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姑家的餐桌上,我們數度聊起失落的南橫段

或許是風災景況過於驚駭,時過境遷,仍有點不敢置信似的

也有點像是當年宣告中橫德基段難以修復時的怔忡

我們聊著聊著,有種不知今夕何夕,明日又將如何之迷茫

 

 

 

 

表妹鼓舞地說

雖然埡口至向陽中斷,但你們可以開到利稻啊!

我前天才從霧鹿賞櫻回來呢!

 

 

 

賓大眼睛為之一亮,再三央求不無安全顧慮的嘎眯

嘎眯想了又想,真要更動原定行程,臨陣換將?

其實猶豫是假,享受被哀求才真

難得嘎眯不是那個想玩而需遊說的一方!

 

 

 

 

 

我們從海端出發不到半小時,賓大又忍不住聊起毀壞的路段及舊遊記憶

從樹枝上垂掛的剔透冰晶,埡口強烈陣風,天池懾人心魄

令人屏息的壯濶,無法盡訴之幽深

直說到野溪溫泉,不老溫泉,寶來溫泉,甲仙芋冰

所以嘍,我不是惟一有初老現象,動不動就想當年的人嘛! 

 

 

 

軒不住地發問,見他好奇的、著迷的、嚮往的神情

真像童年嘎小眯聆聽長輩閒嗑牙

尋訪空谷幽蘭誤闖祕境,窺見絕麗野瀑,翠峰墾地,靜夜星垂山野濶… …

那種願有生之年能一一尋訪的企盼

 

 

 

旻軒:這就是妳遇到老伯伯的地方嗎?

 

 

 

是啊,因為目標不明顯,當時甚至沒有立牌

開車經過的駕駛,很容易錯過這裡

印象中,我第一次走南橫時,就沒找到

 

 

 

總之,我一看到六口溫泉,開心地剎車,調轉方向盤

正值薄暮時分,溫泉旁有位老伯伯脫衣解褲

在我停車的那一秒,他連貼身衣物都打算脫下來

顯是想趁著近晚,且沒什麼人經過,準備泡個裸湯 

原本開了很久,也沒遇到其他車輛

我一停下來,後面就有兩輛車跟著好奇停下來

老伯伯手忙腳亂,連忙將衣服穿回去

我們雖忍俊不住,也只能憋回笑意

體貼地別開視線,假裝沒看到他臉燒紅的樣子

從包場單人裸湯,變成在眾人虎視眈眈下

和我們分享足浴,真是難為了老伯伯

 

旻軒:那老伯伯呢?他在哪裡?

泡腳,一點都不夠,我也要脫光光下去泡!

 

 

 

有人說,早有學者評估過… …等路段,皆是不宜開發造路的地質

我偶而會萌生不那麼科學的想法,有些美,鬼斧神工,不似人間凡品

或許只可遠觀,不可近玩,會是我們太貪心,妄想擁有

誤觸天地機關,遂被無名主宰收回?

 

 

 

 

  

 

 

 

 

 

 

 

我有時想問問司掌「良辰、美景、奈何天」三女神

曾經看呆了的畫面、無垠時間流裡的滔滔歲月

崩壞的瑰麗及壯美、錯身而過的人們

都被她們收進庫存了嗎?

這一切的變動,是為了彰顯「世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易本身」?

或者,只能以一種令人不忍卒睹的方式,教育人們無常才是常態?

 

 

 

 

 

 

 

 

旻軒瞋道:不公平,我都沒去過… …

 

孩子

前方路況不明

 

 

 

 

我們也只能給你一段

陪你一段

 

 

 

每個人的道路,都是獨一無二

無法複製,無可替代,無從假借

 

你不會重蹈我們走過的舊路

你會有屬於自己的人生風景

 

 

 

 

太陽下山明朝依舊爬上來

花兒謝了明年還是一樣的開

 

 

假以時日,你會發現這歌,簡單,也不簡單

節拍歡樂,簡潔直接,寫實無比

 

 

 

你會瞭解,有些事情,有些人,過去了,就不再

然後,你會明白,為什麼這一天

我會聊著聊著,突然無言靜了下去

 

 



歡迎加入嘎眯不搗蛋:https://www.facebook.com/CamilleTsai7531/

 

║台東池上║伯朗大道

【台東】迦路蘭遊憩區。水往上流。小農的蛋蛋幸福   

台東富岡漁港之港口餐廳。夜訪小野柳。給寄居蟹一個家

║台東縣東河鄉║達麓岸部落屋。都蘭風味餐 

║台東卑南║杉原海域。富山護漁區。認識蟹老闆和餵魚禮節

縱橫花東花海。主播體驗好玩

 






 

 

 

 

文章標籤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