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計程車行,遇見紫蘿蘭老太太。

她被裝在一只精緻的匣子裡,默默對我發射訊息。

搞不懂,什麼樣的人,竟會將骨灰匣,遺忘在計程車上?

說出來難以置信,但是,我聽得見紫蘿蘭的召喚,要我想辦法將她弄走,她不想待在這個地方。一個陌生的、已經過世的、素昧平生的老太太,居然可以透過骨灰匣,讓我感受到她的心情,她喜歡我幫她找的新家,還隔匣傳音,說她想聽拉赫曼尼諾夫四號鋼琴協奏曲,順便提一下,我從沒聽過這首曲子,更別說是認識它了!

遇見骨灰匣之前,我的世界和紫蘿蘭,不曾有過交集!()一旦我注意到骨灰匣的存在,紫蘿蘭開始變得無所不在。原來,她不像我想像中的沒沒無聞,看電影時發現她,看牙醫時發現她… …失智的爺爺突然爆料,說這位紫蘿蘭老太太,跟我失蹤五年的爸爸是舊識?甚至連我那五歲的弟弟,都知道得比我多?

這個家裡到底承載多少秘密?只有我一個人在意失蹤的爸爸嗎?

若能找出紫蘿蘭和爸爸的關聯性,就可以找到爸爸的正確所在?

是不是只要幫助這位已過世的老太太,爸爸就會回到我們身邊?

我以為自己幫助了紫蘿蘭,其實是紫蘿蘭.派克助我一臂之力?

 

「誰真的認識自己的爸或媽了?… …起初,你以為他們主宰整個世界,此後他們的行情就一路走下坡。」這是一本,藉著少年盧卡斯自述,娓娓道出成長痛的小說,沒人知道他爸爸為何一夕間自人間蒸發,究竟是遭遇什麼意外?或是受不了這個家?人人說他長得像爸爸,然而,並不是長得像就可以,爸爸是無可取代的!爺爺奶奶已經很老很老,老到,連最後那一絲,在有生之年等到兒子回來的信念,都快跟著老朽、灰敗。媽媽慣常扮演著悲劇英雄的角色,好像只要人生重來一遍,她定能發光發亮似的,姐姐無可救藥,唯有五歲的弟弟,還算可愛。這個家裡,只有自己清醒!?或只有自己,長醉不願醒?

 

「這就是長大以後必須面對的殘酷現實,必須面對你寧可不要面對的事情,然後必須接受其他人跟你想像不一樣的事實,搞不好還離事實很遠。」《紫蘿蘭之謎》,針對青少年書寫,行文無晦澀難解,盧卡斯的口吻,時而感傷,時而批判,偶而故作無所謂,那是每個人都走過的,好似看什麼都不順眼的青春期,故能在第一時間貼近少年的思維脈動,隨之在意失蹤的爸爸,親炙其憤怒、吶喊與徬徨,總覺得物是人非,家人無一美好。隨著懵懂少年漸次覺醒,開始質疑,也許真正的家庭地雷,不是愛抱怨的媽媽,不是頽廢不自愛的姊姊,說不定得怪自己?

太過在意失蹤的爸爸,身邊的一切,無論是養老院裡的爺爺奶奶,獨立撫養三個小孩疲憊無力的媽媽,都變得次要,太過重視無法掌握的人生,而忽略眼前更值得關照的一切?得不到的,好像永遠是最好的?自以為冰雪聰明,其實一無所知?

 

「在爸離開後,讓我們結合在一起的東西,正是因為老爸不在… …盧卡斯雖然有盲點,亦有洞察世事的能力,他認識自我的過程,他的覺察與重生,讓少年失怙的嘎眯時有所感,比方,與母親的衝突,彷彿昨日歷歷,又恍如隔世。(笑)另外,我同樣以為,父親不在的那個缺漏,正是家人向心力的關鍵,如果不是因為爸爸很早就走了,那些年,我們未必如此同仇敵愾,團結一致地面對形形色色的難關與挑戰。

只是想要爸爸回來而已,為什麼會有那麼的、那麼的、那麼的… …困難!讀這本書,打這些字,有點分不清是與少年產生共鳴,抑或與年少的自己對話。無論爸媽以何種形式「缺席」,終歸是道傷口。要到很久以後,才走出心結,接受事實就是如此。有時會寧願沒有這種成長的烙印。

 

尋訪紫蘿蘭的同時,盧卡斯的爸爸圖像益形清晰,難過有時,不捨有時,忿恨有時,經歷痛楚和領悟,方能走出執著與迷思,在抽絲剝繭的過程中,有黯然,也有釋懷,這種過程,不僅是解謎,更是覺醒。

故事不長,魔幻與成長元素交錯,紫蘿蘭的骨灰匣與失蹤的爸爸有何瓜葛?令人亟欲一窺究竟!關於家人與家庭之間的凝聚與衝撞,更是搔到癢處,且耐人尋味。讀到結尾,簡直想和盧卡斯擊掌,大聲對他說「幹得好!」除此之外,我只有「痛快」二字能形容,也許,真的要有痛,才能迸發出快意。

 

 

書名:紫蘿蘭之謎 Finding Violet Park

作者:珍妮.瓦倫堤 Jenny Valentine

譯者:李祥銘

出版社:幼獅文化

出版日期:201191

ISBN9789575748395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