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星期六 桐花開了近五成 料想隔週會更美

怎知一連幾天大雨 將中部的桐花打得七零八落

428星期六 我開到牛耳門口 得知花況不妙便折返

改帶軒去暨大踏青 既是老地方

也沒什麼好說的 不過隨手拍胡亂記罷了

 

軒忙著撿拾落果 準備午餐給嘎眯

 

嘎眯則旁觀桐花開落

接連幾日風狂兩驟 部分桐花不及盛放 便遭無情打落

花期較往年更為短暫 說是朝花夕拾 亦不為過

 

小六轉學後 有位鄰居姐姐 名叫吳雅惠 和堂姐一字之差 綽號大不同

我們愛開這位大姐姐的玩笑 比方我在頂樓吹直笛 俯見她走過

便中斷原本的曲子 改吹「雨夜花」

「雨夜花」以台語傳唱,與吳雅惠有諧音之趣

 

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吹落地。無人看見,暝日怨嗟,花謝落土不再回。

花落土,花落土,有誰人通看顧。無情風雨,誤阮前途,花蕊凋落要如何。

雨無情,雨無情,無想阮的前途。並無看顧,軟弱心性,給阮前途失光明。

雨水滴,雨水滴,引阮入受難池。怎樣使阮,離葉離枝,永遠無人可看見。

 

當時年幼 不諳歌曲背後的時代簡史

《雨夜花》 原是一首名為《春天》的兒歌

思及《雨夜花》 不由得想起作曲家鄧雨賢

 

日據時代末期施行皇民化運動 禁唱漢文歌曲

鄧雨賢創作的《雨夜花》、《望春風》… …被加快節拍 改為日本軍歌

時值盛年的作曲家抑鬱返鄉 曲未老 心漸老

 

拜天秤座搖擺不定的平衡感之賜

先是感慨花鈿委地無人收

如臨一朝春盡紅顏老之荒漠

又覺化作春泥更護花也未嘗不可

 

天色漸陰 分不清早晨黃昏

 

一別昨日風雨飄搖 是日無風助興 軒仍努力不懈的放風箏

 

離開暨大 用餐之際 雨神再現 神威莫測

沿著投131縣道開回老家 暮春霏微細雨中  隨意走走停停

 

軒一想到可以不必回家 不用午睡 配合度奇佳

 

 

雖無晴天麗色好光影 拍不好無所謂 自娛至上

 

拍不停版主 拍到天荒地老 忘了回家

 














2012/04/28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