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戰爭將於明天毫無預警地侵襲家園,今天看起來,也不過是另一個昨天罷了。

趁著假期,艾莉夥同一群朋友,越過令人屏息的優美稜線,來到山區野營。傳說有名親手殺了妻兒的殺人犯曾隱居此地,加上地勢險惡,赫爾(Hell)地區的地獄之名可說是名符其實。他們沒發現古怪的罪犯隱士,沒找到白骨遺骸,倒是誤打誤撞地,闖入遺世而獨立的人間仙境,好個桃花源!

山裡的夜晚,空氣清甜,除了無限大放送的星星閃爍,還有成群結隊呼嘯而過的飛機。數量驚人的飛機,不開燈的飛機,大夥兒認為,那一定是博覽會表演吧,要不就是軍事演習,風景如此美麗,艾莉卻覺得惴惴難安。一行人下山後發現,家裡的狗狗幾乎死絕,牧場裡的牲畜同樣奄奄一息,難道爸爸媽媽只顧著去鎮上參加博覽會,棄家園於不顧?

人間就是地獄… …

我並不覺得自己是罪犯,

但是,我也不覺得自己是英雄

荒廢的何止是牧場,城鎮變得坑坑巴巴,就在他們野營的同時,不知打哪兒來的敵人攻佔澳洲,在艾莉和友人的假設中,親友們全被統一監禁,恐怕還是最好的一種假設,他們不明白敵人所為何來,他們不清楚爸爸媽媽是不是還活著,他們不曉得在這片土地上,還有多少人像他們一樣,保有暫時的自由,但他們知道,要盡一切可能,從佔領軍的彈炮下逃出生天。說來容易,想要活命,卻沒那麼簡單… …

人跡罕至的桃花源,成為秘密基地。且戰且走,尋求營救親友的可能性。

勇氣智慧發揮極致是惟一存活機會。這不是遊戲,這是非生即死的戰爭。

八人小組游擊能產生多大作用?能否保家衛國?這一刻,他們不敢想… …

所有這些字詞,像是「邪惡」、「殘酷」,

對大自然來說根本沒有意義。

是的,邪惡是人類的發明。

好像才不久前,他們還在跟爸爸媽媽討價還價爭取野營機會,原本的世界顛覆,只在彈指間。閱讀《破曉開戰》,不由得讓我想像若是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台灣的城鎮,多數的都會中學生,不像艾莉等人從小在牧場上長大,不懂墾荒拓地、飼養家禽、野外求生,遇到蛇只會尖叫,射擊對不中準星,逃跑時氣喘咻咻,那麼,情況肯定慘到爆!也許我不該再帶著兒子四處玩水玩砂,不如從本週末開始,回鄉下老家墾地、種菜、養雞、抓蛇(抖~),外加漆彈射擊,要不教他直接投降算了!

 

《破曉開戰》已被改編拍成電影,預告片點此:Tomorrow, When the War Began

主角一群人,本是十六歲的中學生,經歷火線洗禮,一夕之間,被迫成長。大家別小覷16這數字,若在古代,合該成家立業,別忘了紅樓夢中賈寶玉的年紀不到16,而第三世界許多游擊隊持槍小孩的相片更一再地昭告世人,殘酷戰爭裡,顯少年齡區別。小說中有許多讀來饒富興味的設定,比方在學校表現吊車尾的荷莫,原本姥姥不疼舅舅不愛,卻在行動中展現領袖風範與謀略,變得閃亮亮,同時吸引兩個女生的眼光,再次證明學分與人格養成不成正比,這位身兼教職的作者 John Marsden,不著痕跡地點醒大家,學校表現不代表一切。

《破曉開戰》以青少年的口吻敍事,文字生動活潑,輕易引領讀者進入艾莉的視角,自輕度冒險又歡樂的野營切入,前一刻猶嘻哈帶著笑意,下個翻頁,情節急轉直下,集冒險與鬥智於一身的少男少女們跌入地獄境地後,迸發出潛在能量,在崩壞破敗間殺出重圍,一章接著一章,催升熱血讀者的腎上腺素,難怪會被改編成電影,但我不認為電影能完整呈現小說中的深層思維與轉折。

小說並非全然的冒險犯難,亦不陷入說教泥淖,一次又一次的個別行動、重聚與檢討,讓讀者隨著主角進行反覆思辨。他們並非無所不能,他們在解構與失序中迷惘徘徊,在為與不應為的模糊地帶間自我質疑。當道德觀面臨崩解,你只能信仰直覺與大自然。關於道德與秩序的解構與重組,留待小說自行說個明白,版主再次跳回實際層面的吃喝拉撒睡,一旦抽離文明世界,你要怎麼尋找水源甚至挖糞坑?學校同樣沒教。(笑)我們所謂的教育,可能比想像中薄弱,一個戰爭的大浪襲來,便摧枯拉朽地被瓦解。各位同學,忘掉軟趴趴的夏令營,立馬參加野戰實習吧!

 

 

 

書名:明日戰爭1 — 破曉開戰 

      The Tomorrow Series #1Tomorrow, When the War Began

作者:約翰.馬斯坦 John Marsden

譯者:周怡伶

出版社:遠流出版

出版日期:201181

作者官網:John Marsden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