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吃了包肥早餐,連同軒拿了卻吃不下的餐,全進了嘎眯的資源回收肚

一切都是為了尊崇「不吃完會被雷公海K」的嘎式家風

隔沒多久,另嗑了碗粿和魚羮,順道灌一杯冬瓜茶

拿著減肥當幌子,不配合雷公政策的賓大突然說:來吃碗麵好了

完全無視嘎眯那節節上升的肥肚 

 

 

為了預留空間給其他小吃以及久違的莉莉水果店

嘎眯和軒決定暫時喊卡,以玉女托腮姿,瞇著小眼,看賓大吃就好

 

 

 

隔壁的陌生小姐驚覺咱們三個人只有賓大點一碗麵

不可置信地問:「妳不點伯伯他們家的鹹粥嗎?」

嘎眯呈恐怖吶喊狀:「真的吃不下了,妳沒辦法想像我從早上到現在吃進了多少東西。。。」

陌生小姐:「妳會後悔的,我從小到大都在這裡吃,出外唸書,回來一定到伯伯這裡報到,他們的湯… …他們的麵… …他們的粥… …

果然魔鬼的誘惑無處不在,嘜擱講啊啦~(抱頭狀)

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我已陷入十二分飽的囚籠

 

 

 

好幾年沒看席絹的小說,前陣子一時興起,借本《富貴饕家》,有意外之喜

男主角來自很懂吃的家族,自以為不挑食,絕不像其他家族成員那般機車

只要能「入口」的就吃,其實他才是挑食到了一個極致卻毫無自覺

話說,他們家的主廚辭職,辭就辭了唄,有什麼關係

 

換一位出身自「星證,媒好」的主廚

怎知,他的體重一直掉,一直掉,一直掉… …

他沒挑食噢,只是沒怎麼「入口」罷了

 

怪哉,舊主廚的菜色,沒啥特別,很普通

只不過是好「入口」,有什麼了不起的?!

 

 

 

席絹在這本書中有段小小OS,和嘎眯不謀而合

年少時狂嗜重口味,嫌平淡菜色沒滋味

而今偏好清甜寡淡,不是為了養生,而是欣賞那種吃起來舒服的感覺

 

星級酒店明星主廚端出的招牌菜,哪道不是金光閃閃

可是,去嚐過新鮮,一餐已夠飽又醉,不見得想要一吃再吃

 

究竟什麼才叫美食?

別人口中的美食,就適合自己嗎?

什麼樣的食物,才對自己的味與胃?

吃起來舒服,經得起一吃再吃

不顯膩,「入口」愉悅,那就是了

 

 

 

將將~賓大的麵來了

 

三片白肉,三尾蝦,乖乖排排站,不意是嘎眯懷念的古早味

雲林老家那邊,和水里某間老店,也有類似古早味,但三十年下來,似略有調整

水里那家無蝦,偏油,而這家小店較清爽,絕無令肉燥掩面自慚的疑慮

更沒有那種〝不會煮就亂加蒜末企圖粉飾太平〞的作法

賓大:你們真的不吃齁?

嘎眯和軒軒,先是冷靜,假意搖搖頭說不了,謝了

繼而伸出魔爪… …

 

 

我常說飢餓是最好的調味料

何以在飽到不行的狀態下仍覺得麵好吃

 

沒有多餘調味,沒有浮誇贅材,清甜鮮美,真材實料

往牆壁一瞧,魚皮、魚丸、魚焿、當歸豬腳、米粉湯… …

 

… …都是我的最愛(也太博愛)

早知如此,就不該當軒的餿水桶 

 

幾口麵下肚,不必等到 ,嘎眯已感後悔

不再預留空間給原本想要去的,那些小有名氣的店家

胃口一開,遣軒小小到斜對面買杯現打果汁回來

 

 

說好的一碗麵

生出一碗當歸清湯(10)

 

 

說好只加一碗湯,又生出一碗鹹粥來

粒粒分明的粥,鮮美牡蠣,加上嘎眯最愛的虱目魚肚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却人間無數

(是這樣亂用的嗎,自己去角落罰站)

 

 

隔壁小姐見嘎眯識時務,更是聊了開來

沒泡硼砂的新鮮蝦子,沒亂糟糟唬弄一通的花俏噱頭

沒有味素味醂,而是以魚肉熬煮出的清湯… …

此店雖非超人氣,未躋小吃名店堂

然而,依這篇看來↓

 

定有不少人與隔壁愛哈啦小姐及咱們一家同感

讀完全篇,嘎眯忍不住對兩位老闆讚嘆

這篇寫得好,插畫同樣傳神

 

嘎眯畫不出什麼東東,索性大起膽子問是否願意合影

心底迸現一問:不知伯伯可願收軒小小當徒弟?

妳卡早睏,卡有眠啦

 

 

說到底,普通之至

也沒什麼特別的,端的很是「入口」罷了

 

有時候,我們真的不需要參鮑魚翅,名廚光環,報導加持

嘎眯不諳食膳,這一向更是要的不多

幾分心服口服,幾分舒服,於願足矣

 

 

 

 

沒問店名的小吃店

台南市中西區府中街143

(就在孔廟邊,泮宮坊石柱旁)

 

 

PS. 雖然店家不可能注意到這默默發芽讚嘆的小小網誌

但我仍想對老闆那位據說曾在台中求學的女兒精神喊話(不在相片中)

拜託,好好學著點,單純舒服的味道,請務必世代相傳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