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因緣際會,很難想像自己會踏足某些地方。好比說現在給你五十萬,除了旅遊不得挪作他用,那麼你想上哪兒玩呢?巴黎?維也納?張家界?埃及?紐西蘭?瑞典?.....選擇太多了是不!也有些地方,雖然去過了卻很難預料這輩子還會不會或者該說能不能再去。比方說:巴拿馬!2005年的一次出差,我們的行程是分別拜訪位在巴拿馬,墨西哥,洛杉磯和紐約的客戶。抵達當地從飯店落地窗往外看,Panama City似乎看來還頗先進的嘛!怎麼咱們一下機所遇到的計程車司機那麼的詐呢。
 
既然到了巴拿馬,自然得去看看工程浩大連貫大西洋和太平洋的運河嘍!由於兩洋有水位的高低差,船進入運河後,先有3組水閘可將船位升高或降低26公尺。巴拿馬的運河主權原本在美國手上,有關運河開鑿,美巴互助,爭取主權,美軍退出巴拿馬...等歷史,真是難以盡訴!真正有興趣的人,自可自網路找到答案。日日夜夜都有不少船隻在此等待,等個三~四天是稀鬆平常,經過全部運河閘門的過程耗時8~10小時,每個閘門至少要15分鐘,一天可通過38艘船隻。不等也行,就請繞行南美洲合恩角,慢慢駛吧!過路費以噸計,一噸10塊美金,覺得便宜嗎?以一艘一萬噸的輪船而言,就是10萬美金,約合台幣325萬。看到沒,右邊的水位高,左邊還是低水位,慢慢的左邊的水位昇高,最後讓船隻通過,船經過時熄火,是一旁的牽引車拉著船前進的。我們站在豔陽高照的觀望台,看了快兩小時才完整看到1艘半經過。
 
 
這是運河港旅客中心正中央的柱子,上頭是為了開挖運河而殉難的人們圖像,包括各國工程師,甚至童工。
 
面海賣藝品的小販,從他們的角度往左看是我們飯店那一區的高樓大廈,往右看是略顯落魄凋零的舊城。
 
舊城區街頭不時可見到警察伯伯三三兩兩來回巡視,左下角那張是教師帶著小朋友課外教學,正在指揮他們排排站。
 
走馬看花了一整天,再加上運河之行曝曬過度,累到不行的兩人早早打道回飯店休息,隔天一大早才有精力去溯溪喔。我的相機顯示的日期是台灣時間,所以出來的結果有點兒怪怪的,其實截至目前為止,都是當地時間的2005年5月26日。後幾張相片上打印的5/27是台灣時間,而當時在巴拿馬還是5/26。5/27日大清早,我們坐了一個多小時苟且偷生的小巴,才來到了搭船的地點,什麼樣的船呢,看一看便知道。當我坐上小舟半小時後來到了比長江更遼闊的江面時,不禁想唱誦:小舟從此逝,江海度餘生。
阿彌陀佛,耶穌基督,真主阿拉,哪位恰巧經過聽到我內心的吶喊,請好心點兒速速前來庇護吧!我這趟出門可沒有保險呢。
 
我們乘著動力小舟,溯著運河的源頭,從一望無際的廣闊河面,一直到了狹窄的上游,然後棄小舟走到了瀑布源頭。乘坐小舟約一兩個小時之久,再跋山涉水一個多小時。幾名來自南美洲波多黎各的年輕嬌客腳踩著拖鞋,一路好幾次跌了個五體朝地!Kitty和Camille當然有比較聰明地穿著休閒鞋,卻沒想到要涉水好幾段。Kitty的Sketcher就在此行中報銷...也給了咱們倆當天晚上去Shopping Mall的大好理由。大夥兒遠從台灣,西班亞,波多黎各....等地齊聚巴拿馬,還有志一同的選擇花錢來這兒被操到半死,不狼狽地合照留念怎行!Cheese~
 
