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林烘焙坊的麵包,好吃到犯規,大口咬下去,飽了胃,暖了心,幸福不難。在深夜的燈火掩映中,烘焙坊散發溫熱甜蜜的香氣,劃破不夜城的矇矓瞹眛,除却上班族的疲憊勞頓,饗人間以愜意及安心。

除了漂亮又美味的麵包,店裡只有兩名店員。白衣服型男,像是走過世間風雨,徒留一池靜謐,永遠面帶笑容,溫和無欺,不知不覺地將人拐騙到底。黑衣冰塊臉,帥則帥矣,毒舌無比,舉手投足宛如藝術極致,光看他作麵包,已是視覺饗宴。

愚人節的夜晚,一名女中學生闖進來,打算投靠失散多年的姊姊,於是,店裡多了一個人,添了一張嘴,她出門上學的時候,不忘將香噴噴的麵包給順手扔在路邊,還沒有絲毫罪惡感?希實不是不想吃,而是,麵包留不得?

被布穀鳥母親到處托卵的希實,早就明白這世界是個大鳥巢,為了生存,她哪兒都能住。小學生木靈卻不一樣,他不諳生存遊戲,只想將麵包留給媽媽,只不過,天這麼黑,夜這麼沉,為什麼媽媽還不回家?

一冷一熱兩枚帥哥,無家可歸的叛逆少女,有家歸不得的男孩,坦承變態的宅男,熱力四射的人妖,八竿子打不著的幾個人,齊聚香氣四溢的烘焙坊。這一次,他們決定幫小男孩找出媽媽,即使得翻開城市的每一寸地皮,亦在所不惜!尋母守則第一條:在家靠父母,出門要靠堅持不懈的變態?

 

《深夜烘焙坊》這樣的書名,先是讓我想到漫畫《深夜食堂》,又想起《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有類似聯想的人,應該不只嘎眯。《深夜烘焙坊》並非市井美食漫畫,少了鮮明直擊的畫面,多了文字敍述催化,同在飽暖中品味人生況味;它不是半自傳體小說,少了瑣細說理的論調,多了酸甜苦辣,皆具備重新出發的補給力。

書中人物性格的稜稜角角,內心的曲曲折折,似乎都藉著美和子的那句:「麵包是公平的食物,無論在路旁,還是在公園裡,無論在哪裡都可以吃麵包,即使無法和家人一起坐在餐桌旁,即使身邊沒有人,也可以一個人吃麵包,好吃的麵包,任何人吃都一樣好吃。」得以熨平、開展、延伸,進而觸動讀者,讓人讀著讀著,好像貼近剛出爐麵包的熱氣,心中為之一暖;恍若置身烘焙坊的香氣氤氳,不由得飢腸轆轆。

我一直很羨慕那些「心情差就沒胃口」的人,對頭腦簡單、胃腸發達的嘎眯而言,美食正是壞心情解藥。無論心情有多麼灰,大口吞服最愛的食物,足以找回幾分心情美。然而,美食或可撫慰人心片刻,未必是終極救贖。烘焙坊裡的麵包,香氣襲人,使人心滿意足,卻對治不了陳年舊創。心傷因人而起,終須藉人修補,那個人,可能是別人,也可能是自己。

什麼都不懂,只好掛著笑容掩飾一切。

缺乏了一點什麼,才會這麼咄咄逼人,過得這麼辛苦。

勇敢走出真實自我,周圍散發自信的光,卻走不出自卑的角落。… …

人際間的互動關照,一個拍拍肩,適時的談話,痛心的斥責,甚至是淚水,都可能消融孤單,弭平內心的坑坑巴巴。大口咬下實體麵包,是一時的饜足;細細咀嚼施與受及愛的魔杖麵包,才是長長久久的幸福。

 

 

 

書名:深夜烘焙坊

作者:大沼紀子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三采文化

出版日期:201255

ISBN9789862296653

 

 

 

 

文章標籤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