以說,這個... ... (←---接著幾近廢話,略~)

感謝阿賓先生,打破我們母女間一觸即發的傷感魔咒... ...

 


 

補註:上文中相片,乃嘎眯家最近一次煮麵疙瘩時,所用的食材,比照我童年時吃的方式

有興趣的人,可自行搭配食材,作成海鮮麵疙瘩,牛肉麵疙瘩,三鮮麵疙瘩... ...皆可!

另外,若家裡小朋友嫌麵疙瘩大塊平淡無味者,不欣賞單純麵麥香氣嚼勁者

建議捏小塊點兒,近似另一道北方麵食"貓耳朵"尺寸

如此一來,每一口麵疙瘩都能吸取適量湯汁,對小朋友而言,易於入口,也較為小朋友所接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