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40976941b  

未來,地球人不僅得忍受食品加工的食安風險,還有腦子再造的腦安風暴。

 

預防勝於治療。這句話不光適用於個人身心健康,對治國家社稷的整體健全也管用。試想,心智失衡和精神扭曲,是多少罪行、暴力、恐怖攻擊的肇因?所幸在不久的將來,精神醫學登峰造極,透過分級制度和記憶療法,那些無所不在的負能量將無所遁形,在犯罪發生前防患未然,消弭一切暴力因子的病灶,多好?!

 

擔心精神病患像瘋狗般橫行亂咬人嗎?放心,有分級制度在,精神狀態不穩定的危險份子全戴著項圈,一旦神經信號異常就讓項圈代替國家即時懲戒,管你當時的信號異動是因為犯罪或純粹自衛,只要訊號異常波動就要醫。

 

至於那些無法打消的悲傷、抑鬱、陳年舊痛呢?乖乖將你的人生痛苦交給「神經科技倫理學會」,訓練有素的「巡心者」將貼心為心靈創痛的人們鎖定、調節、刪除腦中的相關記憶體,確保你的情緒只有OK沒有NG,天天心情美。

 

這世上哪來的十全十美!每次看到完美嬌妻、完美老公、完美世界、完美系統… …這類完美字眼,我便油然升起恐懼的雞皮疙瘩。想像這世界若只有正能量,地球人免於不安、不快和人際衝突,舉目盡是真善美,和平、太平、世界大同就擺在那裡,諾貝爾和平獎沒有存在的必要,數十億人口全是你兄我弟… …我只能繼續抖落雞皮疙瘩。

 

51yWa7C28CL._SX328_BO1,204,203,200_  

 

《巡心者》的主角蓮恩就是在這麼心靈妥當當的社會制度中成長,她爸爸是記憶療法的創始先驅之一,或許是經歷太多患者腦中的悲慘境地,無法抽離,竟扛不住壓力而自殺。蓮恩受父親影響,立志成為巡心者,同時記取父親的死亡教訓,避免代入患者的煉獄情境,只准助人,謝絕心緒牽扯。同學史蒂芬卻私下向她求助,要求她幫忙刪除他曾被綁架受虐的童年陰影,協助他走向身心健全的康莊大道,看不慣別人受苦也無法對史蒂芬喊不的蓮恩,違反規定擅自為史蒂芬啟動巡心者系統,卻發現他腦中的「童年陰影」疑似遭受篡改。

 

「記憶會隨著時間改變,
原始的感官印象幾乎馬上就會老化,
而大腦會填補那些空缺,
最後留下的不會是原始那張照片,
而是長得像那張照片的摹寫畫作。
一個想像與現實混合的作品。」

 

即使沒有阿茲海默造次,人類的記憶原就不甚可靠。當記憶淪為加工再製品,我們的大腦任人魚肉,我們的「認知」還值得幾分信任?

 

蓮恩自此察覺巡心者大本營的弊病和種種不堪的內幕,在故事過半時,輾轉逃離神經科技倫理學會宰制下的美國,不過,自由的代價遠超過蓮恩所能接受。閱讀中途,我覺得整部故事中被這套精神系統洗腦最成功的人,不是戴項圈的人,不是腦子被動過手腳的人,而是蓮恩本身。

 

蓮恩總在獲救後先問:非得這樣(暴力)嗎?質疑難道沒有別條路嗎?她經常舉棋不定,在其他女性配角的犀利對比下,更凸顯她的優柔寡斷,偶爾讓我覺得小煩,甚至同意反叛軍陣容的某些人看法,認為她根本是不知民間疾苦的既得利益者。儘管她開始正視神經科技倫理學會的變態黑幕,從小的教育、家庭環境、善美信念、巡心者訓練… …在在令她備感揪心,既無法認同神經科技倫理學會的作法,亦無法苟同反叛軍「黑風衣」集團的武裝行動,如果自由的代價必需透過以暴制暴來償還,何以見得反叛軍會比現有體制更加完善?

