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造訪一座城市,我經常太貪心

巴不得將著名景點一網打盡,不怕累、無懼腿殘、只怕看不夠

 

此後,寧可從容,不再被旅遊手冊制約

幾經思量,寧找M一同前往法蘭克福

 

話雖如此,嘎眯頭一天還是假民主地徵詢M的意見:

「妳要再去XX教堂嗎?妳想再去XX區喝XX酒嗎?

妳想再去… …街嗎?可是我覺得… …還不如… …←強烈暗示加明示

M:「不用啦,再去也差不多是那樣,妳決定就好。」←就等這句話!

 

M出門,默契佳,不會太黏,隨遇而安,少抱怨,還算能走

從不會嘴上說隨便,行動重機車,更沒有公主病,跟我很合拍

 

這天傍晚很累很累很累地離開會場,我不想走太遠

就在離飯店不遠的市中心,隨意找個鬧中取靜的天井歪著坐



主菜還不賴,牛排尤其好吃

M:在台灣要XXX以上的價位才有,在這裡隨便就有(歎)

嘎眯:小姐,妳好像忘了換算回台幣吼 XD

 

正當我準備列入下次再來的名單中,提拉米蘇超恐怖

好像不小心放到冷凍庫結凍半天又趕緊拿下來冷藏室解凍,補救猶嫌太遲!

豆腐若變成凍豆腐,加入火鍋正好,提拉米蘇蜂巢化的驚嚇指數破表

 

八十五分的晚餐

被整人甜點拉低分數,改列入謝謝再聯絡區塊

 

離開餐館,漫步回飯店,壓壓驚

順道逛逛上回還在裝修的 My Zeil

 

這裡面 除了電影院人多

即將打烊的低樓層 並無太多地球人

 

外星人嘎眯莫名地感到離自己的星球很近

 

嘎眯:「搭到最高點,應該有個異世界入口,可以滾回我的星球吧?!」

 

M淡定地說:「孩子,別傻了!」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