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爸若無法於周末返家當兒子的大玩偶,嘎眯便獨力伴遊

就算不出遠門,也會玩水 踢球 投籃 或者捉蝨母相鬥什麼的

萬一打雷下雨,便在室內畫畫 玩黏土 讀書 丟皮球

 

鮮少讓軒悶到!

 

我以真心向小人 無奈真心換絕情

 

稍早在噗浪看過我碎唸的人快閃

以下純粹瑣碎家醜 不喜慎入!

 

該週六早晨,幫軒剪好指甲,帶他出門玩,中午吃飽飽

軒午睡時我仍不得閒,需掃除老家庭院落葉,等他午睡起床又帶他出門踢球

傍晚到阿姨家裝幾桶山泉,順便小聊了兩句,前後不到十分鐘

軒一心想玩姨婆家超大水缸裡的魚蝦,催我快點

我見軒軒在車旁磨蹭,提醒他車子沒洗有點髒,別亂摸

稍後,阿姨讓軒盡情打撈他們家機伶的蝦兵蟹將近半小時

 

OK 玩也玩夠了 該打道回府晚餐

這時我發現 車子左側 自乘客座直至尾燈附近被刮傷

早上才剪過指甲的利爪軒 在我小聊的那十分鐘內

締造約 W: 70c m x H: 40c m 的大面積刮痕

刮痕雖然不深 且車齡剛滿兩年 不算新車

但這好歹是我努力很久才痛下決心買的 嘎眯愛車 no. 1

怒火中燒的嘎眯 礙於在阿姨家不便發飆 冷冷地叫軒上車

 

半路上 小子知道代誌大條了

見向晚的太陽被幾道淡薄雲彩橫切過

撒嬌說:媽咪~妳看,今天是漢堡太陽哎!

呿~想轉移焦點,沒那麼便宜

↑ 話雖如此 如此童言童語 仍稀釋幾分怒氣 ↑

待回到家,怒氣再減幾分,已無大開殺戒的 fu

遂令小子罰站,鄭重地惡狠狠地訓話

嘎眯老媽竟背著軒,幫他小聲求情說:

啊不過是刮兩下,停路邊也難免會有小刮痕啊,幹嘛那麼兇!

嘎眯:呿~ 沒打他就不錯了,妳自己去看看他的成績

 

算老媽還有良心 到門外看過車子後 倒抽口氣 不敢再多說什麼

↑ 拍勢 近十天沒洗的車身 小髒 ↑

無法拍出全貌 僅對焦拍一部分 作為呈堂證供

雖可處理 但我會記住這筆帳

請十年後的未來小子支付!

 

 

幸好他刮的是我的車

萬一是別人家的車,賠不起的嘎眯,可能會吐血

訓了半天,最後,我重申:

千萬不能刮車子,萬一… …所以… …總之… …

要愛惜車子,別人的車更不能碰… …

 

軒狀極無辜,甜甜地答應:

好,媽咪,我知道錯了,以後我不會再刮〝妳〞的車了 

聽到那個〝妳〞字,委實感到毛毛的 

嘎眯:不只我的車,任何人的車子都不能刮……

旻軒:嗯,我知道了!

我絕對不會再刮車子,也不會刮別人家的車!

 

嘎眯稍微放下心中大石

驀地想起四歲小嘎眯將爸媽珍藏的數十張黑膠唱片拿去地上磨毀的往事 >"<

 

5秒鐘 ... ...

 

軒又問了:

我可以刮姨婆家的嗎!?

 

 

 

XDDDDDD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