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京畫本讀罷,版主高度期盼續集順產,孰料續集一波三折,嘎眯等到花兒都謝了,又捱過三生三世,三京畫本2杳然如故,反倒來了《連城脆》。欸,也罷,沒魚蝦也好(拭淚),同是盛顏作品,對她的功夫道,嘎眯有相當信心。所以說,《連城脆》是三京畫本懷胎十月未滿,先給妳超音波照解悶來著?!

 

《連城脆》絕豔易凋.連城易脆

俊逸非凡曠世英才大哥,夥同沉默內斂宛如殘影弟弟,一同殺至南國打江湖順道遊山玩水,不意邂逅光華奪目不可逼視的世仇之女衛新詠。縱令大哥龍章鳳姿,亦無法贏得衛家姐姐芳心,然而,絕世美女的心思,非常人所能忖度,她終究答應嫁他,可她心裡愛的卻是另一個他。好不容易抱得美人歸的新郎,竟於大喜之日人間蒸發,敢情他理智提醒自己強摘的瓜不甜,抑或轉念決定貫徹先輩世仇殺伐史,甚至在某一秒頓悟了?

 

《寒鴉劫》生時麗若夏花.死時美如秋月

主要架構簡單說來,比照二秦二林,說是韓劇模式二男二女錯愛也行。江快雪自娘胎起,便中了無藥可救致命寒毒,身為武林至尊的外孫女,她不得習武,惟說得滿口好功夫,加上清麗脫俗人間僅有,單薄茌弱卻別具膽識,怎不令一竿子年輕少俠趨之若鶩!請想像王語嫣說武三倍強+外貌五倍強,追加氣度十倍強!快雪愛的那個呆子趙扶風,千里跋涉幫她尋找傳說中的解藥,此去經年,波折直逼西遊記。她不愛的那個徐輝夜,處心積慮接近她,妄想獨占她,可她不屬於任何人,命薄如她,終究活不過那一年?

 

《牡丹錯》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

杜甫筆下「皎如玉樹臨風前」的崔宗之,與汝陽王李璡之女李怡然青梅竹馬,怡然在這位大哥哥面前可盡情撒賴,無話不說,宗之對怡然卻祕密深藏,不僅止於兄妹之情。放浪不覊的青城,自從那年那日一見,唯怡然獨鍾,為了長安最絕麗出塵的牡丹,他甘心受縛,就算要他一年換二十四個老闆,青城亦甘之如飴。怡然與青城戀得一塌糊塗之際,宗之為伊消得獨憔悴,相思如滿月,夜夜減清輝,直至怡然驚覺… …

 

盛顏的文字,我在《三京畫本》說得忒多了些,當日我讚「作者盛顏,下筆如謫仙,華而不膩,工而不匠,細而不妖」,時隔兩年,依然作如是想,她的文字清奇其骨,灼灼其華。這三篇小說中的人物,大多到了偏鋒的境界,癡人癡過頭,任性則任性到底,至絕、至情、至癡、至性、至傻… …用情如斯,不走向絕處難矣!慶幸自己是沒稜沒角小老百姓,無需愛得那麼摧心扯肺的,然而,看小說的時候,嘎眯是偏好長相思,摧心肝的,沒熱沒冷擱成室溫的,讀來多沒意思。作者在《寒鴉劫》後記中提到,說是給主角留了點餘地,想來也不是那麼「後媽」的,嘎眯不禁捧腹,讓咱們等了那麼久的《三京畫本》,還嫌不夠後媽呀!

綜上說來,好似披著武俠小說的外衣,特寫情愛兩不忘?倒也不是全然如此,我在過去摸不清作者的武功路數,只覺得文字到了一個境界,書寫起功夫招數,同樣那麼動人,比方《連城脆》中的對決場面:「秦無咎的劍橫於面前,風神瀟灑,正是秦家劍法的起手式銀河吹笙,洗海聲的刀尖斜斜指地,還了一招水沉煙冷。… …劍作龍吟,刀聲如雷,攻勢猝然展開。」單招式名稱,已如此亮眼。

我在這三篇作品中,隱約窺得作者心中的武俠精神,多數武俠小說中的主角,即令少年任俠,胸懷磊落,仍免不了以暴制暴。然而,從《連城脆》的洗海聲,《寒鴉劫》的趙扶風,及至《牡丹錯》中的趙青城,姑且不論師承門規,就是他們自身稟性,亦不願傷人。看在徐輝夜眼中未免矯情,認為這類無謂的好人行徑,徒留後患,而趙扶風默然不予爭辯,不須旁人理解。末了藉李怡然之口道出的話:「真正的俠應該是這樣子的,能彰善,能癉惡;使人生,不使人死;可以敬,不可以欺。」或許正是作者嚮往的武俠魂吧!

 

 

書名:連城脆

作者:盛顏

出版社:明日工作室

出版日期:20125

ISBN9789862903209

 

PS1. 延伸網誌:《三京畫本》讀後

PS2.《寒鴉劫》共九折,除五,、七、八折以許巍詞句置於卷首外,第一、二、三、四、六、九折均以朴樹詞句開卷。對朴樹二字感到陌生的人,不妨想想范瑋琪,她唱的「那些花兒」,即為朴樹詞曲。嘎眯特別喜歡《寒鴉劫》第三折引用的〈傲慢的上校〉,以此終結版主無的碎唸,並與格友們分享:

我們笑著灰飛煙滅

人如鴻毛 命若野草 無可救藥 卑賤又驕傲

無所期待 無可乞討 命運如刀 就讓我來領教

── 朴樹〈傲慢的上校〉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