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八月三十那日,三劍客的娘親下了武林帖後,軒少俠的娘親百般猶豫
看在軒少俠眼裡,實在是焦急萬分,軒少俠心想,去就去,WHO驚WHO!
 
幸虧三劍客的娘祭出:妳在台中一個人帶,來這兒可是多了好幾位保母呢!
軒少俠的娘就這麼厚顏無恥地帶著軒少俠,駕高鐵名駒往幸福農場白吃白喝。
 
 
 
(軒少俠何許人也,詳見流煋蚱蜢劍
 
純屬虛構篇那時,少俠易容來亂的,三劍客非但不以為忤,還張手歡迎少俠,豈不令人動容。
 
幸福農場座落在無垠的稻浪青青間,農場正中是劍客莊,樓高數十丈,少俠將馬兒繫縛妥當
 
入內後打開銅鑄大門,赫然是片石砌草披的偌大練武場,想必這就是三劍客平日習武所在。
 
傍晚時分登高至嫣霞樓遠眺,一片動人夕照,常使莊主夫人佇足在此而忘了洗衣服。
 
 
少俠暗忖,此番君子之爭,純粹比劃,切莫傷人為要,哪想得到自己其實技不如人!
 
黎明即起,騎孔明車疾行連續坡路逾百里,對三劍客的老大而言,不過是一盞茶功夫便搞定。
 
看似平常的轉輪陀螺,具有比轉經輪更強大的念力,配合傑哥的輪指飛腕,須臾間傷人於無形。
 
 
 
 
比馬術,瓜哥的馬上功夫是一流的
 
 
 
比滑梯,軒少俠滿心以為穩操勝算
 
 
 
孰料瓜哥談笑間,如一葉扁舟盤旋而過
 
 
掌心相叩,探瑋哥虛實,意外的是對方內力綿綿不絕,一時間竟測不出內功心法源自何門派!
 
 
 
比輕功,軒少俠稍微搶先,怎知奔馳間,累及瓜哥摔了一跤!
 
 
 
 
瑋哥借少俠娘親傳聲石一用,這傳聲石功能繁複,外人只道是顆黑石,不知其實機關重重。
 
哪知瑋哥不過把玩個片刻,便破解三重機關,不負他鬼谷子再世的名號!
 
 
 
 
軒少俠一時心虛,竟戳上瑋哥的腦門直呼:喂~我娘親的石頭,你還是不還!
 
 
 
瓜哥沈穩地笑笑說:我們本無意同你較量,要不是你放出風聲想找尋獨孤求敗老前輩,我們也不會引你到此!
 
 
 
少俠心中大喜,忙不迭地問:莫非獨孤求敗老前輩果真仍在世上,正下榻劍客莊嗎?
 
瓜哥不好意思地笑道:不瞞你說,我就是獨孤求敗,你看我頭上這腫包,便是為了找尋對手未果,四處磕頭給磕出來的。
 
 
 
 
少俠忍不出長嘆,看來,瓜哥跌那一跤摔得不輕,產生妄想了唄!罷了罷了,不如歸去吧!
 
少俠和娘親,打擾了一個晝夜,遂辭別莊主夫婦,離開幸福農場繼續尋找前輩的蹤跡。
而這廂劍客莊莊主夫人,正為了少俠娘親臨別的那句話傷腦筋。
 
少俠娘親是這麼說的:真不知我們走了之後,是會被妳設黑名單呢,還是取得下次再見的資格!
 
莊主夫人左思右想,倒底要不要將他們列入黑名單呢?欸~真是傷腦筋!
 
 

 

 

 
 
番外篇:
阿瑋在車上逼問軒兩三次:軒軒你比較喜歡瓜瓜還是我?
軒軒答非所問的說:不要! -->  讓阿瑋挺失望的
回到台中,我慢慢地重新幫阿瑋再問過。
 
Camille:軒軒,你比較喜歡瓜瓜哥哥,還是阿瑋哥哥?
軒軒:阿瑋哥哥
 
Camille:那你是比較喜歡阿瑋哥哥,還是瓜瓜哥哥?
軒軒:瓜瓜哥哥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