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3457_10153345639553988_7694074984526779932_n.jpg 

 

太相像的兩個孤獨,終究無法成雙,我沒有太多感慨,該怎麼就怎麼罷。分手多年,前塵迢遙,前女友不和老公小孩規劃親子遊,反倒找我陪她出門,這不合理,我說不可以,她手腕上的痕跡說服了我。沙也加說她沒有童年,不記得學齡前的任何事,並非淡忘,而像是整個記憶被掏空,她的成長相簿從入學照開始,在那之前連一張相片都沒有。沙也加的爸爸每隔一段時間就說去釣魚,沒帶魚回家,只帶回種種謊言跡象。爸爸死後,她從釣魚袋裡翻出一把鑰匙和地圖,明知很傻,但,這有沒有可能是一把開啟記憶的鑰匙?

 

於是,我們出發,來到荒廢的土地,找到遺世獨立的小屋,屋裡的擺設彷彿在同一時間按下暫停鍵,無論是鋼琴上的法國人偶、未完成的練習簿、來不及收的咖啡杯、打了一半的毛衣… …都像是月黑雁飛高,主人夜遁逃,連孩子的課本都來不及帶去新學校,徹底遭主人家遺棄。若單是客廳裡的時鐘停在1110分就算了,屋子裡所有的時鐘和手錶都定格在1110分,難不成時鐘們約好同時罷工?無需皺眉已曉得不單純,我開始後悔踏進這屋子… …

 

 

 

人都有過去,大神亦難倖免,這是東野圭吾於1994年的作品,早期作品或許青澀不盡理想,或者不如後期作品沉穩,剛看這個故事會覺得懸疑氛圍恰如其分,這是我的菜啊!然而,讀者隱約察覺某些細節略顯違和,差那麼一點就不是天菜,因此我特地標註打了叉,惟恐過程有任何不合理,簡直是對東野大叔的侮辱。(被毆)

 

讀過一半才發現早先的違和及蛛絲馬跡皆係作者蓄意為之,猶如來自沙也加的記憶召喚,就是要你注意到不對勁,就是要你正視時光甬道的暗潮湧動,有些微驚悚,有更多悵惘。時間膠囊一經封存,就讓塵埃落定豈不省心,誰說非得重啟塵封的記憶不可?人們總說「放下過去」、「活在當下」,講得活似提得起放得下才是王道,殊不知記得一切的人或許偶有傷懷,遺落記憶的靈魂更其痛苦,與記憶無關但間接受害的人尤其無辜,是,沒錯,我指她的孩子

 

《以前,我死去的家》簡潔好看,打通我好奇求解的任督二脈,為了完全破解沙也加的學齡前之謎,我將早睡早起上班好的理智扔到一邊,展讀的當晚就將它拆解入腹,要是有家人斗膽半夜出面喊聲「早點睡」,可能會讓我當成打地鼠般敲暈,以免打斷閱讀正酣的魔咒。這本書宜夜讀,愈夜愈有感,讀到書末「是不是每個人都有以前的自己死去的家?只是因為不想見到一定還躺在那裡的屍體,所以假裝沒有發現而已。」墮入五味雜陳,了然、釋懷,但未必與過往和解,只覺再多掩埋的動作都是場徒勞,遂蜷成深夜時空站的感傷小獸。將記憶仔細摺疊藏妥,只留下光陰的衣冠塚,時光羽翼卻拍翅鬧騰,不停叩問過去的消息。

 

近來忙中茫亂,書寫讀後的手感和對文字的掌握皆遜掉了,自覺愧對佳作,單純給個字還比較乾脆:推~

 

 

 

 

書名:以前,我死去的家 

作者:東野圭吾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57月6日 

ISBN 9789573331643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