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有夢最美,你會因為理想比現實美,就活在想像的世界嗎?

九歲的康納,恐懼「鬼人」存在,老是抓著一隻玩具貓四處掃描,嘴裡發出喀-喀-喀-,嘩-嘩-嘩-的聲音,不斷重覆地說:「貓。知。道。」前一所醫院說他有自閉症,學校對他束手無策婉轉勸退,康納的媽媽蘿拉身為知名作家,習於架空的異想世界,不以康納的幻想為忤,卻受不了他的乖戾,不知該拿他如何是好。你能想像他無論到哪兒,都要拿著玩具貓充當守護者,腰纏四條繩子,洗澡怎麼洗?睡覺怎麼辦?稍覺得不對,便一再調整,直到他覺得正確為止。康納與蘿拉之間的親子張力永無休止,康諾的行為,不僅干擾到惟一的妹妹,更殃及父母的婚姻。

蘿拉尋求傑姆斯醫生的協助,定時送康納來接受療程,然而,傑姆斯發現,康納並不像是自閉症,希望藉著與家族其他成員會談,進一步找出適當的治療方法。康納的爸爸樂於配合,妹妹毫無異議,惟獨媽媽蘿拉幾經掙扎、迴避、勉強接受,會談時絕口不提康納,而從自己童年時期的幻想人物「托岡」聊起,傑姆斯被托岡的故事吸引住,然而,虛構的世界,跟康納的身心狀態,有什麼關聯?

 

先前閱讀《向日葵森林》,對桃莉.海頓優雅從容又鞭辟入裡的功力佩服之至,這回閱讀《康納的世界》,一如《向日葵森林》般細膩,且更富有層次感,作家的小說裡有作家,故事裡有另一個故事,讀者尾隨傑姆斯醫生,一同耽溺在架空的異世界,不可自拔。我由衷期待作者將托岡的故事獨立出來,另外出一本書!

當醫生自問何以為了虛構的人物感到失落!?不由得讓我跟著喟歎,蘿拉的許多想法看似詭辯,又有幾分合理。我們也曾深入戲劇、音樂、小說,隨之感到喜怒哀樂,當時感知的一切,是如此逼真。你無法觸及雨林的一隻鍬形蟲,卻可以承認那是真實存在的;你感受到故事裡的傷與痛,卻宣稱那不存在?

真實與想像之間,真有那麼刻板的界線?蘿拉:我對世界的了解並不是如此刻板。… …圍繞在我們四周,被我們視為真實的東西,就跟托岡一樣不真實。因為我們能看到聽到或在地圖上確定某個地點,那樣事物就顯得比較真實。我們沒有辦法脫離自身去證實某樣東西的存在。因為我能看到並且感覺到這張桌子,所以它對我來說是存在的,它便是『真實的』。但是對從來沒看過桌子的澳洲土著,根本沒有桌子這種東西的存在。如果他知道這種東西,也只是存在於他的想像中。oh oh 這位版主太過份啦,居然引用了一大段 XD

傑姆斯自康納的爸爸聽到的說法略有不同,老婆想像的世界凌駕現實,對他而言,要比康納的行為能力來得嚴重。「在她腦子裡,真真假假全混在一起,你永遠分辨不清到底哪個是真的。你不知道她說的是真實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呢,還是想像出來的情節。」當他發現幼女也會說謊,加倍頭痛。

蘿拉不僅游走於真假邊緣,還主宰家人知的權利,有些事件,雖然是真的,一個人痛也是痛,何必讓所有人一起痛?不知道的人,得以繼續安穩度日?不知道,就不是真的了!?那麼,何必讓其他人知道呢?前些年,嘎眯一位親人意外身亡,長輩們選擇隱瞞更高齡的長輩,逢年過節總謊稱她出國旅遊。已經發生的事情,既然是那麼令人難過,何必將所有人都捲進來呢?奇怪的是,當時無法苟同長輩作法的嘎眯,藉此次閱讀,卻稍可理解蘿拉觀點。然而,理解是一回事,贊同與否又是另一回事。

 

為了治療康納,傑姆斯宛如走入能見度僅一公尺的重重迷霧之中,好不容易撥開一縷霧氣,確認眼前所摸到的是棵樹,又陷入見樹不見林的謎局。閱讀《康納的世界》,有多重樂趣(實在不該將旁觀別人的苦痛稱作樂趣XD),既是治療,也是解謎,既深入兒童的心靈視角,也走進成人的詭譎世界。兒童的視角裡,有成人的複雜秘密;成人的詭譎世界中,有孩提的心之所嚮。感歎之後,迴響無限!

接近結尾的鋪排,雖可預先被猜測出部分,卻藉由最後一段對話,潑灑出恢宏的想像空間。作者文字簡潔、謎團深廣、傷感幽隱,無疑是比傑姆斯醫生更其卓越,更擅於抽絲剝繭的真實存在!

 

 

 

書名:康納的世界 Overheard in a Dream

作者:桃莉.海頓 Torey L. Hayden

譯者:史錫蓉

出版社:新苗出版

出版日期:201161

ISBN9789574514847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