到了印第安保留區,首先由一群部落美女高歌歡迎來客,我們在此享用頂級午餐:炸魚+炸薯塊。聽來像英國菜?並不是!部落遺世獨立沒電力少物資,主食是四處可採摘口感近似咱們芋頭的薯類,再者就是河裡源源不絕的鮮魚了。桃花源裡的居民與世隔絕久了,不太曉得什麼是科技,有一天他們的子弟接觸到外面的世界,才知道生病了可以看醫生,談話可以用紙筆記下來,有一種學習叫作教育,有一種綠色小小張的東西叫美金,有了美金可以換來很多東西,喔~那時他們才知道有"買賣"這種行為。部落能賣給遊客什麼呢?除了原始工具雕刻出來的粗糙木飾品外,還可以運用植物染幫遊客刺青(一周可消褪),而最精細的質樸木雕售價也不過十來塊美金,想像一下這中間可能還隱含旅遊業者的佣金成本。有的人覺得那樣的工藝品要價US$10未免太貴。若改成這麼想,我們平日一餐就花掉的錢可以是人家村子的一年份醫療補給品來源,那樣還算貴嗎?
 
部落裡只有位曾到"外頭"受教育後回來教小朋友識字的女老師,教室和住家就是我身後那樣子,湊近一瞧,就算只是午睡兩小時,你大概也不願意進到裡頭。午餐不錯吃,但只要想到他們天天就這兩三樣變化,而且是經年累月如此這般的吃食,台灣人是不是太幸運了點呢?老師是有了一位,可是沒有醫生,現在沒有,不久的將來恐怕還是不會有。想過要到Panama City 謀發展嗎?去跳民族舞蹈?外面那個Panama City跟這個保留區,同樣是巴拿馬屬地,部落裡除了一兩位會簡單英語問候外,居民完全不懂"外來語",也無法與其餘巴拿馬人民溝通。在這初夏陣雨過後的的熱帶雨林裡我仍覺得有些涼,他們的衣著清涼,就那麼一百零一件,即便到了冬日也好不了太多。身在喧鬧台灣的你,午休外出吃飯時飯菜剩了多少?無妨!不用去撿回來。衣櫃裡買了好幾年,穿沒幾次的衣服起碼有好幾件吧,要不了一陣子又會捧著銀子到百貨公司去奉獻。沒關係,Camille也經常如此。有些遊客掏出腰包想要捐贈,畢竟此地的印第安人跟在美國大峽谷等地看到的既"好野"又文明的印第安人是天差地遠的。損贈改變不了太多現況,他們需要的顯然是長遠治本之道。
 
 
兩天後身處在紐約繁華街頭,恍若隔世。下頭那張相片裡的人群正繞著圈排隊想要買當晚演出的百老匯劇票,一張票價會是前述部落一年所需。巴拿馬到紐約距離有多遙遠?不是飛行的距離,如果在巴拿馬ZONA LIBRE DE COLON免稅區的大老闆們跟紐約Manhattan的距離是1,那麼舊城區跟紐約的距離還要X5,而運河上游雨林裡保留區和紐約上城的距離恐怕是要乘以150!
 
 
乘遊艇近身仰望自由女神,無意間拍到了"熱氣球撞自由女神",原該覺得好笑吧!但是這乘船遊海灣+航空母艦遊+帝國大廈的套票(註:我到的那幾天正好有航空母艦開到紐約,當地市民大排長龍達幾個街口就為了上艦),可能買得起全部落所需的被褥吧。
 
嗯哼!說句陳腔爛調吧。
幸福如你我,真該惜福!
 
啊對了!那個軒爸,我在紐約的中央公園入口遇到一名白人男子,真的很白喔,他死纏著我不放硬是塞給我一枚爛婚戒,在眾人起哄和盛情難卻下,我只好收下也接受他的求婚了咩!我們在大夥兒的公證下完成公開儀式,不小心重婚了喲!對不起啦!
(註:我矮歸矮,可也沒那麼離譜喔!看清楚點兒,他長袍下墊了個箱子唷!)
 
 
PS. 2006年底某日我的電腦掛了,為數不少的相片電子檔全部隨之陣亡,所以以上那堆爛相片全是翻拍的,看起來蠻傷眼的唷!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