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5BMjAwNDg4MjA1N15BMl5BanBnXkFtZTYwNDg2MDM2__V1__SX1373_SY613_

 

對我而言,經典有兩種,一種好睡,一種好看。

蘿絲瑪麗的嬰兒》無疑是好看的經典,不消多說,看就是了!

 

古典優雅的布朗佛大廈,完全滿足蘿絲瑪麗的幸福家庭畫面,她和演員丈夫蓋伊罔顧友人勸告,執意搬入老一代紐約人視為惡名昭彰的大廈,空間這麼大,細部雅致討喜,加上她的巧手和夫妻同心,他們絕對可以讓傳聞中的邪惡之屋變成善美一隅!

硬要說大樓有什麼讓她笑不出來的地方,大概就是地下室有點陰森,隔音不良擋不掉鄰居的即時動態,在此結交到第一位朋友的友誼相當短暫。此外,同一層樓的鄰居老夫婦叫人吃不消,其實老夫婦也沒什麼不好,充其量就是過度熱情,副業包打聽,連粉刷工錢、椅子要價都不忘打探,可是,老太太心直口快又不至於討人厭。

說也奇怪,最早接受老夫婦晚餐邀約的是蘿絲瑪麗,和老夫婦愈混愈熟儼然人家半子的卻是蓋伊,去老夫婦家比走自家廚房還要勤。更怪的是,她作了一場詭異的夢,太逼真而不像假的,太荒誕而不像真的,幸好那終歸是一場夢。蓋伊的演藝事業逐步開展,她也如願以償的懷孕,鄰居介紹的產檢醫師優秀無比,老太太每天幫她準備生機營養飲料,保證讓她肚子裡的小寶貝頭好壯壯。可是,為什麼丈夫不敢直視自己?為什麼她持續腹絞痛骨瘦如柴卻不准她諮詢其他媽媽寶寶經驗談?為什麼最關照她的忘年之交約她見面卻遲遲無法現身?

 

中學時代的嘎眯,只要有電影可看,從來不怕考試煎逼,沒時間就犧牲考前準備,沒電影就看電影雜誌,不過看了幾本電影雜誌,你會開始以為楚浮住在隔壁,葛麗絲‧凱莉音容宛在,你不可能沒看過希區考克這麼響叮噹的四個字,也不可能將新浪潮當成移民潮,或誤以為侯麥為某種麥類。初知道米亞‧法蘿 (Mia Follow)這名字的時候,我還小,她已經不年輕。不知在哪兒看過有人說她在媽媽那一代剛出道時的氣質,就像是我們這代的葛妮絲‧派特蘿(Gwyneth Paltrow),這真是令我震驚的形容!就好比我初次看到肥肥的玉婆,而我娘偏要說伊麗莎白‧泰勒芳華正盛時有多美一樣地不可置信。

 

127173876154

 

只看到 Mia Follow在伍迪‧艾倫和其養女傳出不倫後重登媒體版面的影像,很難想像她昔日樣貌,僅看過《開羅紫玫瑰》在內的幾部電影實在不夠,找回1968年由大導演羅曼‧波蘭斯 (Roman Polanski) 執導的影史經典《失嬰記》,便曉得果然人都有過去,天啊,1968年,我們尚未出生,米亞法蘿正年輕。她將故事中神經質,但絕對神經質有理的蘿絲瑪麗演得太傳神,不知是否令奧斯卡金像獎的評審們坐立難安或怎的,居然只給《失嬰記》最佳女配角獎,並未以此片入圍最佳女主角。

 

 MV5BMTA3NzI4NzM0ODReQTJeQWpwZ15BbWU2MDg3NjAzNg@@__V1__SX1373_SY613_  MV5BMTM5ODgxNjM2N15BMl5BanBnXkFtZTYwNDY2MDM2__V1__SX1373_SY613_

 

 

原著威力,加上電影走紅,引發作者始料未及的諸多效應,該有的驚懼有了,不該有的神秘崇拜也來湊一腳,對往後的懸疑作品影響深遠,堪稱類似作品的原型(prototype),姑且不提一些誇張妄誕重鹹的拙劣仿作,以我輩中人較為熟悉的《魔鬼代言人》為例,還記得莎莉‧賽隆在片中被折騰得不成人形的畫面嗎?個人以為難脫蘿絲瑪麗的影子。

曾因《失嬰記》電影步調沉緩卻不敢挪移寸步而呼吸不順的人有福了!(笑)

原著《蘿絲瑪麗的嬰兒》分量不多,不在春花秋月雞毛蒜皮上作文章,純粹讓故事領進門,讀起來流暢全無滯礙,完全不必等導演切換下一幕場景,大可以順應自己的閱讀節奏,痛快地將故事拆解入腹。

