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嘎眯起了個大早,天微微光,便來到辦公室撒野,一逮到阿婷小妹妹,開始口沫橫飛……(上班時間還沒到,先講個半小時會怎樣)

嘎眯:妳彰化來的吼,那妳說說看小黑蚊的台語怎麼講!

阿婷美眉:嗯~黑金鋼?

嘎眯大喝:錯!是黑微蚊,也有人說黑微仔蚊微仔,下次別打成小黑蚊,知嘸!?(渾然忘了在今天以前,自己也KEY小黑蚊)

 

嘎眯:那妳再說說,怎麼寫 畫虎爛 三字?什麼來頭曉得嗎?

阿婷美眉小小聲:啊就 話唬爛 啊

嘎眯飆嗓大大聲:不是說話的話,下次要寫畫圖的畫,知道了嗎!?話說OOXX XXOO   (圈圈叉叉,表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嘎眯下巴持續上揚)

嘎眯:還有還有,俗辣是火星文,下回要寫豎子!

阿婷茫然:什麼豎子?

嘎眯:吼~軻怒斥太子曰,今日往而不反者,豎子也不要跟我說妳沒聽過荊軻!

 

說著說著,一隻短腿,很沒架勢地硬要跨在OA隔間板上,又繼續耍流氓學榕樹下九叔公講古,連楚留香胡鐵花都搬出來了,阿婷沒氣質地亂笑一通。

嘎眯拍桌:笑什麼笑,要想在職場殺出一條血路來,就要拿出咱們下港人本色!強驚狠,狠驚無天良() 懂嗎!  (大姐大益發狠惡,眥目盡裂)

這會兒,阿婷美眉更是笑得連眼淚都噴出來了

嘎眯:對了,從今天開始,咱們往來公文,要改用台語! (是誰台語不輪轉的啊)

 

啊~不管啦!總之,姐姐妹妹們,坐我前後左右的氣質美女們

就算妳們受不了恁爸長,恁爸短的,給恁爸看就是啦!

啪! 

(受到小說重擊,辦公桌立時下陷寸餘,足證嘎眯內力深厚)

書拿去!

(疑~小說好像還沒上市吼~???)

上面這段不好笑?歹勢啦!

以認真嚴謹自持聞名的嘎眯,就是少了點戲胞

要找笑詼?找幽默?找熱血?找施達樂去!!!

高雄舊名打狗,屏東卡早是阿猴,萬丹是街仔頭~

下淡水一帶,阿猴這地盤上,只要有小貓在,誰敢自稱大尾!

說起這隻醜貓,雖給取了個不甚響亮的名字,但他流氓心性,天生反骨,鑽孔鑽縫,專作人所不作,專管人所不管,越是要他往東往西,他偏要飛上天去;越是要他幫忙,他越是伸手要錢;越是叫他別管,偏生要插一腳才爽快。

小貓天不怕地不怕,即使黃飛鴻無影腳欺上身,劉銘傳黑旗軍逼眼下,他也沒在驚的,這隻肖貓,獨獨逃不過美女阿容的掌心!

台灣被清朝割讓給日本那時,既是一個偉大的時代,更是一個窮兇惡極的時代,義士、流民、惡棍、漢奸、苦老百姓,什麼都有。而小貓,什麼都算不上,嘴巴上有錢才辦事,骨子裡全憑義氣竄流,表面上逞兇鬥狠混地頭蛇,說到底,是古道熱腸,肝膽相照的好兄弟。小貓的存在,不啻予道貌岸然的名流一記爆栗。

你若要稱他英雄,恐怕會被他踢飛,小貓自詡為流氓,憑一套流民心法走天下,普天之下,莫非土,朝廷命官,中原高手,日本忍者,黑心好業人,都不在小貓的眼裡。他從不空講人情義理,不誇口俠義,沒有金光閃閃,瑞氣千條,小貓作事,單四個字,適情適意!

以上這段,夠多了吧?THE END

若我再多吐露幾個橋段,未免破壞其他人的閱讀樂趣,在此略過不表!總的來說,「本色」是本精彩好看的小說,初看時,小說中動輒「恁爸」「肉圓」的,差點令嘎眯纖細的氣質 (SINCE WHEN?) 神經碎斷。再往下看個幾頁,則令我拍案叫絕,小貓的故事,趣味橫生,詼諧中有認真,認真中帶戲謔,戲謔中具意涵,意涵中又鑽出一味無厘頭,真真假假,笑忘人生,假假真真,滋味人生!

 

小小OS:對了,書中有位英國來的郇和,不但是博物學家,花鳥蟲魚,天文地理,無一不通,將來還打算以小貓的故事寫作"本色",哈~作者對郇和的稱讚,敢情是在說自己啵兒讚!

 

讀著「本色」,嘎眯一會兒笑到飆淚,一會兒慷慨激昂差點要拔劍而起跟著小貓去殺敵。就連作者的台語教學,或諸如148頁上頭的「辦照收錢,治國良方」,都令我絕倒!這本小說,很流氓,很過癮,對於雲林流氓窟來的嘎眯而言,十足親切,也沒別的,就是對味!

喔耶~~我真懷念咱們蹉跎人充滿人情義理的雲林老家啊~~~(暫告一段落,擺駕碎唸區,繼續自嗨)

 

書名:本色

作者:施達樂

出版社:明日工作室

出版日期:近期出版

 

【頭殼壞去,繼續自嗨,不喜誤入】

我挺怕姐妹書友們一看到「本色」題材就怯步,奉勸姐妹們揚棄成見,少當一天的氣質女死不了的!話說,我小時候略打過拳,後來在學校修兩門拳術,皆拿最高分,同修拳法的男生,從不敢在我打完後上場~(瞎米?我沒提過???

我九十高齡強項嚼檳榔的阿嬤那來自隔壁庄頭的二哥,也就是我二舅公,是地方上武藝出名的長輩。據表哥誇口,他曾親眼目睹年逾七十的二舅公,輕身一蹬,就自門埕翻身上屋簷,這點我九分存疑。我生得晚,對他老人家的唯一印象是白頭毛配白西裝,穿著啪哩啪哩,臨終前幾年還有些肥滋滋的。我怎麼都無法想像一位肥滋滋的老頭能變得輕飄飄

二舅公武術不外傳,僅傳親兒,老爸為了習武,每天在他們三合院外借縫偷師,後來二舅公的傳人中,並無一人勝過老爸。並非我想念作古多年的老爸而瞎掰,咱們老家叔伯數十人有嘴有憑有證甚至有照可考的。

不良爸娶了我那溫文嫻雅的老媽,婚後七年,嘎眯五歲,在老媽淚眼相對下,老爸棄武從商去。看得出他們剛訂婚時,我老爸還一付痞子樣吧!?

 

就我與老爸短短十二年的相處中看來,對於不爽快者,他從不招呼;村人找他治跌打損傷,他從不收錢。可惜他過世的早,兒女當中,只有嘎眯曾自他閒暇時玩笑般隨性傳授,習得一丁點拳法。

三個弟弟,無一人識武,無一人有老爸你兄我弟的豪情,無一人具備老爸說一不二的魄力,此嘎眯平生一憾也!!!

我小學前因為老爸窮赤,鎮日耍玩老爸練武的傢俬。(也有相片為憑)

可惜,咱們姐弟四人在老爸走後,有溫文老媽的調教,全進入品學兼優好學生加工廠去組裝,要不然,嘎眯也許不是嘎眯,而是嘎嘎叫俠女了!

貓魂上身,版主仰天長嘆~~~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