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兩夜的第二天,計劃趕不上變化,有點小烏龍,暫且不提。
總之第二天傍晚還抽空帶軒去修剪髮尾,上山跟下海中間隔一天,頭髮長度卻有點不一樣。
(路人甲:妳不說,別人也不會發現啦)
 
前一天下午在清境曬傷,第三天一早是個多雲的天氣,正好避免二度傷害,便臨時決定去海邊。
 
三天兩夜玩下來,把拔說:比上班還累!
接下來的周末,把拔又要值班,這次應該不覺得被迫,而是自願。
 
 
馬麻說要帶我去最近的海水浴場,據說她小六時在通霄住了一年。
 
 
 
 
海邊倒底是什麼東西?把拔馬麻說去年夏天帶我去過海邊,怎麼我不記得了呢?
 
 
 
海浪一波波打上來,真是好奇怪
 
 
 
剛開始讓我有一點點害怕。
 
 
 
我們一起踩浪花,原來踏浪是這麼好玩。
 
 
 
如今我黑嘛嘛的,某人不會再叫我奶油小生了吧!我愛上衝浪的感覺
 
 
 
馬麻卻開始管東管西,不淮我繼續衝向海裡去。
 
 
 
馬麻妳的鏡頭偏了,有些時候,好像不是在拍軒軒哎!
 
 
 
這群哥哥埋在沙裡真好玩,我真想和他們一樣!
 
 
 
倒底我要怎樣做才能埋進沙裡?
 
 
 
海邊玩沙,無限量玩到飽!
 
 
 
 
浪花一個接著一個,原來是這麼好玩。
 
 
 
衝呀!我明天還想再來玩!
 
 
番外篇:
 
1. 剛上五權西路交流道,軒爸突然說:元喆他們不是在豐原嗎?何不打電話找他們一起去,兩個孩子在一起比較好玩,我們可以下豐原交流道去載他們呀!
camille:啊你不會早說噢!怕東西在海邊弄丟,我連手機都沒帶!你要我去哪裡找人!
元喆媽後來說:你們去SOGO外面大喊一聲元喆,就會有人帶路了啦!
哈~元喆的超人氣,真不是蓋的呢!
 
2. 在海邊撿拾了一些貝殼碎片給旻軒,告訴他:這是貝殼呦!
旻軒很開心,一直要馬麻再多找一些貝殼。
突然一個浪花打上來一塊"白色垃圾",旻軒開心的說:貝殼!
camille真是無言以對。
 
3. 假期結束,星期二camille又開始上班,軒醒來後不久
跑去拉開衣櫃翻出泳褲,帶著玩沙工具和龍蝦堆沙組
軒跟外婆說:阿嬤,要玩沙,海浪,貝殼,要玩沙
外婆說:我們家不住海邊呀
軒"歡"了半小時之久,哭鬧不休。
剛從宜蘭太平山玩回來的外婆,原本就很累,加上"小人"當道,真是累到最高點
 
4. 下午外婆去陽台收衣服,前後不過五分鐘,回房間後打算帶軒外出散步的外婆
遍尋不著皮包裡的鑰匙,翻箱倒櫃快瘋掉的外婆,突然福至心靈的問軒:鑰匙呢?
軒很得意的說:嘿嘿!鑰匙在垃圾桶,還有筆  (意思是,妳的筆也被我扔了唷)
最後外婆果然在垃圾桶裡找到鑰匙和筆。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