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若你也是六年級生,那麼,還記得唱遍童年街巷的「龍的傳人」嗎?

 古 老 的 東 方 有 一 條 龍  她 的 名 字 就 叫 中 國

 古 老 的 東 方 有 一 群 人  他 們 全 都 是 龍 的 傳 人

這首歌只唱對了一半,沒錯,我們都是龍的傳人。然而,不只東方有龍的傳人,舉世盡是龍的傳人。曾經,地球的主人,龍,翱翔天際,法力無邊,能呼風喚雨,羽翼遮天,祂們意念所至,神器降臨,宮殿拔地而起,甚至創造出人類供其差遣。奈何龍與龍之間,仍免不了傾軋惡鬥,於是,龍的存在,成為古老傳說,徒留十三支變種人類各據一方,以及歷久彌堅的龍道網絡,達達的馬啼行經龍道,叩響龍玉,恍若消失已久的龍的低吟。

 

我記得他說,有兩種方式可以接觸世界:要不拿著刀,要不拿著錢包。

不是戰爭就是貿易,不是刀劍就是錢幣,這就是世上的兩種人。

席絲琳四歲成為孤兒,從小生長在銀行的監護下,尋常老百姓若是大口吃肉,麵包配濃湯,席絲琳便是三餐佐銀行管理、託收、借貸、保險、平衡、投資經營與風險,她以為再沒多久,就可以拿到屬於名下的那份遺產,不料,戰爭一觸即發,未成年的席絲琳倉皇逃難,女扮男裝,駕著整驢車的價值連城,隨著商隊緩慢移動,只求平安抵達終點,她更沒料到,喝酒使人愉悅,臉上鬍子貼歪,驢子不受控制,尤其難以捉摸的,是人心的浮動與貪婪。

自從妻女在他面前, 嚥下最後一口氣,馬可士不再是馬可士,他依然戰無不勝,只是不知為何而戰,他決定背離戰爭,低調作個護衛隊長,離麻煩愈遠愈好。當一名酷似女兒的混血兒出現在商隊,惶惶然不知所以,馬可士知道麻煩大了,聰明的話,他應該往口袋塞滿珠寶,就此揚長而去,只不過,他不確定自己夠不夠聰明。

龍的十三支傳人,無法擺脫爭戰宿命,戰爭逼臨之際,混血少女席絲琳,遇到攻無不克的護衛隊長。王國重臣,遙控戰爭起落,嬉謔無道的貴族,欺凌低人一等的沒落貴族,在這個時候,他們還不知道有句話叫做世事如棋,奸滑反被將軍,弱者絕處反撲。掌握賽局的人,或許全盤皆輸;不由自主的棋子,終將操弄棋局。當神祕術法介入,機心用盡的政局重新洗牌,彼此的命運,似齒輪相互咬合,一邊轉動,一邊牽制。

「我僱主玩遊戲的尺度比那還大,祝你好運,不過會失去安提亞的是你們,不是我。我要往南方去了。」

剛看到「刀光錢影」四個字,我有點狀況外,戰龍之途更令我困惑,想到裡頭有十三支人類變體種族,哇咧,那絕不是撲克牌十三支這麼簡單,我可以想像作者佈局之精密繁複,更別說《冰與火之歌》作者喬治‧馬汀之於作者亦師亦友,即使《刀光錢影》被譽為改良進化版的《冰與火之歌》,還讓大師為他搞笑喊話:「天殺的丹尼爾,我要知道更多故事,現在!我知道你還做了其他有的沒的事,像是做什麼天殺的漫畫編劇(哎,其實就是冰與火之歌漫畫 XD停止這一切!繼續去寫刀光錢影下一本,我拒絕再等下去了。」(摘自:喬治‧馬汀部落文:http://grrm.livejournal.com/279376.html)然而,腦殘如嘎眯者,鐵定活不過三章吧!

