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最重要】眼看就要上小學,而軒就讀的幼稚園並未教授注音,老媽有些擔心。

日前軒一位同學搭便車時,老媽發現這位同學心算超強,只要不超過五位數加法,隨你出題,他都能立即算出正確答案。老媽好奇地問他課後安排細項,更提前感受到競爭壓力排山倒海而來。

即使她老人家總說:「像妳大弟那麼會唸書又怎樣,我寧可他健康就好,不需要那麼拚。」看過這麼多天資聰穎樣樣讚的小朋友之後,軒外婆信心動搖,不禁私下聊起,由著孩子玩到大班是不是錯了?!

這天,軒外婆載軒上學途中,心生一計,決定利用時間,和軒一起背九九乘法。

 

老媽:「來,旻軒,你試試看,二一二、二二四、二三六… …

軒斷然拒絕:「我不想唸。」

老媽:「真的很簡單啦~」

這時,正好開車經過某事故路口,老媽心神一凜,放慢速度通過,兩嬤孫皆沉默

 

半晌,老媽重新振作:「我剛唸到哪裡,來,繼續下去,二一二… …

旻軒:「阿嬤,安全最重要,開車要專心啦!妳不能再背什麼九九乘法了,妳沒看到剛剛的車禍嗎!!!」

老媽失笑,就此閉嘴。

 

【我要很多人】老媽和朋友出門旅遊,軒若有所失。

那一晚,老媽和小弟都不在,只剩我們母子倆,軒在床上輾轉難眠。

軒悠悠地說:「我要像平常的一到五,我們睡這間,阿嬤睡另一間。不然就是爸爸回來,睡在我左邊,妳在我右邊,我不要像今天這樣子,只有我們兩個人,我會怕。」說到最後兩句,他眼眶都濕了。

如此多愁善感,等過兩個月老媽回鄉,他如何適應,我心中略微泛酸,勉強擠出歡快的語氣:「誰說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有熊熊,有姆姆,還有狗狗,他們都是你的好朋友啊!」

旻軒:「那又不一樣。」真是一語中的

嘎眯:「是不一樣,但是,我跟你說噢,熊熊是你要滿一歲那年,我去帶他回家的,他的棉花還是我自己塞的,毛是我親手刷過的,我去帶他的那天,還得在卡片上幫他取名字,我想了很久… …」總之,卯足勁,轉移焦點就是了

 

後來,我反覆自問,最大的差別在哪裡?除了技術上困難度增加外,老媽在或不在,有什麼影響呢?軒最在意的,似乎不是誰來接送,也不是下課後去哪裡,而是:氣氛!

老媽回來的那天傍晚,我更加確定了。

她回來的前一天,軒帶回在學校種的四季豆,開心現寶,我的反應是微笑說:「喔,四季豆長大啦,很好,我們明天等阿嬤回來,一起煮來吃吧。」見他好像期待什麼的樣子持續望著我,我又追加幾句,表示讚揚他們這群小農夫的表現。就這樣~

 

翌日傍晚,老媽一進門,軒急忙從冰箱拿出那包四季豆,興奮地衝到老媽身邊:「阿嬤,妳看,我種的四季豆收成了。」

老媽哇~哇~哇~的驚嘆個 沒。完。沒。了。。。。。

她說起讚嘆頌詞,渾然天成,簡直是如有神助啊!

軒聽得心滿意足,笑得閤不攏嘴,前一天自嘎眯身上期待未滿足的空洞,都被填平了。

嘎眯旁觀者清,原來,我太冷靜了!

雖然有稱讚,有鼓勵,卻遠不如老媽那般〝歡天喜地、鑼鼓喧天、普天同慶… …

我對老媽說:「看來,軒要的就是妳這樣子哇哇哇~啊!」

懂了懂了,嘎眯確實望塵莫及,甘拜下風 Orz

↓在軒的要求下,加了怪怪的野菜香鬆。↓

 

 

【妳知道葉少爺嗎】

下班進門便先聯絡薄,老師再次提起軒的反骨言行,傷腦筋,他最近在家裡表現不錯,孰料在學校卻不然。軒自己承認,中午睡不著,老師要他別動來動去,干擾別人。

軒:「可是我就控制不了,就是忍不住想動啊!」

另外,換他對其他小朋友說:我不喜歡某某某

嘎眯:「上次OOO說旻軒好醜,不要跟旻軒玩,你講到都快哭了,現在你這麼說其他人,不是讓人很傷心嗎?你自己不希望別人這麼說,卻這麼傷人… …

說著說著,再提到明知故犯的幾項行為… …

軒:「我覺得你們大人很愛生氣,爸爸媽媽是這樣,老師也是一樣… …

嘎眯:「如果你是老師,要帶一班25個小朋友,大部分的小朋友都乖乖聽話,可是有位旻軒,上課到一半,動不動插嘴,老師講故事時,旻軒想到什麼就說什麼,自以為有趣,即使不好的話也說出來了… …一次兩次還可以當成有趣,經常這樣子,你講課總是被打斷,你上課內容總是被擾亂,其他小朋友也因為旻軒而分心,你會不會變成一個好苦惱的老師?好可憐噢老師,請問這位老師您有什麼好方法,能改善這種情況呢… …

軒:「嗯,我知道,可是,四季有26個小朋友哎… …」言下之意就是中班讀四季時,班上還多一個人,老師豈不更累,完全劃錯重點啊~或許也因為我們平時 太 肯聽他說,很少打斷他,反而助長他插嘴,想到啥說啥,甚至嘴快愛頂嘴。

 

由於老師並未陳述細節,我一方面留言請老師舉例說明,另方面請軒再想想這幾日言行不妥處。軒認為這幾天自己確實有幾次唱反調,我問他,究竟是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

軒:「我也忘記了。」

嘎眯:「如果是那麼容易就忘記的話,就不值得全部說出口,你有意見還是可以表達,但要講出來之前… …

為了軒打破先前承諾,在校言行失當,約定好我洗澡時間他得罰站,並扣除他最愛的睡前故事兩本。

話到嘴邊轉一轉再說出口,別說軒了,我自己尚待修正吶,慚愧~結論是我也該罰站 XD

 

晚餐時,繼續吃飯不講話運動,免得老是將一餐飯,吃成法式晚宴。

軒見我神色漠然,初時還認真扒飯,怎知又持續不到五分鐘。

軒:「馬麻,我跟妳說噢。」

嘎眯:「等你吃完,我們再慢慢說。」

又過沒幾分鐘

軒:「馬麻,妳知道葉少爺嗎?」

為了想要講話,連葉少爺都拿出來說嘴,這樣就想誘惑我犯規嗎!

嘎眯噗哧笑出聲:「你也知道葉少爺啊!」

軒:「我當然知道... ...」

唉,又破功了,

 

當媽咪不容易,忍笑忍久了,會內傷的! 所以,我很難忍... ...  

打破自己立下的規矩,這位媽咪真是夠了... ...

 

 

PS. 某人認為,九族追逐草帽去那篇裡的望雨興嘆,歲月不饒人啊

既然某人說要超級比一比,我就來找找看

看相片才知道,前兩次果然沒有賓大,難怪賓大哀怨說自己還沒搭過纜車呢,哈~

 

20092月↓

 

20113月↓

 

 

20124月↓ 就像我說的滄桑感,軒少雨幕憶前塵,江湖夜雨十年燈   

 

沒錯,妳說得對,還真是歲月不饒人,他們有在大,我們有在老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