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開放回應~

 

安妮的日記,這本翻譯成五十幾種語文,被廣泛閱讀的猶太少女日記

打動人心的,並非內容有何獨特的文學美學意涵

 

有的人也許透過日記,看到納粹屠殺猶太人的傷痛

有人藉由少女的瑣碎記事貼近苦難靈魂,尋找一種和平的可能

有的人以為感受到那種窒悶幽閉的密室之苦,其實還差得很遠

 

 

關於安妮的日記,與安妮一家人藏匿的公寓--如今的安妮之家… …

相關資訊已經太多,我也無需多說

 

沒有二次世界大戰,這個原文聽起來一點都不是安妮的Anne

只會是衣食豐厚的猶太商人之女,偶爾煩惱臉上冒出來的雀斑

不時擔心與暗戀的對象在街口不期而遇時該說點什麼

 

沒有納粹,他們一家人不會離開法蘭克福來到荷蘭

更不會在納粹佔領荷蘭期間,躲在公寓樓上,展開為期兩年一個月的藏匿
 
 

噓!輕聲點,被鄰居發現這上頭藏著人就糟了 

嘿!別開水龍頭,排到水溝被瞧見了,遭人舉發怎辦! 

喂!這個時間不能動抽水馬桶,絕對不行!
 
 

屋前的運河,依舊靜靜的流淌

躲在重重簾幕後的人們,真想趁著天色明亮,偷覷一眼簾外

 

 

藏了兩年一個月,還是被檢舉了

集中營裡,男女分開,身邊人一個接著一個死亡

安妮也在194523月間過世

過世前她曾對友人說,我身邊的人,都走了

 

如果她曉得在集中營另一邊的爸爸還活著,也許她會撐下去

大戰結束與安妮過世的時間,只差兩個月

只是,沒有如果

 

安妮之家一旁,是阿姆斯特丹的西教堂

離教堂那麼近,上帝可聽到她的祈禱?

 
 

人生來各擁其命運

200836的早晨,同行的人早餐時和我聊到某含著金湯匙的貴公子

半小時後我在細雨寒風中獨自來到安妮之家,距離開館還有十五分鐘

排隊時,不由得浮想聯翩… …

 

如果不是這個,如果不是那個

安妮原本也是含著幸福湯匙出生,合該是無憂少女
 
 

你我帶著什麼樣的命運來這遭?有什麼未竟的課題?將要往何處去?

 

如果街頭巷尾,父子姑嫂兄弟妯娌都避免不了爭吵

異議紛飛各自表態就算了,還以武力驕人的話,真有一種和平的可能嗎?

 

註:安妮之家禁止拍照攝影,有興趣者請參訪下列官方網站:

安妮之家官方網站

目前票價7.5歐元
 
 
這兩天小忙,就不開放回應囉~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