不同章節各擁其主,時而希絲琳,時而道森,時而葛德,時而馬可士,理應糾纏打結的腦神經,實際閱讀,卻能迅速地切入角色扮演中,隨不同視角起舞,捲入細膩的內心書寫,呼應起伏的情緒轉折。曾讓我動容的忠忱,未久對該人物的頑固階級觀翻白眼。曾讓我一掬同情無淚的人,可以在焚城之際令人髮指,終止於心寒。特別令我著迷的,是從天兵菜鳥提昇絕技,邁向狠角色的孤女席絲琳。

「伊曼紐行長總是說,等待是最困難的。」她說:「要輸掉,最簡單的方法是失去耐性,然後為了想做點什麼而做某些事,而不是為所當為。」瞧伊曼紐行長將席絲琳教得多好,我曾討厭銅臭味,如友人戲稱的跟錢過不去,讀過這本書之後稍稍改觀,強者走遍天下,權謀界定江山,然而,將刀光與錢影兩個選項攤在眼前,方知金錢遊戲的賽局更大,早已超越種族膚色,凌駕國境疆域,反襯出武力驕人的格局忒小了些。

既然是奇幻小說,除去死絕的古老龍傳說,響叮噹的龍道,魔法元素在哪裡呢?放心吧,除了孤女願望,隊長歎息,戰火燎原,貴族黨爭,權利與欲望,精算遠見拚搏身不由己,勇氣智慧摃上命運撥弄… … 故事中還有吐絲結網,採捕人心思維的蜘蛛精無誤,至於遠古的詛咒埋伏,邪惡術法污漫朝綱,那恐怕得等到下一集,才會給嘎眯一個交待。自叛教者的視角觀之,或許所謂的神,從來就不是那麼超然。關於神恩神能,不論其存在與否,不信其無所不能,馬可士的下述對話,尤令嘎眯心折。↓

「那你呢,隊長?」他問道。「據說你曾經是虔誠的信徒。」

「我選擇不相信任何神,這是出於慈悲。」馬可士說

「對誰的慈悲?」

「對神。認為祂們不能讓這世界更美好,感覺很無禮。」馬可士說。「我們還有吃的嗎?」

作者以一種見微知著的方式,盡情揮灑人性,當中的角色,無論主配角,都是那般躍然紙上,即使是馬可士的副手亞爾丹,抑或道森家的獵人兼護衛,其舉止行動皆教人玩味,更別提主角的心視界。硬要揪出有什麼難以苟同的,應該是我一開始認定聰慧理解過人的克萊拉,居然講出這種話:「養男孩子,不過就是把易碎物放在他們拿不到的地方而已。」齁~有那麼簡單嗎,作者果然是雄性動物,沒當過媽媽的人,哪曉得養男孩子之千奇百怪不愁無聊,就算將易碎物放在他們搆不到的地方,他們也會將地板整個翻過來讓櫃子倒下來。噫,不好意思,我又扯遠了。

這部《刀光錢影》,如我開頭想像的壯遠開濶,人類十三支確曾令我昏昧,然而,對白深遠耐嚼,人性書寫精準,噢,對了,別太早發送好人卡,免遭錯愕反撲,妙的是,它讓人即便小有意外,但覺人類本就擁有變易不拘,亦正亦邪的靈魂,易位而處,我們會作出類似舉措嗎?小說架構雖大,無損引君入甕的法力高超,枝節龐雜,無碍誘發耽溺的魔神大能。故事中的老實頭讀冊人,經霸凌激發邪惡潛質,不至於教人搥頭,搥頭的是,我們開始同意喬治‧馬汀的喊話,快去寫下一本啦丹尼爾,再混就派蜘蛛女神咬你的肉,鑽入你的骨血唷!

龍的傳說褪去,龍的血脈十三支此消彼長,戰龍魔法其實未遠,四方湧動的,除卻人心鼓躁,尚有蟄伏的咒語,看不出戰魂撲朔迷離將飄往何處的嘎眯,只得撕掉好人卡,蓋上宮廷王牌,將手中賭注押給孤女的鬥志,持續熱血吧席絲琳,發揮妳精算的商人魂,一定要爭氣啊!(握拳)

 

書名:刀光錢影1:戰龍之途

   THE DAGGER AND THE COIN 1: The Dragon’s Path

作者: 丹尼爾‧艾伯罕 Daniel Abraham

譯者:周沛郁

出版社:奇幻基地

出版日期:20131

ISBN9789865880064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