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沃荷當年曾說:未來,每個人都有機會成名十五分鐘。
我沒有薔薇多嬌,不比荷花清豔,只有這一季的蝶舞繽紛。
 
 
 
成名不成名,向來不在我的念頭裡,開花的時候就開,該落幕的時候凋謝,從沒什麼戀棧不捨。
豐華正盛的三個星期,曾被我鼓舞的美化的粉飾的人類心情,很快的會再尋找下一個美感出口。
 
 
 
漫天飛舞的種籽,偶爾落在我敏感的雙頰上,惹得我搔癢連連,那也無所謂。
說到底我托生在老樹枝椏上,一如藤蔓,不也都是為了生存,沒有誰對誰錯。
 
 
 
縱有玫瑰的繁複,卻不想被攀折繫縛成束,佐粉妝彩帶滿天星辰,看似嬌貴毫無自由。
遂將自己隱身為拇指般大小,成功地避開人類覬覦,田野間微風裡伸懶腰,好不逍遙。
 
 
 
我身輕似夢,風吹哪邊便飄向哪邊,若落在肥軟溼濡的黑泥土地,我就大大方方的娶妻生子。
要是著陸點稍微偏了些,孤家寡人的我索性陪在布袋蓮身邊,聽他反覆抱怨多子多孫的煩惱。
 
 
 
既不妖嬈更無綽約丰姿的我,不知招誰惹誰,默默生長仍難逃人魔爪。
偏生我天生不記仇,你這廂折損我一員弟兄,我無言奉送你滿手清香。
 
 
 
二十天的花開也好,整年的鮮綠也好,孤芳自賞也好,隨風飄零也好。
轟轟烈烈一回也行,低調不惹事也行,凡事糊塗也行,咱們歡喜就好。
 
 
 
馬麻老說她聽不懂我的baby土語,可我也聽不懂妳的花落花飛紅消香斷。
妳儘管在外頭拍照,我只管在裡頭捏土哩。
 
 
 
又說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軒軒我覺得,玩耍不是嬉無益,化成笑聲添回憶呢。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