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我領著機車小小孩找甲蟲,撈蝌蚪,被蜜蜂追,數螢火蟲,作所謂的生態之旅時(各方施主大德,萬萬不可捉回家嘿!),總自心底油然升起一種怪異到不行的感受。

如果能帶著兒子搭乘時光機,咻地飛到我的童年,他肯定驚笑連連吧!

天晴的早晨,只消站在庭院,往左一望,就可以逮到玉山主峰,飆唱南投縣歌:玉山高,濁水長,南投屹立在中央… … 然後,創作「豺女」會莫名其妙地接唱到:年紀小,志氣高,將來作個大英豪。(壯志凌霄的勒)

後山溝滿坑滿谷的蝌蚪,夏夜裡,青蛙、紡織娘囂張合唱,擾人清夢

春夏之交,鑽過外婆種的含笑和幾叢茉莉,螢火蟲多到爆

濕氣厚重的午後,紅蜻蜓漫天飛舞,無限量放送

天牛、鍬形蟲、獨角仙、蟋蟀、螳螂、知了… …,滿山遍野,俯拾可得

這些小生物,遠比我的樂高積木,更加「樂高」!

那時的天很藍,水清甜可飲,幾時聽過小孩子喊「我好無聊喔」

童年再平常不過的事物,曾幾何時,變成一種假期 驚喜了呢?

在父執輩經濟奇蹟起飛前,台灣囝仔若能多些個扣人心弦的好故事,讓大家由衷地愛山、愛水、護生的話,大環境會有些不同嗎!?(一個不小心,再度化身白頭宮女。狗改不了吃屎,嘎眯改不了話多    Orz)

繼《少年醫學生的反擊》之後,總算找到另一部讓嘎眯想用力推薦的青少年小說,那就是書名古怪誰人懂的《獸之奏者》!雖然注音還不認識我兒子,嘎眯已準備買齊一套四本當兒子的聖誕禮物了!(根本是買給自己的吧!)

少女艾琳的媽媽,是有著綠色瞳孔的霧之民,台一點的話,簡稱非常女,非常女所生,自然也是有著綠色雙瞳的非常女。艾琳的媽媽不見容於村民,卻憑藉著獸醫好本事,成為鬥蛇中最強的「牙」的守護者。這個國家打仗,全仰仗鬥蛇,才能攻無不克,「牙」,更是鬥蛇中的霍去病。

在艾琳媽媽的照顧下,所有的「牙」在同一時間,爪牽爪,上天堂。代誌大條了,畏罪怕事的監察官,決定將艾琳的媽媽處以極刑,扔進沼澤裡,讓野生鬥蛇生吞活剝。十歲的艾琳,嘴裡啣著鋒利短刀,在沼澤中泅泳,不救媽媽誓不還,不容媽媽盡成餌!少女小小的身影,在沼澤裡載浮載沉,艾琳能否成功營救媽媽,逃出生天,遁居山林原野?

光是序章,已令我揪心,接下來就不多提內容。當我看到「被人類操縱的野獸是很悲哀的。若是在野外,生死都能由牠們自己掌控。然而自從被人類關起來之後,牠們便一點一點地衰弱。親眼看著這種事情發生,實在太痛苦了」便忍不住跟老媽哀號:「媽~晚上我不吃肉了!」

待番小子入睡,嘎眯總算得空,趁夜看完第一集,我陷入二度哀號:「救命啊~第二集何在!」

別笑我書癡,你不妨先試閱第一集(反正特價嘛),再來回報版主,我賭你想看第二集!

 

少女艾琳,與絕不可能跟人類親近的神獸,命定相遇

由艾琳展開的故事,如史詩般的開濶悠遠,令人心神嚮往,透過少女的視角,我好似乘坐著透明翅膀,飛過高山雪原,掠過森林曠野,親身領略花香草長,鳥囀蜂鳴。

既是寫給青少年看的小說,文字絕無晦澀難懂之虞,揉和三分奇幻,又穩當地叩合現實,無論是生物百態,政治鬥爭,成人世界的詭譎,人與人的情感細膩處,人與獸交流的微妙星芒,都藉著簡潔又充滿立體感的文字,化作栩栩如生的畫面。

這套《獸之奏者》,已被NHK改編成動畫,喜歡宮崎駿動畫嗎?喜歡那些溫潤動人的故事中,所傳達的人法自然的理念嗎?那麼,你怎麼可能不被少女艾琳所吸引呢!

看著看著,我的心思遠颺至童年的藍天麗日,如果我們的孩子,都能被這樣的故事餵養長大,會不會多一絲可能性,還我原本的好山好水大自然呢?

 

書名:獸之奏者I 鬥蛇篇

作者:上橋菜穗子

譯者:羊恩媺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0912

↑討厭隨文播歌的人,SORRY啦!↑

奇怪,我讀這本書時,腦海裡響起的

既非魔法公主,亦非風之谷,而是地海戰記

 

【嘎式碎唸】

早在一年前,嘎眯得知這套書的存在,還竊笑書友PIGGY沒事跟人家試讀什麼孩子氣的少年小說。最近在恒川光太郎的作品封面書推,再度瞄到上橋菜穗子,傳聞說她是什麼日本三大奇幻女作家,我姑且紆尊降貴,勉為其難地裝小,瞧瞧這套少年小說是怎麼回事!誰曉得《獸之奏者》出奇地對了我的味,我的心智年齡,果真停留在少年!

曾跟著嘎眯領隊參觀蜜蜂農場的親朋好友們,還記得女王蜂怎麼分封?蜂王乳怎麼產生嗎?不記得?很自然!因為嘎眯沒有作者的說故事能耐!

如果編教科書的那些叔叔阿姨們,都來師法上橋菜穗子說故事的功力,學生根本不需要死背,生物自然考滿分!(記得別亂寫什麼鬥蛇啦,王獸啦,保證扣分!)

還有還有… …

話還沒講完,凍未條的王獸,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自空中俯衝而下,將囉嗦版主叼走,扔進沼澤裡餵野生鬥蛇,普天同慶!萬歲~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