對年少無知的嘎小眯而言,鄉野奇譚充作床邊故事,奇幻小說當作餐間飲,恐怖片不過是睡前調劑,往往我說還好,朋友卻說「妳太過分了這明明就讓人皮皮剉好嗎」,而當我說有點懸疑但不至於太恐怖,膽小的友人大概準備拿書砸我頭了。我常不知如何形容一部作品的恐怖指數。

 

身為媽媽,她最怕失去孩子

作為教徒,她懷疑經不起誘惑的浮士德就在身邊

生為人類,她最恐懼的是習以為常的平淡周遭潛伏著非人性與惡意

要是以上三者兼具呢?《蘿絲瑪麗的嬰兒》之所以成為史上最具影響力的恐怖之作,就在於它不必蓄意灑血或者堆積死傷數目,就能揪扭讀者懸疑驚駭的神經。蘿絲瑪麗漸漸發現,她和肚子裡的孩子可能被不懷好意層層包覆,身邊的人卻說她產前歇斯底里想太多,如果多數人的說法代表正確,她一個人的恐慌驚疑,莫非真是產前憂鬱?

故事涉及邪祟異端,卻不像聽人講述某神秘異域巫蠱流竄,恍若離自己很遠很遠。從日常公寓起居切入,讀來饒富真實感,卻不是將社會新聞放大審理似的令我髮指。《蘿絲瑪麗的嬰兒》讓人心神凜凜,知道虛構是一回事,知道陽光燦爛是一回事,太陽底下無新鮮事,幾個世紀前不乏邪教信徒,誰道現實現世中,就不再有詭祕追隨者?養小鬼、喝符水、冥婚、祭改… … 這些令東方人耳熟能詳的字眼,真的可以讓彼此存在同一個空間,卻保持距離很安全嗎?

恐怖駭人與否,同樣如人飲水,見仁見智。只能說,我在觀影多年後仍約略記得情節發展的情況下,閱讀原著蘿絲瑪麗的嬰兒》,就好像先看《魔女嘉莉》或《克莉絲汀的魅力》電影,才回去找史蒂芬‧金的小說般,少了三分攸關結局走向的懸疑張力,我不怕不駭也不發抖,仍感神經傳導莫名鼓噪。

 

 getImage

書名:蘿絲瑪麗的嬰兒 Rosemary’s Baby

作者:艾拉萊文 Ira Levin

譯者:柯清心

出版社:小異出版

出版日期:2014528

ISBN9789868870031

 

 

【作者介紹】

艾拉‧萊文(Ira Levin 

萊文是土生土長的紐約人,畢業於郝勒思曼中學(Horace Mann School)及紐約大學,主修哲學及英文。大學畢業後,他開始寫軍教片及電視劇本。萊文首部獲演的劇本是《從軍樂》(改編自麥克.海曼的小說),描述一位鄉巴佬被徵召加入美國空軍的喜劇,該劇讓安迪格里菲斯(Andy Griffith)步上星途,且於一九五八年改拍成電影,由安迪長期以來的好友及螢幕搭擋唐恩.諾茨(Don Knotts)擔任配角。一般認為,《從軍樂》是《美國海軍陸戰隊上等兵戈瑪派爾》(Gomer Pyle, U.S.M.C)的前身。其他劇本包括極受歡迎的喜劇《評論員精選》(Critic’s Choice)、音樂劇《見鬼!那隻貓!》(Drat! The Cat!)(芭芭拉史翠珊的經典歌典《He Touched Me》即因此劇而生),以及百老滙歷來上演時間最久的驚悚劇《死亡陷阱》(Deathtrap)。 

萊文的第一部小說《死前之吻》受到廣大的迴響,使他獲得一九五四年愛倫坡最佳處女作獎。《死前之吻》後來兩度改拍成電影,分別於一九五六年及一九九一年。《死亡陷阱》是萊文最著名的劇本,創下驚悚喜劇在百老匯演出的最長記錄,並為萊文帶來第二座愛倫坡獎。一九八二年,該劇改編成電影,由克里斯多夫.里夫(Christopher Reeve)及米高.肯恩(Michael Caine)主演。

《失嬰記》是萊文最著名的小說,講述現代的曼哈頓上西區,撒旦崇拜與神秘事件。小說被拍成電影,由米亞.法羅及約翰.卡薩維蒂(John Cassavetes)分飭男女主角。羅絲.高登(Ruth Gordon)的演出榮獲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編劇兼導演的羅曼.波蘭斯基則被提名最佳改編劇本獎。萊文其他改拍成電影的小說,包括有一九七八年的《巴西來的男孩》、一九七五年及二○○四的《複製嬌妻》、一九九三年《銀色獵物》(Sliver)等。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