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恨交織"四個字,實在芭樂又耐用,正足以代表我對《雪中第六感》的三溫暖心情。

進一步套用某類愛情公式,想當初,男女主角初見面分外眼紅,滿心想將對方踹去南十字星,一個反轉,突地抵死纏綿,拿這種八股橋段來形容嘎眯對史蜜拉小姐的情感轉折,也不至於太唐突。

「史蜜拉,為什麼像妳這樣優雅嬌小的女孩,說話卻如此粗暴?」

「真不好意思,」我說,「竟讓你以為我只有這張嘴很粗暴。我會盡可能從裡到外都粗暴。」 ← 帥到掉渣了!有神快拜~

 

史蜜拉‧賈斯伯森,驕縱的格陵蘭人。公平點來講,她是格陵蘭與丹麥混血,只不過她的身分認同與歸屬感,擠不出多少丹麥分子,她服膺格陵蘭媽媽及大地,間或剝削有錢有情的丹麥老爸,她杵在邊緣地帶,戴著疏離眼鏡,冷覷丹麥人的偽天真樂觀,慣以手術刀般的精準思維剖析一切。

史蜜拉的堅強宛如冰封結界,卻不代表她可以漠視鄰居小男孩之死,更別提以塞亞來自人親土親的格陵蘭,還該死地挑起她幾條微不可察的纖弱神經。警方判定以塞亞只是單純的失足墜樓,三兩下宣告結案,史蜜拉搖搖頭,懼高症的以塞亞,不會沒事地跑上頂樓吹吹風,更別提雪地上的足跡,捎來幾絲詭譎難辨的訊息。

死亡的壞處不在於它改變了未來,而是它讓我們必須獨自回味過往。

史蜜拉無視警員與法醫的存在與威脅,她追蹤躡跡,徹底查辦,翻攪出一池餿水,順帶攪出幾枚疑情似愛泡泡,一個小男孩之死,牽涉層級遠不止幾串粽子足以形容,她押上身世記憶,蹈入冰雪陷阱之深,涉入罪行糾葛之廣,捲進暴力的荒漠天地,直到大小姐想要喊卡卡卡我不玩可以了吧,奈何上了賊船,回頭太難,這就是人生啊~

 

冰的形成過程極美。某個十月天,短短四小時內氣溫下降二十八度,

大海波平如鏡,等著映現造物的奇蹟。雲層與海洋在厚重的灰色絲簾中悄悄滑行,

海水變得黏稠,染上淡淡的粉彩,像野莓釀造的烈酒… …

 

冰晶的結構是以數字「六」為基礎,像蜂巢一般。六角形周邊有六根手臂往外伸向另外六個巢室,這些巢室會再次分解為新的六角形… …  

↗ 這段冰晶六六六形容,恰似《雪中第六感》的縝密布局,除却推理懸疑,真相與謊言擠兌,作者拋擲出的冷僻知識,佐迷濛景致,調和午夜藍調般的抒懷詠嘆,先叫人咬牙切齒,繼而欲罷不能。

終極酷寒摻和熱血大噴發,這是傳說中的冰火九重天嗎?(大誤)

頭幾頁的敍事手法,略帶金屬質感,初讀稍覺冷硬,加上主角史蜜拉的腦波亢奮,如滔滔冰河,直叫人死生唾棄,沒幾頁便教我擱下,決定早睡早起,拒讀(毒)方為上策。

豈料一覺醒來,半推半就中重新展讀,再難逃出史小姐發達的思維網絡,未經她一番粗獷、放恣、優雅,兼之胡攪蠻纏的壓榨蹂躪,難消心中塊磊似的,我有點明白她爹的感受了。

光一位數字天才魯平女士已夠我歎服,單是乘風破冰走天涯便教人著迷,比冰天雪地更酷的,莫非是消失在鵝毛大雪中的寶玉?噢不,自然是主角史蜜拉,你不會想與之為敵,她是版主近期所遇到最頑強,也最可敬(怕)的女性!

「史蜜拉,妳覺得人可以決定自己的人生嗎?」

「小事可以,」我說,「但大事自然會發生。」

 

書名:雪中第六感 Frøken Smillas fornemmelse for sne

作者:彼得‧霍格 Peter Høeg

譯者:柯乃瑜、陳錦慧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2111

ISBN9789862722497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