 

「自由不是輕鬆的選擇,不是別人恭恭敬敬送上的禮物,

而是用鮮血簽署的契約。你必須自願接受那些犧牲——

為自由奮鬥,為自由而死,在必要時刻,為自由而殺戮。」

看到蓮恩居然連虛擬射擊都下不了手時,我腦子飆過烏鴉群飛,默默背離聖女主角,剎時有種傾向女配的衝動。可怕的是當我發現自己蠻欣賞芮伊、莎娜等人當斃就斃、佛擋殺佛的鮮明性格時,是不是代表以暴制暴確實比和平漸進更讓我感到爽快?我們自以為具備的基本道德操守遠比想像中來得薄弱?「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我們究竟有多容易從某種變態切換成另一種不完全變態?

 

反烏托邦作品常見的特定方式操作的集權、科幻或科技、主角覺醒、革命或不革命、兩難或者多難、管你們是依賴共生或真愛,對看太多而麻木不仁的讀者我而言較為稀鬆平常。反倒是隨著《巡心者》的情節進展的腦內革命很熱鬧,我在上冊思索科技若始於人性,盡頭可會止於人性崩壞。進入下冊尾隨主角投奔加拿大,當主角痛苦並且負疚地爭取自由時,彷佛也跟著自我巡心,往復省思,人們的記憶和認知可以多麼含糊不清,人們的道德背德可以多麼能屈能伸,人們的自我原諒機制和粉飾太平功能又能如何無限上綱。

 

↓喜歡底下這句話,坦白說,我嚮往作風明快,一直很討厭自己偶爾發作的天秤座的優柔寡斷症頭,不過,我們之所以徘徊,我們難以抉擇,正代表我們從來不忘思慮,比起什麼都不假思索的一頭狂熱,那麼我寧可繼續這種顧人怨的想太多。

 

「無論怎麼選,我大概永遠無法篤定自己究竟是對是錯。

然而這就是選擇的本質。畢竟我們的世界不是黑白分明,

它是不斷變動、模稜兩可的灰色團塊──

記憶與夢境、真相與半真相之間的黯淡國度。」

 

 

書名:《巡心者I:甦醒》+《巡心者II:風暴》(上下冊套書)

作者: A. J. 史泰格 (A. J. Steiger)

譯者:楊佳蓉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18

ISBN978986235692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嘎 眯
  • 《巡心者I:甦醒》

    「我宣誓盡力維護國家的安全,保持警戒;
    只要周圍任何人表現出精神疾病的跡象,立刻通報;
    隨時維持健康心智,遠離負面思維,令過去的暴行永不重演。」

    在未來世界,經過諸多暴力犯罪與恐怖攻擊的慘痛教訓,人們發現唯有確保全民心理狀態健康、不受創傷與疾患的扭曲,安全與和平才得以維繫。於是,「神經科技倫理學會」負責為全體國民的精神穩定狀態進行監測和分級,並且發展出「記憶治療」的技術:受過專門訓練的「巡心者」經由腦波掃瞄儀器進入患者的意識,探測、鎖定、並刪除對方的創傷記憶,藉此避免患者的失控情緒惡化為精神疾病、甚或傷人傷己。

    十七歲的蓮恩是一名正在接受訓練的巡心者,她的父親就是記憶治療技術的發明者之一,但在執行過無數次療程、「親身體驗」過眾多患者最痛苦的記憶後,他因為無法承受壓力而自殺了。深受父親影響的蓮恩,努力想要成為優秀的巡心者以幫助他人,卻也下意識地壓抑情感、避免與患者交流,以免重蹈父親的覆轍。

    某天,在學校備受排斥的陰鬱少年史蒂芬來向蓮恩求助。他兒時曾和其他六名孩童遭到歹徒綁架、監禁和虐待,雖然半年後僥倖生還,卻造成了他深重的創傷和日後不穩定的情緒。他希望蓮恩能消除他受虐的那段記憶。

    可是蓮恩發現,史蒂芬被監禁的那段記憶有被動過手腳的痕跡,而且當她試圖搜尋綁架虐殺案的相關資料時,除了官方新聞稿外一無所獲。難道史蒂芬的那段記憶是被人偽造的?經過加工的假記憶,掩藏的會是什麼可怕的真相?


