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若是一場春日宴,明知它鏡花水月,總有曲終人散,明知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妳仍然隨心所願,打扮得美美地赴宴,陪他一段繁華,鬧鬧熱熱,綠酒一杯歌一遍,還傻傻地許了三個願,妳心底其實不傻,只是甘心淪陷。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新涼。     蘇軾《西江月》

從上海、北京、瞻里… …到香港,自崇山峻嶺到都市叢林,不拘流俗的慶長,好似邋遢謫仙人。她的外表淡定寧和,內心皺摺處,埋藏著童年暗影,在不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情愛鼓躁,心擰痛,遂化作兩面刃。

信得被收養之後,隨母親輾轉遷徙,直到清遠山的春日花宴,臻善美極致,過後只得墜隕。揮別那座山那個人,眾多懷抱流轉,再無舊時歡趣,空餘寥落。

正如妳不會為誰停留,那些生命中的過客,即使最愛,也不會是妳的永恆。

有些人事物,注定破碎虛空,妳揣在懷裡不放,揉進心底自虐虐人,就這麼欺哄一場也好。回首來時路,昔時的妳不復存在,痛苦是美的血肉,而妳,不再耽美。原來,沒有早一刻也沒有晚一刻的遇見,是為了將自己打碎、瓦解、攪和、重新形塑。

沒有故事,人生多麼寂寥。       (P.335)

《春宴》沒有甜美故事,卻有繁華起落;沒有糖衣愛情,卻有紅塵男女;沒有一生一世,只有今生緣會。人生庸俗,愛情實屬殊遇,曾經遇見,已算幸運,何能奢求。

套用書中某段我個人偏愛的譬喻,到了一定年紀,你會開始發現,這一切猶如夢幻泡影,我們愛過哭過恨過傷過走過,無從憑靠,更無自由,一路上所作的事,不過是在擊打泡泡而已。

恕嘎眯孤陋寡聞,初見作者名字安妮寶貝,以為是某言情教主,後來看了幾篇網友相互撻伐的文章,難掩心中好奇,不知是什麼樣的作者,能引起兩極反應。閱讀《春宴》不到五十頁,信手摘錄的語句已不下十句,且看其中幾句:

也許,我覺得自己老了,喜歡舊的逝去中的事物,喜歡復古的端莊和單純,不接受新興改造、科技、俗世愉悅、衍變中的價值觀、時髦、流行口語... ...所有被熱衷被圍觀被跟隨的一切。也不信服於權威、偶像、團體、組織。周遭種種,令人有錯覺,貌似精力充沛更新換代,內裡卻是被形式重重包裝的貧乏與空洞。 (試P.10

個體因為缺少安全感,趨向由集體和潮流中隱匿和消亡自我,究其實質是一種意志和獨立性的虛弱。 (試P.10

人若被世間遺忘,一定同時也在選擇遺忘世間。 (試P.15

高級的感情,最終形成精神和意識。低級的感情,只能淪落為脾氣和情緒。(試P.48

若文如其人,既不追索群體認同,挾著強大精神力,不淪為脾氣和情緒的小獸,莫怪作者平素低調。不欣賞的人謂之故作姿態,欣賞的人謂之孤潔真樸。

展卷閱讀,嘎眯暗叫慚愧,這哪是隨意扔幾撮味精的快炒式言小,分明是作者費工費神文火烹調的工夫菜。是那種讓讀者要嘛蹙眉扔書,要嘛極端有愛的個性作品,難怪引發論戰。只想讀故事,不具備耐性,平素不愛天地留白,不留思辨餘裕的話,不建議閱讀。

不合時宜是一種選擇。她選擇倒退性的隱遁的生活,以此對抗心存失望的時代。

也許,我也覺得自己老了,在世間找不到位置,卻能在這本書中,找到一方天地,從容赴宴,安然入座。即使曾質疑書中人物的抉擇與作法,即使我同樣不知道這年頭要上哪兒買到繡花鞋,亦不減閱讀《春宴》的興致。簡單的說吧,閱讀《春宴》,嘎眯有愛。因為有愛,摘錄也忒多了些(掩面)。

小說中的人名地名重複出現,臨遠,春梅,味空亭,信得,一同,Fiona… …,縱觀大千世界,也總是重複而已。好比A城的維若尼卡,必有B城的維若妮卡遙遙呼應。慶長與信得,似兩道平行線,各自延展出無數分岔小徑,交錯匯集。山高水遠有時盡,類似的人,類似的故事,規律的,頻律相近的,骨血不同的… …只要人類存在的一日,就沒有終止的一天。

嘎眯殷殷地趕赴初春盛宴,穿行過花滿枝頭,良辰美景奈何天。酒菜齊備,無絲竹之亂耳,惟昇平幻影,幻中不覺身是客。望著對岸酒過三巡,燈火明滅,只剩故事悠長,我繼續獨酌,長醉,不願醒。趁著微醺,任性地寫了篇讀後,看不出故事梗概是正常的,茶酒滋味,惟飲者自知。容我再借用作者一句話:「閱讀如同照鏡,各人擔當自己的擔子。」那麼,就這樣吧!(醉臥ing

 

 

書名:《春宴》

作者:安妮寶貝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1

ISBN9789573268710

 

 

PS. 春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陳三願... ...被歪寫成第一段那樣子,馮大叔會噴哭吧    XD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