    《巡心者II:風暴》

    「自由不是輕鬆的選擇,不是別人恭恭敬敬送上的禮物,而是用鮮血簽署的契約。你必須自願接受那些犧牲——
    為自由奮鬥,為自由而死,在必要時刻,為自由而殺戮。」

    受訓中的巡心者蓮恩,為了探尋患者可疑的創傷記憶究竟是真是假,意外掀開了記憶治療技術發展過程中利用無辜兒童進行人體實驗的黑幕,引起的風波不但危及她自己的前途,更可能讓腦中存有證據的史蒂芬遭受徹底的洗腦重置。於是他們攜手逃出「神經科技倫理學會」掌控下的美國,前往加拿大。反對記憶治療和精神監測的叛軍組織「黑風衣」集團收留了他們,卻也要求他們效忠、一起以游擊式的暴力行動推翻掌權者。

    史蒂芬接受了黑風衣集團的條件,立刻投入戰鬥訓練,但蓮恩心中卻充滿疑慮:這個集團從不露面的首領是誰?他的追隨者們是真正認同自由平等的價值,抑或只是走投無路?用這種以暴制暴的手段,真的能夠打敗腐敗扭曲的體制嗎?而即使集團真的獲勝了,又是否有能力建立起比現狀更好的制度?

    在一次失敗的突擊行動之後,蓮恩再度落入神經科技倫理學會手中。她發現質疑記憶治療和精神監測體系的聲浪,已經擴散到全國,但掌握學會的頂尖科學家們開發了另一種武器來面對這個挑戰:能夠遠端影響大規模群眾心智狀態的共振裝置「心靈風暴」。蓮恩猶豫不決,她該繼續堅持她所相信的和平原則、先假意合作再等待機會,或是立即和黑風衣集團聯手將神經科技倫理學會炸成碎片……?
  • 悄悄話
  • 莫赤匪狐
  • 假烏托邦嗎? 如果聖女主角連虛擬射擊都不肯殺的話...肯定不能找她一起打魔獸啊 =''=

  • 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她聖女到這種地步就覺得不自在,反而傾向女配了

    嘎 眯 於 2018/10/05 15:59 回覆

  • Hunt
  • 這情節似乎常在電影出現過

  • 電影就靠這類小說的套路,只差有無新意

    嘎 眯 於 2018/10/05 15:57 回覆

  • 莫赤匪狐
  • 也許只要有人類在,卑劣的人性面終究註定不會有烏托邦的存在 @@a

  • 所以快滅掉人類吧,其他生靈才有救 

    嘎 眯 於 2018/10/05 15:56 回覆

  • Big Fish
  • 如果可以把腦子再造,那就好像電腦可以格式化一樣,這太可怕了。
    想要得到自由是真的很不容易,唉,世界上怎麼到處都是想要控制別人的人啊@@

  • 家人之前尚且免不了控制 @@

    嘎 眯 於 2018/10/05 15:56 回覆

  • YSL
  • 總之當人類可以"主宰"太多的時候
    這世界就亂了... 唉唉

  • 人類不配當萬物之靈啊。。。

    嘎 眯 於 2018/10/05 15:59 回覆

  • 夏天
  • 可以抹去不好的記憶喔
    這個我有心動。。。

    做決定本來就不件事容易的事
    雖然我也是明快型
    但也是會有難以抉擇或悔恨的時候。。。

  • 可能因為平時明快,稍有遲疑就自我厭憎 XD

    嘎 眯 於 2018/10/05 16:01 回覆

  • ㄚ芬
  • 這設定好熟悉
    我看過某部電影
    忘了是哪部
    就是竄改記憶的故事

    前幾年流行反烏托邦的故事
    好一陣子沒看到
    現在又出現了~

  • 書介說它:《最好別想起》的創傷治療倫理爭議+《記憶傳承人》的烏托邦律法辯證

    我記得在飢餓遊戲後那幾年最多了(笑)


    嘎 眯 於 2018/10/09 09: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